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57章 弑君不就行了小说

第57章 弑君不就行了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6-23 16:40:50
上仙他是一朵花状态:连载作者:唐烦烦全文阅读

蓝姬是蝴蝶妖仙,患上非常严重头疾,疼出来脾气狂躁心情奇差分分钟想要毁天灭地,明明有个凡人身上的味道能治她的头痛。便神界也不想回了仇也不想报了,就想贴贴抱一抱闻一闻。嗯?凡人竟神界修为最低的旭渊上仙?不最重要的,杀回神界再次贴贴抱一抱闻一闻是了。嗯?上仙居然是朵跟自己有着宿世缘分的神花?那就别怪她不客套了,蝴蝶可最不喜欢花了。朗朗晴空猛然响起惊雷,蓝光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天地。。

上仙他是一朵花 精彩章节

叛军?!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见刚刚还满脸和颜悦色的皇上猛然将一份奏折用力甩到他脚下。

“跪下!”皇上疾言厉色,神态判若两人。

燕无旭隐隐明白了些什么,不可置信地跪下,捡起那份奏折。

“渊王,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外谣传朕要戕害你,私通外藩,串通京中守卫,意图谋反篡位!若非姜将军在壶州城有密探,八百里加急将消息传到朕的耳里,朕都不知,原来你竟是如此狼心狗肺,狼子野心!”

皇上怒骂得真情实意,好似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一样。

奏折上的内容很简单明了,无非是密探无意间发现燕无旭的亲信黄英,曾亲笔手书向壶州城守城将领甄敏才将军求救,说渊王遭皇上暗中派杀手一路截杀,危险重重,几度遇难。

还说燕无旭离开壶州时,甄敏才曾给他密信一封,密信中甄敏才表明忠心,愿效劳渊王篡位,并举荐了京城守卫统领与御前侍卫作为内应。

燕无旭看完之后,只觉得荒唐。

“皇上,臣弟冤枉!绝无此事!臣弟在回京途中确实遭人刺杀,黄英也确实曾向甄敏才将军求助,但从未有过妄言是皇上所为。甄敏才给臣弟的信,也不过是寻常问候书信,他曾与京城守卫统领有袍泽情谊,多年未见,托信问候。书信就在臣弟府中,皇上随时可以验明真伪!”

黄英的忠心他从不怀疑,甄敏才也不可能背后捅他一刀,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密探,倒是问题大得很。

皇上冷笑一声:“冤枉?若是冤枉,今夜外面的叛军是从哪里来的?石头蹦出来的吗?”

外面刀戈声不断,确实不似作伪。

“把信件呈上来!”皇上抬手。

一旁的公公恭谨将两封信件双手奉上,皇上看也没看,直接往燕无旭身上扔,“你说冤枉,你且看看,这是不是黄英的字迹,这是不是甄敏才的字迹?”

燕无旭迟疑,捡起两封信一看,唇色煞白。

黄英的字迹他再熟悉不过,信上赫然真的写了‘天子信谗佞,意欲除渊王’十个字!再看甄敏才的信,明明到他手上时是寻常的问候信件,可现今在眼前的却是一封谋反联络信!

黄英不可能背叛他,甄敏才的信件他早就看过,他不可能记错,那么……

他猛然抬头,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字迹可以临摹,印章可以伪造,从他回京到今天,中间那么多天的时间,要做这两件事,绰绰有余。

而外面所谓的叛军,就一定是叛军吗?若当真有人要叛,宫中必然不会防卫如此稀松,皇上也必然不可能只拿他一人问话。谋逆大罪轻则流放重则株连九族,岂是召他一人到议政殿就可以轻易定案的?

岂言无罪,何患无辞。

只不过,甄敏才的这封信,令他想不通。甄敏才入军前大字不识,入军后虽然学会读书认字,但是提笔写字时总是很勉强。粗手粗脚惯了,每次下笔时笔墨总是很重。他托给燕无旭的这封信中,便有墨渍不小心沾到纸上的痕迹。

而燕无旭此时手中的信,也有一模一样的痕迹。

他细细摩挲着纸张,哪怕如今已经没有灵根,但他曾经对灵气的敏锐还是有的,这封信上,似乎有些许残留的灵力。

他沉吟不语,片刻后,终于想明白。他发出苍凉的一声笑,捧着这两封信,看向他的这位皇兄,问道:“若臣弟没有猜错,这位所谓的密探,定然跟国师大人脱不了干系吧?是国师的亲信?还是国师本人?”

皇上一怔。他如何知道的?

“国师大人何在?揭发了一桩谋逆罪案,国师大人难道不想亲眼看着罪人伏法吗?”

议政殿屏风后面,走出一道身影,不是国师曲桡又是谁?

“国师大人术法无双,从前只是听闻,今日,总算是真正见识了。”燕无旭认命地放下这两封信,看向国师,“只是本王始终有一事不明,希望国师能为我解忧。”

皇上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对国师摇头。国师微微一笑,朝皇上安抚地点点头,对燕无旭说道:“渊王殿下请问。”

“本王出生之日,天生异象,国师曾赠言天生祥瑞,还说本王有帝王之相。那是本王的母妃正得宠,国师的赠言很快便传遍京城。谁知母妃很快便不再得父皇圣心,而本王也不中用,体弱多病,幸而玄清派尊者路过大发善心救了本王一命,将本王带到玄清派修行。半年前,本王接到父皇病重急书,然后,皇兄登基。听闻,皇兄对当年国师大人您的断言心中时常感到不满,不仅取消了你主持祭祀的礼数,登基以来从未主动向你问过一次卦象。”

他一字一句说的都是实情,皇上听着听着脸色就不太好了。皇上本来就不太信任国师,燕无旭出生那天确实天生异象,被断言有帝王之相,他防备了燕无旭许多年,哪怕燕无旭在仙门,他也不敢放松警惕。

父皇从前宠信国师,但他却从未给过国师好脸色,不过是碍于国师在大燕国的地方,有时候才不得不给面子让国师端着架子。实际上,从登基之后,他就一直在想方设法架空国师。

谁知,国师后来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

用术法强行将普通的信改成谋逆的信,且查不出任何痕迹来,这一招,着实是太妙了。

本来这件事也就他们两个心知肚明,反正是一定要弄死燕无旭的。没想到,燕无旭居然大大方方就这么在议政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说出来了。

他怎么可能不慌?

但好在都是奴才,实在不行,杀人灭口便是。他最担忧的,是国师的态度。

国师很平静地听完燕无旭的话,甚至脸上一点别的情绪都没有,笑着问道:“所以,渊王殿下,您的问题是?”

燕无旭的情绪也很平静,他已经认清现实,但还是想问一句:“国师大人,若想要权力,何必如此费劲,弑君不就行了?”

上仙他是一朵花状态:连载作者:唐烦烦全文阅读

蓝姬是蝴蝶妖仙,患上非常严重头疾,疼出来脾气狂躁心情奇差分分钟想要毁天灭地,明明有个凡人身上的味道能治她的头痛。便神界也不想回了仇也不想报了,就想贴贴抱一抱闻一闻。嗯?凡人竟神界修为最低的旭渊上仙?不最重要的,杀回神界再次贴贴抱一抱闻一闻是了。嗯?上仙居然是朵跟自己有着宿世缘分的神花?那就别怪她不客套了,蝴蝶可最不喜欢花了。朗朗晴空猛然响起惊雷,蓝光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天地。。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