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爷!小说

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爷!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9-23 09:28:55
红楼春状态:连载作者:屋外风吹凉全文阅读

隆安三年,三世为人的贾蔷为保清清白白身,从虎狼之巢宁国府夺命而逃,从此,一名万年工科单身狗,又将迎来了他在红楼世界的秋天……群号:舵主一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已满)舵主二群:七二九,八二一,六零五(已满)舵主三群:一零六,一八八,零七八零(已满)舵主四群:一一三五,五七五,三零六普群:七九三零,七零,六零六(加群前先在书友圈公众号的帖子“如何入裙”下直接回复QQ后四位;不留言回复后四位,不进行)手糊的红泥小炉上,一只圆口沙壶咕嘟咕嘟的翻涌不休。。

红楼春 精彩章节

“行了行了!”

没等李婧再借势去打第二人,华安却忽然过来拦在中间,笑道:“打了一个大傻子,其他人总该信我了吧?”

贾蔷见之,眉尖轻扬。

谁说这些人都是武夫粗坯?

只这一拦,就看得出华安此人的心智之高。

真让李婧打个穿,赢了也不是喜事。

这些人丢了脸面,哪怕嘴上认伏,心里一样会起记恨。

如今只栽倒一个,其他人反倒会和华安一起,来笑话这个倒霉蛋。

这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后果。

果不其然,除了倒地的年轻人在破口大骂外,其他人都无良的大笑起来。

都是行家,李婧出手高明与否,大家一眼就能看明白。

再自忖自己去打,估计最多也是个不输不赢,何苦再去丢脸?

丢脸还是让兄弟去丢的好!

“你们他娘的,倒是打啊!”

倒地的年轻人捂着腋下,郁闷之极气愤叫道。

华安身边一个穿紫色玄衣的年轻人蹲下笑道:“兴远,你是不是傻?你都明证了人家不是兔爷,我们还打什么打?”

兴远怒道:“那不是还有一个吗?”

众人看向贾蔷,李婧微笑道:“贾大爷的身手,只比我强,不比我弱。”

华安嘿嘿笑道:“之前我就是栽在他手里,你们不服的可以上上手看看。”

其他三人齐齐摇头道:“我们又不是傻子,再者,我们身上的功夫是沙场战马上的,不是江湖小巧发劲。马下单对单不是个儿,可骑在马上,他们加起来也斗不过我们。我们又何必以己之短,攻人之长,这不是彪子吗?”

“那我是彪子吗?”

倒地之人悲愤叫道。

一众人大笑,一起点了点头。

好一通笑骂后,一行人才进了金沙帮聚义堂。

华安挨个介绍带来的四人给贾蔷相识:

“这是兴远,怀远侯府的侄儿少爷,不过怀远侯他老人家连生了八个闺女也没生出个儿子,兴远就是怀远侯府的世子,少侯爷。这是叶顺,荆宁侯府的,这是张梁,景川侯府的,这个是周武,定远侯府的。贾蔷,两代之后,元平功臣子弟何止千人?但能和我顽到一起看的顺眼的,就他们四个。如今多了你一个,你那日能不畏我侯府权势,和我动手,寸步不让,回过头来还能和我合作赚银子,你是个人物,我看得上眼,所以想结交你这个朋友,你怎么说?”

贾蔷自然知道,这些人即使再意气相投,愿意与人相交,也不会屈尊降贵,和身份不等之人真心相交。

他们愿意和自己相交,除却他的确入了华安的眼,觉得他是个人物外,最重要的一个基础,怕仍是太上皇那句“朕喜欢你”带来的影响。

冯紫英告诉他,他在醉仙楼上的那番话,再加上太上皇的这句金言,让他处于一个巨大的政治漩涡中,虽有莫大的凶险,但也让他身家之贵重,提升百倍。

现在想来,确实如此,否则这几家侯府世子,没可能与一白身草民称兄道弟。

只是,天下从无只有好处之事,却不知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毕竟自古以来,天家之事,处处蕴着不为人知的凶险危机……

念及此,贾蔷心境沉着,面上微笑道:“能与诸位少侯爷相交,亦是我之幸事。”

之前被打倒的兴远不满意道:“太文绉绉了,说起来你也是武勋之后,可别学那起子没出息的,老祖宗的本事没学好,倒开始拽他娘的文了。”

贾蔷微微摇头道:“有几分道理,但不全对。”

兴远浓眉大眼,方字大脸,闻言一瞪眼,问道:“不全对?哪里不对?”

贾蔷道:“武勋之后,武事自然不能丢,可也未尝不可学点文智。有勇而无谋者,只能当将,却做不得帅。”

兴远闻言,登时愣住了。

华安、叶顺、张梁、周武则四人哈哈大笑起来。

周武名中虽带个武,但人却清瘦,他笑道:“兴蛮子,听明白了么?现在讲究的都是文武双全,就像我和这位贾兄弟这般。你素来以没墨水为荣,今日才知厉害吧?哈哈哈!”

兴远大怒道:“人家能打得过我,才有脸说这话,你打得过老子?”

叶顺等人凑热闹起哄道:“打一场打一场,阿武,要是我就绝逼不能忍!”

周武闻言却嗤之以鼻,骂道:“你们懂个屁,我是儒将,是要做大帅的,岂有调度十万大军的大元帅亲自动手的道理?”

众人哄笑!

周武被笑的下不来台,咬牙下战书道:“空口白话不信,下次铁网山打围练兵,咱们各带一旅兵马,真刀真枪论个高低!”

听闻这个名词,贾蔷眼角猛然一跳。

铁网山打围,可是解读红楼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虽然贾蔷前世读时,总觉得那些专家在瞎杰宝扯淡,但事到临头,终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好一阵热闹后,华安问贾蔷道:“蔷哥儿,你那烤肉生意还想不想做大?”

贾蔷好奇问道:“还怎么做大?”

华安指了指身边四人,道:“他四家,虽并非都在京里当职,却都是掌着兵马的。尤其是阿远家,怀远侯至今还在九边戍边,戍区和草原接着,多的是牛羊。叶顺和张梁两家在五军都督府,周武家和我家一样,执掌京城十二团营之一。仗着这个势,咱们想把生意做大了,还不简单?”

贾蔷奇怪:“华兄,恕我直言,以五座侯府的权势,尤其都握有实权,想要捞银子,不算难事吧?烤肉虽是新奇之物,也能赚几两银子,可到底上不得台面吧?”

华安五人闻言哈哈大笑一阵后,华安坦然道:“贾兄弟,你问的够直白,那我们也不藏着掖着。如今不是世祖爷那会儿了,国有难时,咱们这些武勋将门,地位非同一般,捞些银子那简直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别人还巴不得咱们多捞点,以得污名。

可如今天下太平超过三十年,太上皇对文官宽容,可对咱们这些元平功臣,却是……嘿嘿,一言难尽。

当初世祖爷大封功臣,六公二十四侯,至于伯爵、子爵更是不计其数,可凭甚如今仍是咱几家掌兵权?为甚世祖爷时那么多跺一跺脚神京都中地动山摇的豪门,如今却都拉稀撒磨了?

就是因为他们贪,管不住他们的手,而咱们几家却知道规矩。先前金沙帮你多亏遇到的是我,换一家侯府试试看,看会不会给你二百两银子来入股?当然,他们这样硬来,早晚也要出事。守着朝廷的规矩,才能长久。

所以,喝兵血吃空饷那等下作事,我们几家从来不沾。欺男霸女的事,我们也只能想想,那晚上其实是在吓唬你……

怎么样,如今知道我们为何会把你眼里的‘小钱’看得重要了吧?”

贾蔷心里已经明白大半了,看来世祖之后,太上皇那三十年,把元平功臣给收拾的欲仙欲死。

不过想想也是,元平功臣权势太大,若不打压,太上皇也坐不稳景初朝三十年江山。

其实也不需要刻意打压,元平功臣都是穷鬼,只要让人盯着,谁喝兵血吃空饷,就收拾谁便好,名正言顺。

长达三十年的打压,哪怕元平系武勋仍在军中占主要位置,可眼下都是一群“贪生怕死”的穷鬼,实在没什么可怕的。

念及此,贾蔷笑道:“能正经做生意赚银子,我自然求之不得,还请几位兄长,以后多多照应。”

五人自然齐齐大喜,一阵热闹寒暄后,关系又近一步。

华安便说出了今日第二个重要消息,尤其对贾蔷来说,十分重要:“蔷哥儿你还不知道吧,昨晚上九华宫传出消息来,太上皇虽然罢了金秋万寿节,让外臣不必进宫贺寿,但到底还是见了几个景初朝老臣,就是军机处里的那几位。他老人家当着天家和几位元老功臣的面,再次夸了你,说你年纪虽小,读书不多,却是难得知忠孝的明白人,朝野间那么多深受皇恩者,胸怀眼界,竟不如你一个少年郎。蔷哥儿,恭喜你,但此事,你千万不要小瞧了去啊。”

“……”

贾蔷脸色骤变,心里大骂了声:

太上皇,你大爷!

……

PS:再说一次,主线和前面两本书完全不同,不要老往醉迷和庶子的套路上想啊。另外,当然不可能单纯的靠经商来自保。在咱们这片土地上,商人从来都不是真正的主人。后世尚且如此,更何况古代?喜欢园子戏的也别急,切入点很快就要到了。这本书比前两本的园子戏要多不少……

最后,周一求推荐票!!

红楼春状态:连载作者:屋外风吹凉全文阅读

隆安三年,三世为人的贾蔷为保清清白白身,从虎狼之巢宁国府夺命而逃,从此,一名万年工科单身狗,又将迎来了他在红楼世界的秋天……群号:舵主一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已满)舵主二群:七二九,八二一,六零五(已满)舵主三群:一零六,一八八,零七八零(已满)舵主四群:一一三五,五七五,三零六普群:七九三零,七零,六零六(加群前先在书友圈公众号的帖子“如何入裙”下直接回复QQ后四位;不留言回复后四位,不进行)手糊的红泥小炉上,一只圆口沙壶咕嘟咕嘟的翻涌不休。。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