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姑娘也自当如此小说

第24章 姑娘也自当如此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6-23 16:40:33
上仙他是一朵花状态:连载作者:唐烦烦全文阅读

蓝姬是蝴蝶妖仙,患上非常严重头疾,疼出来脾气狂躁心情奇差分分钟想要毁天灭地,明明有个凡人身上的味道能治她的头痛。便神界也不想回了仇也不想报了,就想贴贴抱一抱闻一闻。嗯?凡人竟神界修为最低的旭渊上仙?不最重要的,杀回神界再次贴贴抱一抱闻一闻是了。嗯?上仙居然是朵跟自己有着宿世缘分的神花?那就别怪她不客套了,蝴蝶可最不喜欢花了。朗朗晴空猛然响起惊雷,蓝光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天地。。

上仙他是一朵花 精彩章节

蓝姬余光都懒得给他一眼,淡淡吐出一个字:“滚。”

“姑娘不要这般不近人情嘛。”文士搓着手靠近,“小可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只要姑娘开口,小可愿逗姑娘一笑。”

蓝姬不耐烦地蹙起眉,暴躁起来真想把这人拍飞出去。她看了看周围人落在她身上炙热的目光,左手捻诀,拂袖一挥。

大家忽然不约而同抖了抖,那文士两眼茫然,看了看自己所在的位置,又看了看蓝姬,像是看到什么晦气的东西,露出嫌弃的表情。

不搭讪了,不想靠近了,色心没了,回自己位子上去了。

不仅是他,几乎周围人看着蓝姬的目光瞬间从炙热变为嫌弃,因为此刻在他们眼里,蓝姬已变成虎背熊腰相貌丑陋的女人。

蓝姬表示对自己施展的这个小法术很满意。

面摊小二将酒奉上,她揭开酒壶尝一口,难喝得直皱眉,连仙界最差的果酒都不如。但多喝两口之后,又觉得还算不错,胜在味道对她来说算新鲜,苦涩又辛辣,也不是不能勉强尝一尝。

燕无旭已站在木桩上准备比拼,只听得那铜锣一声响,他便用最笨拙的方式跳起来,去够棚子上的锦囊。蓝姬不明白他为何不用术法也不用武功,还蹦得挺喜庆的样子,勾住那棚子跟别人推搡起来,宛如三岁孩童打架。

棚子很高,但聪明的人早已顺着木桩去攀爬棚顶,为了争夺那些有可能是彩头的锦囊,摇摇晃晃在棚顶上相互颤缠斗,燕无旭甚至被三两个大汉缠住手脚,动弹不得。

好无趣。

蓝姬忍住用术法直接把锦囊抢过来的冲动,索性也不看了,抬头望月。

颜欢也曾欣赏过月色,好像是在一片花海中,可那时候她的情绪十分忧伤,十分低落,她喝着酒,喝的酩酊大醉,路上摔了无数跤,来到一处水潭。

水潭上盛放着一朵硕大的莲花,莲蓬上放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像是一颗冰凌凝结成的蛋,里面似乎冻着更小的一颗蛋,在幽幽发光。

她能感受到颜欢那一刻的哀伤,她还看见颜欢划破手,将血滴在蛋上。

想起这些,蓝姬心情便会很差。她一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能看到颜欢看到的事情,更不明白为什么她竟然能循着她们之间的某种特殊感应,在泽灵的水牢深处,找到了颜欢。

‘是你……你终于来了……’

‘我的宿命已了,往后,便该交给你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蓝姬这名字真好听……我该走了,蓝姬,守好这片天地。’

这四句话,是颜欢对她说的所有话,也是颜欢的临终遗言。可惜,至今她都不明白,这四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只知道,当颜欢失去生命的那一刻,天地异动,山河变色,她的体内涌入一股奇怪的力量,带着巨大的悲痛,将她震晕了过去。

“阿蓝!”

燕无旭的叫唤声将她从记忆中拉出来,她抬眸,便看到他双手捧着一枚玉佩,满脸欢欣的样子朝她走来。

“幸不辱命,拔得头筹。送给你。”

蓝姬有些恍惚:“你叫我什么?”

燕无旭垂眸轻笑,“我方才过来时,远远看到你静坐着等我归来,一时间心生暖意,所以……我叫你阿蓝,你会介意吗?”

虽然有些奇怪,但称呼而已,阿蓝,蓝姬,蓝姑娘,对她来说没什么区别。“随你。”

燕无旭开心地晃了晃手里的玉佩。

纹路样式都很普通的一块玉佩,成色在凡间来说还算不错,但对于来自上界的蓝姬来说属实上不得台面,她没接,很是好奇道,“你在那上面又打又踹累得满头大汗,就为了这么一块玉佩?”

燕无旭,“虽然不太雅观,但总算是赢了。这玉佩上雕着牡丹花样,在下觉得,与你很是般配。”

蓝姬这才伸手接过,仔细看了看,确实是牡丹的模样。她奇道:“牡丹雍容华贵,你确定跟我般配吗?”

燕无旭拉开长板凳坐下,让面摊小二来一壶跟她一样的酒,目光认真地看着她:“牡丹乃百花之王,阿蓝也自当如此。”

巧言令色。

她挑眉,嘴角却忍不住漾开一抹笑意,收下玉佩。

酒已上桌,燕无旭尝一口,立即笑了出来,“你竟也喝的惯这样的酒吗?”

他皇室出身,即便不得宠,但身份摆在那里,吃穿用度自然都是好的,这样酒对他来说,已算得上难喝。他很好奇,他都觉得难喝的酒,她怎么喝得下去的?仙界的酒总不能比凡间差吧?

蓝姬抬头望月,“喝个意思而已。今夜的月色很不错。”

是很不错,圆月明亮,繁星铺满天空,一副祥和景象。燕无旭眨眼道:“这城中最高楼乃梨台酒楼,楼中有远近闻名的美酒,阿蓝,可有兴趣与我携一壶美酒,到屋顶赏月对饮?”

明月当空,月色如华,越是登高眺望,圆月便越是美。

梨台楼内有戏曲高歌,锣鼓喧嚣,而屋顶飞檐之上,是一片惬意的安静。燕无旭和蓝姬倚在息云上,坐得很是舒服,就像坐在塌上一样平稳。

“我上一次与人对饮赏月,是我六岁那年的中秋。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喝酒,也是母妃最后一次同我说话。母妃在宫中并不受宠,冷眼和怠慢是常有之事。我问母妃,为何同是妃嫔,同是皇子,他人锦衣玉食惬意风光,而我们的日子却如此难捱。母妃说,月盈月缺终有时,人生总难免有失意的时候,慢慢熬过去便是了。”

燕无旭忆起往事,说话间多了几分唏嘘,他低头浅笑,眼中却满是苍凉,“可没想到,熬到如今,也只是沦落到狼狈逃命而已。”

皇兄的虎视眈眈,奇怪的高修追杀,前是狼,后是虎,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遭遇什么样的危机。

蓝姬幽幽道:“人间自有人间的苦,仙界也并非人人得志。老天可没工夫审判每个人,众生皆苦,命数不定,所以才有悲欢离合。”

上仙他是一朵花状态:连载作者:唐烦烦全文阅读

蓝姬是蝴蝶妖仙,患上非常严重头疾,疼出来脾气狂躁心情奇差分分钟想要毁天灭地,明明有个凡人身上的味道能治她的头痛。便神界也不想回了仇也不想报了,就想贴贴抱一抱闻一闻。嗯?凡人竟神界修为最低的旭渊上仙?不最重要的,杀回神界再次贴贴抱一抱闻一闻是了。嗯?上仙居然是朵跟自己有着宿世缘分的神花?那就别怪她不客套了,蝴蝶可最不喜欢花了。朗朗晴空猛然响起惊雷,蓝光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天地。。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