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苏芩嬷嬷小说

第七章 苏芩嬷嬷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6-23 19:08:37
青灯伴红墙状态:连载作者:你若是风雨全文阅读

本是世家嫡女,上有父母双亲宠爱,下有兄长娇纵。为了陈府满门荣耀,跨进宫门,原我以为能有法子挣开宿命。却明明对小皇帝一见钟情。一场感情饱含谋算,一条情路满布荆棘。一缕阳光洒向大地,驱散了夜色,唤醒了休憩了一夜的城,道上来往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推着小车叫卖的,举着青菜吆喝的,城东靠着城门的茶馆里,小二麻利的擦拭着桌子,炉上的水壶刚刚冒着白烟,巡逻的卫兵从茶馆前路过,厚重的城门也在晨曦中打开,这座富饶的金陵城也做好了迎接南来北往的准备。。

青灯伴红墙 精彩章节

清心居。

陈婉沁刚刚用完早饭,正坐在院里的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荡悠。只听见香芽跟个小老太太似的一直抱怨:“小姐,你是不知道那个陈三,简直就是把三太太当祖宗供着了,连着三房的那些人都恨不得成了他的爹妈。”

她憋憋嘴,见自家小姐跟听笑话似的,又说道:“三太太怎得出手这样大方。”

陈婉沁好笑的看着她:“我倒是纵着你了,这话回头我告诉三太太去,有你好果子吃的。”

香芽咂咂嘴,也就没说话了。

那边春夏端着新鲜的桃,放在秋千边的石桌上,行了个礼,说道:“小姐,奴婢刚刚在门口看见婉婉小姐往咱们这儿来了。”

陈婉沁心头烦躁增加了几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陈婉婉的声音。

“婉沁姐姐。”

陈婉沁只好干笑的从秋千上跳下来,看着门口站着跟个小仙女似的妹妹。

“你今儿怎么来了?”陈婉婉脚步不急不缓的,听到陈婉沁问道。

陈婉婉柔柔的答,声音细细的:“想着许久没见到姐姐了,来看看姐姐。”

巧儿福了个礼,提着手里的赤豆糕,递给春夏:“小姐说婉沁小姐最爱吃赤豆糕,大清早就吩咐了厨房做了,这不,刚刚拿来就过来了。”

陈婉婉轻轻咳了一声,止住了巧儿的话头,又伸出白嫩纤细的手,替婉沁轻轻拍去裙子边粘上的叶片。

“太阳该要晒起来了,走,咱们去屋里头,春夏,你去把前些日子母亲送来的新晒的桂花茶拿出来。”婉沁拉过她的手,心下感叹当真是手如柔夷。

二人就这样进了屋里,春夏泡了茶,放上了冰,就站在一旁打扇子。

陈婉沁懒懒的靠在榻上,问道:“你倒是稀客。平日里除了请祖母安都是瞧不见你人的。”

陈婉婉坐的端端正正的,两只手端着一盏茶,抿了一口,又放下,拿帕子轻轻擦了下嘴角。

而后看着婉沁那张略有点圆润的脸,眼睛瞟过了她头上梳着的双髻,笑道:“左右不过是念着些许时候没见到姐姐了,闲着来瞧瞧罢了,你也莫要想多了。”

那边婉沁还未说什么,只瞧见香芽又匆匆的跑进来。“小姐,婉童小姐,婉悦小姐来了,刚进院子呢。”

陈婉沁眉头挑高,眼睛微微瞪圆,跟陈婉婉对视了一眼,彼此都从眼里看出了诧异。

抛开三房跟大房素来的龃龉,单是陈婉童,从小就跟陈婉沁不对付,明里暗里不知道使了多少绊子耍了多少小心眼。

“哟呵,妹妹倒是好大的派头。”还未思量,陈婉童的声音倒是尖酸刻薄。

婉沁感觉头都大了几圈,陈婉婉从榻上站起来,瞧着面前穿的跟个孔雀似的小姑娘,心里头嗤笑,嘴上依旧柔柔的说:“没成想今日也是赶巧了。”

陈婉童眼睛瞪的跟个铜铃似的,瞅见了陈婉婉,嘴上道:“你怎么也在?莫不是知晓陈婉沁要去做妃子了,赶上来巴结不成?”

吓得跟在后面的陈婉悦忙拉着她的袖子,让她少说几句。

也就几句话的功夫,陈婉若跟着进来,婉沁瞧见了她,倒是真心实意的笑了起来,嘴上的客套话也真心了几分:“这大早上的,你怎么没好好睡会,也跑来了。”

说着从榻上下来,拉着陈婉若的手,让她坐在榻上,还不忘跟陈婉悦说道:“婉悦姐姐,你也坐着。”

陈婉若忍不住低声咳起来,脸色瞧着也苍白了几分,陈婉沁细细打量,喊到:“春夏,你快去把厨房里炖着的燕窝拿来给婉若小姐,这大热天的,怎的身子还这样弱。”

陈婉婉见状,倒是面色不改,笑着到:“几个姐姐都凑巧到一块儿,那我就不凑趣了,妹妹也要回去伺候祖母了。”说着就带着巧儿离开了。

陈婉若眼睛瞥了她一眼,忙又低下头微微咳了几声。

陈婉童倒是无所谓陈婉沁的漠视,自个坐在桌旁,拿起桌上的葡萄,翘着指甲给自己剥开一粒,塞进嘴里,见陈婉若那副样子,不觉火气又上了几分。

“成天一副痨鬼的模样,都说了不用你过来,巴巴跟着,倒好,教的婉沁妹妹以为我们虐待你不成。”

陈婉沁还想说什么,婉若手使劲拉了她一下,对着她轻轻摇摇头。

陈婉悦大概是觉得有点尴尬,语气微微僵硬:“婉沁妹妹,我,我们想着你约莫要去宫里陪太妃娘娘吃斋,一去估摸就是一年半载。想着,想着,想着好歹姐妹一场。”

陈婉沁素来瞧不上三房,但是又似乎仅仅是瞧不上陈婉童跟张太太母女两,旁的倒是和颜悦色,再亲切不过了。

“婉悦姐姐是好心,这好意我心领了,倒是婉若,身子骨也不好,没得好端端的让她跑一趟,下次无非差个丫鬟过来,我去你们那也一样。”因得二人都是同年的,也就差个一两天的生辰,故两人也是名字相称。

陈婉悦涨红了脸,就不做声了。陈婉童脾气倒是上来,从桌子边站起来:“我就说吧,这院子啊,也不欢迎咱们来,走吧。”

又瞧着陈婉若,说道:“你也别跟我们回去了,就在这把你那个死人气过给她吧,一天到晚的,做样子给谁看呢。”

见陈婉悦木讷的坐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拉她起身,嘴里念叨:“走吧,人家这里不欢迎咱们呢,让那个半死不活的在这里陪着吧,也不嫌晦气。”

却见陈婉沁本来好端端的站在陈婉若旁边,说话的功夫就到了她身边,扬起手,抓过陈婉童的胳膊,冷着脸说:“够了?你的教养都到了你的脚底下不成?她是你同父同宗的妹妹,半死不活这话也是你说的?我这就拉着你去三叔那里,问问三叔,可是他教给你的。”

陈婉童倒是没想到她搬出三老爷的名头,心下不禁有些害怕,嘴上依旧不肯示弱:“我三房的庶女,何时要你管,她娘是个奴婢,她自然也是个奴婢,我说我的奴婢,要你管。”

说完就要挣脱的走,可是婉沁小小年纪倒是力气不小,两三下竟没有挣脱掉。陈婉若倒是开了口:“婉童姐姐倒是没说错,婉沁,放手吧”

婉沁狠狠瞪了陈婉童一眼,松开了手,陈婉童得意洋洋的讥讽:“奴婢都承认自己是奴婢了,狗拿耗子。”

说完怕是被婉沁再捉着,匆忙带着丫鬟拉过陈婉悦离开了。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方才还拥挤的房里瞬间就散了去,只剩下陈婉若用手撑着脑袋,脸色苍白的靠着。

婉沁叹了口气,恰逢春夏从厨房端了燕窝来,她接过来,递过去。

“你就是这样,总是平白让她们欺负。你这身子骨都被作弄坏了,还要受这些气。”

陈婉若温柔的笑笑:“你前些日子差人找金宝,不就是这意思?”

陈婉沁了然,道:“我就知道你懂我的意思,这祖母既然是存了心思,那就让想去的人去吧。”

陈婉若抬头看着她,瞧的婉沁心头发毛,不禁问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宫里听说圣上倒是年轻,后宫也没有几个妃子,你就没点想法?”一句话说完,自个的脸倒是羞红了,约莫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出格了。

陈婉沁浑不在意的摆摆手“你还不知道我,最喜欢自在不过了,祖母那头我去试过,已经铁了心,我估摸着三房那个使着劲想让我去不成,那不正好。”

日子还是有条不紊的过着,似乎京里的来信也就掀起了小小的风浪,转而又风平浪静了。

只是风平浪静还是在这天被搅动了。

苏芩嬷嬷是太妃身边的管教嬷嬷,据说太妃进宫就在身边伺候了,老夫人万万没料想太妃竟是让她过来,只当是旁的教习嬷嬷。

马车还有三四里地的时候,忙拆谴着身旁的丫头去喊了各个房里的太太姑娘们。

苏芩嬷嬷到陈府的时候,感叹的不是这院子的奢华,而是一屋子花朵儿似的姑娘,倒是比后宫里还要排场几分。

苏芩嬷嬷跟老夫人行了个礼,陈老夫人让人端过坐席,就设在她左边。

“倒是没成想是嬷嬷您自个亲自来,原以为是旁的教习嬷嬷。”陈老夫人手指拨弄着手上的佛珠,对着苏芩笑着说道。

苏芩嬷嬷头微微低着,恭恭敬敬的回道:“回陈老夫人,原是皇后娘娘指的雅懿嬷嬷,倒是路途颠簸,怕嬷嬷年纪大了身子骨不硬朗,就指了奴婢。”

陈老太太心下了然,皇后自然是不乐意陈家的姑娘进宫的,指了嬷嬷,不说旁的用心,就是不好好叫规矩,进宫冲撞了贵人也够喝一壶的。

苏芩嬷嬷端端坐着,陈老太太喊过府里的小姐们一一见礼。

因为五房的陈婉如说是感了风寒,便只有大房陈婉沁,三房的陈婉悦陈婉童,四房的陈婉婉。

青灯伴红墙状态:连载作者:你若是风雨全文阅读

本是世家嫡女,上有父母双亲宠爱,下有兄长娇纵。为了陈府满门荣耀,跨进宫门,原我以为能有法子挣开宿命。却明明对小皇帝一见钟情。一场感情饱含谋算,一条情路满布荆棘。一缕阳光洒向大地,驱散了夜色,唤醒了休憩了一夜的城,道上来往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推着小车叫卖的,举着青菜吆喝的,城东靠着城门的茶馆里,小二麻利的擦拭着桌子,炉上的水壶刚刚冒着白烟,巡逻的卫兵从茶馆前路过,厚重的城门也在晨曦中打开,这座富饶的金陵城也做好了迎接南来北往的准备。。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