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37 拜山桥(加更感谢各位亲亲的支持)小说

037 拜山桥(加更感谢各位亲亲的支持)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7-24 21:04:34
藤仙记状态:连载作者:雾眠全文阅读

凡间一世,草木一秋,本我以为她也可以快快乐乐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没想起却肩负起起复兴家族的重任。她灵根值极高,照理说是鲜有的天才,奈何雷火土这种操蛋到自己能把自己电死的灵根,她该如何肩负起起大道赋于自己的责任?看不清,道不明那两道黑影是什么。只不过苍茫悠远之中,一股无法忽视的张力似乎正在酝酿着什么。。

藤仙记 精彩章节

云舟一路又行了二十多日,眉昆界广大无边,如凌霄宗已经在眉昆界的最北面了,可是,任是金丹修士驾驭的飞舟的速度,都要行进月余才能看到山门。

若是一人独行,倒是可以快一些,也需要半个月以上。

除非是走传送阵,那很快就能到,可是除非紧急事情,那传送阵所需要的高昂费用,也不是大家能够随便负担的。

哪里像凡俗界,在连意等人看来,凡俗界真的已经很大了。

自小到大,她最远也就是去凌云国国都煌梁城参加膳师比赛。

她爹娘倒是去过不少地方,不过也就是吃吃喝喝,凡俗界景致和大小比之眉昆界,那真是可以看成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看她爹和娘,坐在云舟尾部,看云卷云舒,好不惬意的样子,连意就觉得牙酸的很。

连意其实很不理解,有这时间,修炼修炼不也挺好的。两人在一起怎么就有那么多话好说,都不腻吗?

其他人,除了百无聊懒的连万山和连晨远,就剩连意没有修炼,其他人自见到连意又突破了,可有些急了。

尤其是连外,他们可是双胞胎,被自家姐姐甩的太远,他可不干。

连长兰和花小朵母女还有李铁柱,也不松懈。

他们初来乍到,刚开始还未醒灵,如今,花小朵顺利醒灵了,可是连长兰和李铁柱还没有。

花小朵本来就是双灵根资质,相对来说资质不错,年纪小,所以比较容易就醒灵了。

而李铁柱灵根资质不行,但胜在年纪小,精力旺盛,这几日,连意瞧着他周身灵气微微聚合,似乎有醒灵的迹象了。

最老大难的是连长兰还有连长海夫妇,连长海夫妇压根不努力,不提也罢,连长兰倒是很迫切想要醒灵,奈何精力上不够。

不过,连晨远说了,醒灵这种事还是有法子的,如他们这样的大家族,总有点秘法什么的,进阶帮不了,可是醒灵还是能帮忙的。

这倒是让连长兰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不过她也没有怠慢,每日看着几个孩子修炼,她也跟着打坐。

连意是压根不想动弹,她还在做心理建设呢。

自那日之后,蛋蛋吸饱了灵气,也不管她了,自己躲在她丹田一角,睡起了觉,无论她怎么叫它,就是不搭理她,也不给点反应。

要不是周身莹光更加旺盛,她还以为它死了呢。

小蛇这些日子乖了不少,许是那天被电的不轻,这些日子连意让它往东它不敢向西,让它盘着它不敢伸着。

可见,那被电的滋味实在太令它印象深刻了。

连意很满意,果然是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只是,蛋蛋不在,没人强迫她修炼了,她是真的彻底不动了。

实在是那滋味,真是想都不愿回想。

她还记得那天,她稳定了境界后醒来,连外特地凝了个水镜给她照。

那样子,沿街的乞丐们看起来都比她气派……

而且,她可是问过伯祖了,这往后,随着她修炼日深,修为越高,这种被电的感觉是如影随形的。

反正,往后啊,她就是日日被电的命。

她永远记得伯祖说这话时,脸上的忍俊不禁和同情,以及他身后的老祖宗,两人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连嘴角弯起的弧度感觉都一个样。

连意气结!

“丫头,快过来帮我,我老人家要被你伯祖欺负了去了。”这些日子,小丫头都不给他做饭吃了,居然让他一个老人家吃辟谷丹?

那玩意儿是给人吃的吗?有营养吗?

他当仙人的时候都不爱吃那玩意儿。

好在长海还会做饭,他也只能蹭一点长海做的,可是,他还是觉得不得劲,丫头做的还是最合他的口味。

要他说,这小丫头就是个小心眼,还怪他不告诉她会被电的事情,他能告诉她吗?

告诉她,她还能好好修炼吗?

没准就准备在凡俗界,当她的膳师,也能快快活活一辈子。

这么好的资质,真这样,那才是暴殄天物呢。

这会儿,还要他老人家绞尽脑汁的讨好她,真是的。

不过,他也只能巴结着点儿她,谁让她会做他最喜欢的红烧肉呢。

这不,一有事,他就喜欢叫她呢。

这一嗓子不仅让连长海和钱秀儿侧目不已,就是连晨远也被自己的口水呛的不轻。

眼见连意望过去,他连忙双手举过头去:“咳咳咳……你你你……胡说什么?我跟你下个棋而已啊!”

连晨远简直恨不能把这老妇人灭口算了,他一则怀疑他的身份,有意接近他,想探出点什么虚实来,二则,这云舟之上实在是无聊,小辈们忙着修炼的修炼,谈情说爱的谈情说爱,一个小丫头倒是不修炼了,可这些日子,跟他生气呢,说他坑她修炼的事!

他真是冤枉的很呐,比窦娥还冤,他哪里知道她不知晓这事呢。

再说,他去连家的时候,这丫头明明已经开始修炼了。

于是,穷极无聊又讨不到好的他只能跟那唯一的“闲人”连家的老祖母玩了。

玩什么呢,下棋啊!

没想到这老妇人自己是个臭棋篓子不说,还忒没棋品,不就被他吃了两个子儿吗?

瞧他在喊什么,欺负他?

连意瞥瞥他俩,蹭过去瞅了瞅,也没能帮老祖宗反败为胜,她也是个臭棋篓子,爱下棋水平还差。

她耸耸肩,没兴趣了,也不管他们了,跑到一旁,摸出荷包里的干果吃,一边拿了伯祖给她的书,了解一下连家的情况和如今眉昆界的情况。

她还给自己铺了软软的垫子,就那么靠在上面,透过云舟边上透明的光罩,看累了书,就看看外面,让眼睛休息休息,倒也自在的很。

小黑蛇就依偎在一边,似乎也很是舒服。

那边的两人看了看这一人一宠那惬意的样子,很是语塞。

连万山瞪了连晨远一眼,把棋盘一推:“不下了不下了,跟你下棋我不如去睡觉去了。”当他不知道他的心思呢,哼,他可是他祖宗,连晨远肠子弯几道他都晓得!

他就偏要吊着他,看他哪天忍不住。

连晨远摇摇头,对这蛮不讲理的老妇人无语的很,把棋盘一收,自己也去一旁了。

跟这老妇人生气,他都得折好几年寿!

看到那小黑蛇,他目光闪了闪,要他说,这小东西聪明着呢,知道谁能给它带来好处。

那天,被电了以后,这小蛇一点事儿也没有,活蹦乱跳的很。

似乎比刚破壳那会儿还要灵活。

他也仔细抓着它研究了一番,没看出什么来。

不过,这本身就不太正常。

传说这雷水灵根的人修炼之时,周围是不能近物的,会被误伤。

这蛇居然没被误伤,似乎还得了好?

这小蛇估计自然也知道跟着连意能得着好,便死死盯上小丫头了,赶都赶不走。

连晨远想不通,他总觉得连意这丫头身上秘密不少,包括和她相关的人和物。

比如那老妇人,比如那小蛇,再比如,那一天她为什么能够那么快突破,以及她周身产生的灵气漩涡。

只不过,连晨远不予深究,只是心里想想罢了。

连意是连家人,是自家人,他还不至于觊觎自家孩子身上带的什么宝物。

只是,他是他,他还是隐晦的提点了丫头两句,眉昆界可不是凡俗界,未来小意这样的资质势必要去凌霄宗的。

宗门也不是连家,人心隔肚皮,杀人夺宝比比皆是。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外面要有警惕之心才是。

另外,连意带回来的那蛇蜕实在不错,似乎有敛息,屏蔽灵气之效。

也不知道那蛇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异,他从连意那儿拿了过来,决定等回去寻宗门内相熟的朋友给连意炼一件宝衣。

穿上了宝衣,连意身上有什么宝贝也就没什么要紧了。

这事还得赶紧办,免得夜长梦多,被别人发现端倪。

连晨远想着,双手连掐,一点金光穿过屏障,飞了出去。

那是传音符,火炼岛的武阶真人是他们宗的九阶炼器大师无上真君的高徒,跟他关系很是要好。

只是那家伙速来懒得很,平日让他炼个刀啊剑啊的,还要排队,因为人家说了,一个月只接一单……

他这可是急事,武阶再怎么忙,也得给他挪开了时间,他要插队!

想着,他又发了个传音符,让武阶把需要的其他材料告诉他,回头他一股脑儿给他送过去。

做完这事,他心定了,也选了一块合适之地,开始打坐。

这一回,托了遇到小意和小外的福,他这心境居然圆满了。

此次回宗,等把孩子们安顿了,他也要闭关了。

其他孩子,连晨远觉得都没什么,哪怕是连外,资质特别好,但也只是木灵根,连家总不会教不了他。

可是,最特殊的就是连意,这苗子太好,可就是太特殊,哪怕就是把那拍山掌拿到手,他心里也没底。

别说连家,宗门也没见过这么特殊灵根的修士,连晨远心里很怕把孩子教坏了。

其实,说实话,连晨远对连意这孩子报有的希望是最大的。

这么些日子相处下来,他算看出来了,这丫头才是他们家的主心骨啊。

长海那家伙,那心里倒是有孩子,不过他最放在心上的是他媳妇,瞧瞧,他给孩子们都起的啥名字?

意外呢。

他那媳妇跟他一个样。

剩下的老妇人,蛮不讲理,年纪又大了,虽说强势又古怪,可是连晨远看的出来呢。

那老妇人对连意这丫头的意见还是很看重的。

话说,这老妇人变成今天这样,连晨远觉得,连意那丫头脱不开责任。

就是她惯的,纵容的呗。

瞧瞧,之前还和老妇人闹矛盾,赌咒发誓不给他做饭了。

这会儿,那老妇人一会儿说饿,一会儿说渴,哼哼唧唧的,那臭丫头连书都不看了,这会儿把紫砂小炉都拿出来了。

切。

别以为他在这修炼什么都看不见,他看的真真的。

至于连外,那虽然是个小子,可不是他姐的对手,被他姐压制的服服帖帖的。

连晨远觉得,这样的丫头,手段有,品性也佳,关键资质还好,承袭连家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舒澜那孩子资质还不错,性子却过于绵软了,而且自小被保护的太好,天真烂漫,容易受骗,他实在放心不下。

回去,他得跟家主还有其他长老好好商量,将连意丫头纳入承袭家族的名单里考虑,要好好培养她,可不能误了她。

总归,连家在如今这个为难之际,后继有人,真是一件祖宗保佑的大幸事。

这一来二去,连晨远倒也定下心了,自己修炼自是不提。

又过了七日,连晨远站在云舟舟头,指着远方让几个孩子看:“看到那边的山没有,山门就要到了。”

“伯祖这一回带你们就走山门进去,带你们看看咱们凌霄宗的风景。”

“还有两年,凌霄宗就要开山门了,到时候会有很多小弟子拜进来,伯祖想着你们到时候也一道,走一走凌霄宗的拜山桥。”

“那拜山桥是所有进山门的小弟子都要过的,考验的是心境和心性,凡是能过那拜山桥的,心性都不差,心境也能经过打磨。”

拜山桥是一件先天灵宝,是天生地孕出来的宝物,原来是凌霄宗的镇宗之宝。

是一件能够堪破修士弱点和心性的宝物,可自五万年前,天地巨变,飞升通道从虚空中消失,拜山桥的器灵就溃散了,宝物等级下跌,自我封禁。

如今已经沉寂几万年了,也没什么用,只能在每次小弟子拜进山门的时候帮未醒灵或者炼气小弟子打磨一下心境和心性。

和其他宗门譬如焕法阁之流的给拜山的小弟子用的炼心路是一个意思。

如他们家族子弟倒是可以不走拜山桥,直入内门,不过连晨远觉得经拜山桥打磨一下心境,甚至受点挫折没什么。

毕竟若是在其中找到了自身弱点,才能好好改正,修仙之路上,总是波折重重,把自己打磨的越无懈可击越好。

一众人连连点头,正说着话,忽然前方来了个御剑飞行的年轻女子。

连晨远一看到就笑了:“舒澜,你怎么来了?”

藤仙记状态:连载作者:雾眠全文阅读

凡间一世,草木一秋,本我以为她也可以快快乐乐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没想起却肩负起起复兴家族的重任。她灵根值极高,照理说是鲜有的天才,奈何雷火土这种操蛋到自己能把自己电死的灵根,她该如何肩负起起大道赋于自己的责任?看不清,道不明那两道黑影是什么。只不过苍茫悠远之中,一股无法忽视的张力似乎正在酝酿着什么。。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