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小说

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9-23 09:28:42
红楼春状态:连载作者:屋外风吹凉全文阅读

隆安三年,三世为人的贾蔷为保清清白白身,从虎狼之巢宁国府夺命而逃,从此,一名万年工科单身狗,又将迎来了他在红楼世界的秋天……群号:舵主一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已满)舵主二群:七二九,八二一,六零五(已满)舵主三群:一零六,一八八,零七八零(已满)舵主四群:一一三五,五七五,三零六普群:七九三零,七零,六零六(加群前先在书友圈公众号的帖子“如何入裙”下直接回复QQ后四位;不留言回复后四位,不进行)手糊的红泥小炉上,一只圆口沙壶咕嘟咕嘟的翻涌不休。。

红楼春 精彩章节

苦水井,太平街。

金沙帮总舵。

先回家,得知金沙帮尚未祸水东引,贾蔷心里放了下来,对金沙帮生起的一丝怒气也散尽,由恼火转为欣赏。

金沙帮少主看起来娘们儿叽叽的,做事倒还是有些担当。

金沙帮总舵门前,停了二十多匹骏马,还有五个着装明显不同于金沙帮众的人,守在门口,看管着这批马匹。

看到贾蔷、薛蟠带着七八个人到来,还有一个高如黑熊精的大汉,不由都紧张起来。

“干什么的?”

其中一人厉声喝道。

贾蔷没有理会,带着薛蟠、铁头、柱子、铁牛四人,还有两个薛蟠的长随,直往金沙帮大门走去。

“站住!我淮安侯府办事,谁敢乱来?”

淮安侯府一亲卫拔刀,挡在门前厉声威胁道。

见此,薛蟠脸上都有些惧色。

他虽人称呆霸王,看似天王老子都不怕,可实则心里远无表现的那样狂妄。

就算欺负人,欺负的也都是没甚根底的百姓,至少家世远不如薛家。

但淮安侯府是元平功臣二十四武侯之一,至今还在军中直接掌权,他自忖薛家惹不起……

不仅薛蟠怕,贾蔷身后的铁牛也有些害怕。

若不是出发时春婶儿和刘大妞再三威胁叮嘱他,让他紧跟贾蔷,保护好贾蔷,不然就再不认他,这会儿铁牛都想调头就跑,太吓人了……

然而贾蔷却并不怕,因为他明白,无论前世还是当下,涉及到利益之争,从来都是血淋淋的残酷。

除非窝在家里甘心当一个平庸之辈,否则,岂有不争不斗就能成事的?

再者,先前得了冯紫英的指点,有圣眷在身,贾蔷仗势欺人可能不行,但若只求自保,就当下来说,几乎无敌。

越是地位高的权贵,为了避嫌落入旋涡中,就越不会对他出手。

这便是贾蔷的底气所在。

“铁头、柱子,让他走开。姐夫,护着我进门。”

说罢,大踏步往门内走去。

铁头和柱子在码头跟了十来年的船,在河道上是真正和亡命之徒拼杀过见过血的彪悍之徒。

而淮安侯府的亲卫,若眼下还是世祖皇帝元平朝,那么十个铁头、柱子加起来都不可能是淮安侯府亲卫的对手。

那一批武侯亲卫,是真正从尸山血海里厮杀出来,和阎王搏命活下来的,天下无敌!

可几十年过去,那批老卒早就死光了。

眼下的侯府亲卫,是连血都没见过几回的太平兵蛋子。

虽然手里持刀,可一来摸不清贾蔷的路数,不敢当真杀人,二来也不是铁头和柱子的对手。

只见铁头和柱子二人一个起跃,狞笑着扑向了淮安侯府亲卫,三两下将他手中兵器夺下,把人丢出门楼下。

其他四人倒是想上前,可是看着一个黑熊怪护着贾蔷、薛蟠往里走,四人想了想,还是留在原地看守马匹算了。

贾蔷这般强硬,倒是让一直守在门房内的金沙帮众大起钦佩之心,主动为其带路。

薛蟠这会儿感到热血沸腾了,冲贾蔷竖起大拇哥,夸道:“蔷哥儿好样的!你可真愈发像我行事的做派了!”

又回头看了眼喘着粗气的铁牛,赞道:“没想到你长的这么丑,平日里也窝窝囊囊的,这个时候竟这般得力,没说的,回头我送你个好花儿戴头上,夸夸功!”

铁牛:“……”

戴恁娘!

“大爷,到了!”

金沙帮门子将贾蔷一行引至聚义堂前,抱拳道。

贾蔷点点头,看着被无数火把点亮的庭院,和金沙帮众那一张张面色悲愤屈辱又不敢张扬的脸,他回头对铁牛道:“姐夫,护住我,今晚护好了我,往后你天天有肉吃,管饱。”

铁牛闻言,眼睛都泛红了,鼻孔也张的和牛鼻子一样,粗声道:“管,管饱?”

贾蔷郑重点头,道:“管饱!不过今天我要是被人害了,往后你就难了……”

铁牛闻言,本就够黑的脸彻底成锅底了,粗声道:“蔷哥儿,里面,有人要害你?”

贾蔷笑着点点头,道:“我不怕,因为有你们在。”

铁牛闻言,又害怕又感动又愤怒,最终,感动和愤怒压过害怕,扬着有些发涨的脑袋,大声道:“谁敢害你,俺锤死他!!”

这如雷般的声音,让聚义堂里的喧哗声都为之一顿。

贾蔷趁此时机,哈哈大笑着抬脚迈了进去。

“哎呀!贾兄弟来了!”

金沙帮少帮主李进此刻的处境并不好,聚义堂内挤满了人,除却金沙帮核心帮众二十多人外,还有一伙数目对等,身着大燕军中武服的青壮,簇拥着一个锦衣劲服的年轻人,倚坐在主座上。

李进强笑着迎上前,看着一身月白斓衫的贾蔷,轻轻呼出口气,拉起他的双手道:“好兄弟,你可来了。”

贾蔷不动声色的抽出手来,微笑道:“接下来交给我就是。”

李进眉尖一扬,道:“果真?”

贾蔷含笑点头,李进双手一击,哈哈笑道:“好!今日金沙帮就与贾兄弟共进退!”

“呸!哪冒出来的穷酸,在这装大个儿?交给你?你他娘的算老几就交给你?”

一直坐在主座上冷眼旁观的淮安侯世子华安忍不住腹内恶心,啐骂道。

华安自忖不是以貌取人的肤浅粗鄙之人,在军中和有意思的底层士兵也顽的来,只是实在看不惯爱装的人。

神京城虽大,权贵虽多,但实际上他们这个圈子并不大。

开国功臣那一脉早已经衰落,虽还有些影响在,但实际在军中存在感已经不多,所以没谁在意。

大燕对宗室看管极严,除了掌部的王爷外,其余宗室大都夹着尾巴,安享富贵。

再有就是元平功臣一脉,如今军中大权多在这一辈人手中,淮安侯府便是其中之一。

圈子里有些水准的人,要么是他的朋友,要么是他的对手,他都认识。

还有一个圈子,就是文臣之后,譬如阁臣大学士家的子弟。

但即便两个圈子不同,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可圈子内顶尖儿的人物,华安也都认得。

在所有他惹不起的人里,绝没有眼前这个年轻人。

武勋子弟出身的华安,最烦这样装腔作势的穷酸书生了。

要不是看他身后还跟了个黑熊妖怪,他早就让人动手拿下,扒掉裤子吊起来打了!

装,装你娘的装!

贾蔷还没说话,薛蟠就跳出来骂道:“扯你娘的什么臊?淮安侯府就了不起,蔷哥儿还是宁国公的正派玄孙呢!”

华安闻言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开国功臣之后,不过也就是一群废物点心罢了,整日里沉溺在祖宗的功劳上享福受用,半点出息也没有,不在你们府上做缩头乌龟混吃等死,也敢跑出来充大个儿?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算老几?”

骂罢,看也不看贾蔷一眼,对李进喝道:“最后再问你一次,我到底入不入得这份股?看在你们是开国武卒之后的份上,我一点便宜不占你们,你们怎么干,我一概不管,有人欺负你们,我还准你打打我的招牌,我只要方子,二百五十两银子。这个交易,你就是告到金銮殿上,你都道不出一句不公来。”

李进苦笑摇头,上前道:“少侯爷,我……”

话没说完,华安看出他仍在婉拒,登时火冒三丈,厉声道:“李进,我警告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金沙帮就在我爹奋武营防备区下,干的那些破事,你当谁不知道?平日里念在你们不易,本是开国功臣麾下武卒,结果人家吃香喝辣你们屁都闻不到一个,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和你们计较。你不感恩也就罢了,连这点子事都敢推诿,你信不信,老子我半个时辰内,扫平你金沙帮!”

李进闻言大骇,忙上前道:“世子爷息怒!不是我不答应,实是无法答应,我……”

“好胆!”

华安被连番拒绝,尤其是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极通情达理讲道理的情况下,李进居然还敢再三说不,本就脾气火爆的他,焉能忍受此等奇耻大辱,见李进靠近,二话不说,一巴掌扇了过去。

“小心!”

“啊……”

贾蔷在其身后适时一拉,李进本身也有武艺在身,往后一仰,想要躲开这一耳光。

却不想华安的指尖却打在了李进的脖颈处,“啪”的一下,一块“喉骨”掉落在地。

贾蔷看着失衡倚在他怀里的李进,光洁的脖颈上哪里还有什么喉结,一时间皱起眉头来。

怎么可能?

他居然一直没发现,这么毒吗?

……

红楼春状态:连载作者:屋外风吹凉全文阅读

隆安三年,三世为人的贾蔷为保清清白白身,从虎狼之巢宁国府夺命而逃,从此,一名万年工科单身狗,又将迎来了他在红楼世界的秋天……群号:舵主一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已满)舵主二群:七二九,八二一,六零五(已满)舵主三群:一零六,一八八,零七八零(已满)舵主四群:一一三五,五七五,三零六普群:七九三零,七零,六零六(加群前先在书友圈公众号的帖子“如何入裙”下直接回复QQ后四位;不留言回复后四位,不进行)手糊的红泥小炉上,一只圆口沙壶咕嘟咕嘟的翻涌不休。。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