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一章 恩绝小说

第三十一章 恩绝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9-23 09:28:33
红楼春状态:连载作者:屋外风吹凉全文阅读

隆安三年,三世为人的贾蔷为保清清白白身,从虎狼之巢宁国府夺命而逃,从此,一名万年工科单身狗,又将迎来了他在红楼世界的秋天……群号:舵主一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已满)舵主二群:七二九,八二一,六零五(已满)舵主三群:一零六,一八八,零七八零(已满)舵主四群:一一三五,五七五,三零六普群:七九三零,七零,六零六(加群前先在书友圈公众号的帖子“如何入裙”下直接回复QQ后四位;不留言回复后四位,不进行)手糊的红泥小炉上,一只圆口沙壶咕嘟咕嘟的翻涌不休。。

红楼春 精彩章节

“哦?他竟有此手腕?今年果真才十六?若果真如你所言,他的能为,都不逊色于你了。”

宁王李皙听冯紫英说了两炷香功夫后,面上颇有些讶然之色,问道。

冯紫英摇头道:“原先就认识,不过差着辈分,没怎么正经接触过。但听说也不过是个纨绔子弟,只知赏花顽柳,没甚长处。直到他突然从宁府逃出来,自甘贫苦,又在贾家义学上一鸣惊人后,我听闻后才起了兴趣,见他一面。这一见,顿时觉察出不俗来。

不过最初也只觉得此人日后能成气候,不是凡类,却没想到,这么早就能展露头角。

王爷,贾蔷敢带人当夜直闯金沙帮,可见其勇,趁着铁牛未被金沙帮了解根底可以为恃,足见其谋!

有勇有谋,其实还不算什么。臣以为,其最难得之处,在于他将那烤肉摊子分给金沙帮,可见其懂得取舍和进退!

如今他掌控着秘方配料,却躲于暗处,收益的比例却是五五开,甚至还不止……

其实以臣来看,凭他的手段和才智,就算不分利给金沙帮,也足以做大这桩生意。

可他分了,分了之后,不仅日入斗金,还将大半风险转移到金沙帮身上。

如此观之,此人之能,臣不及万一!”

宁王李皙缓缓咂摸着口中的一块冰鱼儿,神情凝肃,过了许久,直到口中冰鱼儿化尽,酸梅味淡去后,方轻声道:“朝宗,你以为,孤该怎么做?”

冯紫英神情一缓,笑道:“既然发现了如此可用之人,自然尽力招揽之。此人还有聚财之能,若能为王爷所用,势必使王爷如虎添翼。”

宁王闻言却笑着摇头道:“孤怕没那么简单,此人对富贵名利看的并不甚重,有傲气,不然不会舍了宁国府。他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贪心,割舍那烤肉之利,还懂得藏拙……这样的人,怎会轻易为孤所用?再者,孤王如今行动处都被人盯着,靠的太近,说不得反而害了他……这样,还是由你出手。朝宗你的能为孤王深知,再莫谈什么难及万一。那贾蔷纵才华绝世,你冯朝宗也不会弱于他半分。所以,尽力为之就好。未必就要他立刻起什么忠心,可多施恩于他,让他多欠咱们几分人情,总有要他还的时候。孤王的人情,可是没那么好欠的!!”

……

锦什街,锦香楼。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半醉的薛蟠搂着妓子云儿都快当场洞房了,贾宝玉一边拉他骂,一边没奈何的摇头。

眼见薛蟠闹的不像话,冯紫英拉他问道:“文龙,近来蔷哥儿的烤肉遍布西城,可见他的确有经济之能。先前你说要赠他门铺使,我还约了几个朋友,在等着他开张后去给他捧场,怎地这大半月过去了,一直没甚动静。对了,文龙你给他那门铺到底在哪,我怎一直没见过?”

本来还想仗醉耍浑的薛蟠闻言,瞬间清醒过来,支支吾吾道:“这个……这个嘛……”

贾宝玉连忙给冯紫英使了个眼色,可奇怪平日里总能善解人意的冯紫英,今日却根本看不到贾宝玉的眼色,只是追着薛蟠逼问。

薛蟠什么脾气?

呆霸王一个,被逼急了,便热着脸撂开了道:“我给他个锤子啊我给,没给成,行了吧?”

冯紫英皱眉道:“说好的事,怎没帮成呢?老薛,此事是你的不是了,你若不方便拿不出手,就该早点知会一声才是,我来办啊。我什么时候在朋友跟前失过信?”

这话更刺激的薛蟠不要不要的,一张大脸红的和猴屁股一样,一拍桌子道:“今儿要不是你,我就骂娘了!我薛家还拿不出一个门面来?人家蔷哥儿又不是不给租钱!”

冯紫英纳闷:“那是为了什么?”

薛蟠气骂道:“还不是东府那位老不要脸的……”骂出口才回头对贾宝玉道:“原我不想骂他,可这口气我闷在心里好多天了。他不牵连到我也就罢了,如今让我在老冯、琪官还有云儿面前丢了脸,我就不能忍了。”

贾宝玉无奈一叹,只是摇头不言语。

薛蟠就趁着酒劲,将贾珍如何往贾蔷身上泼脏水的事说了遍,最后咬牙恼道:“按说这种忘八混帐事多了是,可偏偏撞我头上,让我没了义气,实在可恼,可恨哇!”

说罢,悄悄瞄了冯紫英一眼,怕他再说出什么诛心之言来,让他下不来台面。

幸好,冯紫英不负他平日及时雨之名,适可而止,还善解人意的笑道:“文龙不必骂了,你也不易,这般年纪早早就要支撑门户,我理解你的苦衷。”

薛蟠闻言,大生知己之意,方才在心里骂出狗脑子的过程也一笔勾销,却仍不肯落面儿,嘴硬道:“笑话,我有什么苦衷?我不过是一直没寻到蔷哥儿,门铺早准备好了,现成儿的!”

冯紫英闻言,展颜一笑道:“巧了,我知道蔷哥儿住在哪儿。”

薛蟠:“……”

……

入夜,宁国府。

东路院小正房内,一对原本艳羡世间的夫妻,此刻却比陌生人更冰冷的面对着。

一个是风流俊俏的贵公子,一个则是艳绝人间的绝色美妇。

起因是,自宗祠起火后,安生了十余日的贾珍,终于忍不住,又要了回冰糖莲子羹……

这一碗冰糖莲子羹,足足吃了两个时辰。

尽管秦氏回来后再三发誓,什么都未发生,贾珍只是在画像,可贾蓉如何肯信?

看着秦氏那张百媚千娇的脸,贾蓉心里如同有毒蛇在噬咬,有烈火在灼烧,痛彻心扉。

秦氏美眸点点滴滴都是哀求和绝望,声音如泣如诉道:“大爷,我虽出身不显,却也是读书人家长大的小姐,岂有不知礼义廉耻者?你何不肯信我贞洁?”

贾蓉闻言,冰冷猜疑的目光丝毫不为之改变,死死的盯着秦氏,一字一句道:“我今日才知道,读书人家长大的小姐,可以和公公深夜独处两个时辰,可以肩并肩而立,可以,相互喂食!”

“我没有!”

秦氏哀绝泣道。

见贾蓉目光如刀的看着她,秦氏娇躯颤栗,心如死灰,颤声道:“夫君,难道,你真想逼死我吗?”

贾蓉脸上骤然狰狞,猛然贴进秦氏,低声嘶吼道:“是你们想逼死我!!”

秦氏受惊往后连退数步,最终却被逼的靠在墙角动弹不得。

她感受着贾蓉粗喘的气息不住的喷打在她脸上,酒臭味让她隐隐作呕,而后她听到了贾蓉轻轻的,犹如魔鬼般的声音响起在她耳边:“如果,如果你真愿意让我相信,你和……他之间,清清白白的话,那么,你每次去给他送莲子羹,就将这个,加在羹里。”

看着举在她眼前的那个小纸包,秦氏差点唬的魂飞魄散,身子剧烈颤抖起来,道:“夫君,你……你……你……”

贾蓉压低声音厉喝道:“你想什么呢?这只是让男人清心寡欲不能举的药,和那些虎狼之药正好相反!真要是剧毒之药,你以为他若暴毙了,会没有刑部仵作来验查?我还不想给你们赔命!你若连此都不想做,还如何让我信你的清白?”

若是从前,他绝无今日之勇,面对贾珍淫威,不敢有丝毫反抗之心。

但看到贾蔷所作所为后,心中终还是聚起勇气……

秦氏闻言,几乎停顿的呼吸渐渐又顺畅,看着眼前的小纸包,喃喃道:“果真……果真不是,剧毒么?”

……

红楼春状态:连载作者:屋外风吹凉全文阅读

隆安三年,三世为人的贾蔷为保清清白白身,从虎狼之巢宁国府夺命而逃,从此,一名万年工科单身狗,又将迎来了他在红楼世界的秋天……群号:舵主一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已满)舵主二群:七二九,八二一,六零五(已满)舵主三群:一零六,一八八,零七八零(已满)舵主四群:一一三五,五七五,三零六普群:七九三零,七零,六零六(加群前先在书友圈公众号的帖子“如何入裙”下直接回复QQ后四位;不留言回复后四位,不进行)手糊的红泥小炉上,一只圆口沙壶咕嘟咕嘟的翻涌不休。。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