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三章 谋退路小说

第七十三章 谋退路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9-23 09:28:56
红楼春状态:连载作者:屋外风吹凉全文阅读

隆安三年,三世为人的贾蔷为保清清白白身,从虎狼之巢宁国府夺命而逃,从此,一名万年工科单身狗,又将迎来了他在红楼世界的秋天……群号:舵主一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已满)舵主二群:七二九,八二一,六零五(已满)舵主三群:一零六,一八八,零七八零(已满)舵主四群:一一三五,五七五,三零六普群:七九三零,七零,六零六(加群前先在书友圈公众号的帖子“如何入裙”下直接回复QQ后四位;不留言回复后四位,不进行)手糊的红泥小炉上,一只圆口沙壶咕嘟咕嘟的翻涌不休。。

红楼春 精彩章节

华安等人离开后,贾蔷在聚义堂上静坐了许久。

他非但没有因太上皇的再度夸赞而得意忘形,轻狂兴奋,反而一脸凝重。

李婧一直守在一旁服侍着,眼前的少年郎能搏得九重深宫里天下至尊称赞,她心里一万个骄傲。

只是她有些不解,分明是一件大好事,贾蔷的脸色却为何这般沉重?

不过她是闯荡江湖过来的,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烦扰贾蔷,只能静静的等着。

良久之后,贾蔷方轻轻呼出口气来,眼神重新聚集。

他心里的确沉重,因为他认为太上皇肯定不是闲的无聊,才当着隆安天子和宗室诸王并几位德高望重的元勋老臣之面,去夸赞一个白身小子。

他斗胆猜测,此举,多半还是因为太上皇想借他这枚棋子,敲打隆安君臣。

为了,身后名。

上回醉仙楼遇圣驾时,他就看太上皇的脸色苍白,身体健康不是很好的样子。

能让他如此急迫的事,想来不会有很多。

如今再提起他贾蔷,必还是因为当日之言太中太上皇之心意。

这才让太上皇短短旬月内,两次提及贾蔷,夸他忠孝,以敲打不忠不孝之辈……

太上皇此举,对贾蔷本身来说,看起来是鲜花着锦,烈火油烹,实则将他置于一个极险的境地。

太上皇活着时,自然没人敢对贾蔷如何。

可一旦太上皇龙御归天,尤其是,他借贾蔷“妄言”之机,博得所想之身后名后。

对其不满的当权者,只会将一腔怨怒发泄在“始作俑者”身上。

贾蔷自忖他再头铁,也接不住如此天崩地裂之威!

这几乎是死地绝境啊……

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或许当日太上皇在醉仙楼夸赞他时,就已经想好了,该如何用他这枚棋子。

毫无疑问,太上皇是位极有能力的天子,在位三十年,做下许多有功于社稷的大事。

打压元平功臣,便是其中最大的几件大事之一。

三十年前,景初五年,登基五载帝位稳固的太上皇,为了彻底压下元平功臣在京畿几无可制的势力,赌上帝王之尊,拿出了一份世祖遗诏,强行迁都!

离开了被勋贵势力包围的水泄不通的金陵国都,在燕京相对苦寒之地,建立了神京新都。

只此一计,便让元勋功臣们元气大伤。

之后,才让太上皇一点点分化拉拢,花了十年功夫,终于彻底收拢。

由此便可见太上皇手腕之高绝,帝王权术之深不可测,千古难寻。

但是,世人也皆知,太上皇是一位性喜奢靡享受,且好大喜功的天子。

尤其是执政后期,因其对贪官的宽容,使得大燕吏治日益败坏,影响极恶。

若按正常规律来说,待其驾崩之后,很难得一上佳庙号。

但贾蔷的那番话对他来说,却如同一个能补天的顽石,让他即便驾崩之后,也能得可与开国高祖皇帝和世祖皇帝比肩的庙号。

至于此事会对贾蔷产生什么影响……

太上皇会在意吗?

当然不会!

或许,太上皇知道,他已经给贾蔷带去了足够的好处。

在这位至尊看来,这些好处,应该已经足以让贾蔷为之甘心赴死。

但显然,贾蔷不可能有这个打算……

只是,这里又有多少余地,让他选择呢?

“大爷,怎么了?”

李婧许是因见贾蔷面色太过凝重,关心问道。

贾蔷回神,看了她一眼后,沉道:“去将芸哥儿喊来,把两位长老也一并请来。”

见他神情语气都肃然,李婧不敢耽搁,忙让人去喊贾芸,她亲自去招呼两位长老。

如今贾芸代表贾蔷,掌着烤肉秘方,坐镇金沙帮,帮忙调度分配各处生意。

金沙帮内多是打打杀杀的人,如贾芸这般精明的掌总人物,却是一个也无。

未几,贾芸匆匆赶来,看到贾蔷后笑问道:“什么事,这样急?”

贾蔷抬起眼帘看了他一眼,淡淡道:“等等再说。”

又过稍许,李婧和张、洪两位长老至此后,贾蔷对贾芸并两位长老道:“叫你们来,有三件事。第一,我们的合作对象会增加,不止是淮安侯府,还有其他四家侯府,条件和淮安侯府一样。会赚很多银子,但压力也会很大,你们心里要有准备。”

贾芸闻言变了变脸色,不过随即笑道:“也无妨,上回我就打发人告诉菜市口的商家,要多进我们需要的一些香料和番椒,算日子也差不多快回来了,而且先前也攒了不少家底,足够暂时应付了。”

两位长老不管这些事,只知道能赚更多的银子,因此都高兴道:“姑爷放心,我们一定会听芸二爷的吩咐。”

贾蔷点点头,又道:“第二件事,芸哥儿,你要代少帮主坐镇金沙帮。”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连李婧都是如此。

不过,她并未像两位长老那般惊疑,而是关心问道:“可是要我去办什么事?”

贾蔷摇头道:“我们侍奉老帮主去津门求医,津门不成,就去南边。”

说罢,他对贾芸警告道:“让你坐镇金沙帮,不是让你干预帮内事。帮内诸事,皆由两位长老处置。让你坐镇,是为了有大事发生时,你可以以我的名义去寻冯紫英,也可以去寻淮安侯府求助,明白了吗?”

贾芸忙道:“明白,只是蔷哥儿你……”

贾蔷摇头道:“明白就好,少帮主是我的房里人,她只有一个老子在世,只要能医救,我们就要尽十万分的力去救,不惜一切代价。对内对外,都不要隐瞒,都这样直白的说。”

贾芸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问道:“那第三件事呢?”

贾蔷道:“青塔寺那边,我书房里书桌上有西斜街那边宅子的装修图纸和要求,你去寻好的匠人进去改装。记住,一定要严格按照图纸来。至于要花费的银子……书房左套房正炕上有一炕柜,在右手边第二个抽屉里有一叠纸笺,那是一份方子。三日内,京城八大布行的东盛布行必会有人上门寻我,你就直接告诉他们,他们所需要的方子,值三万两银子。他们会给你银子的,到时候,你就用这笔银子,来装西斜街的宅子。如果他们没来,或者不愿掏三万两银子,你就去恒生布行去找王守中,告诉他我需要银子,暂且从他那里支取,我回来后给他。记住了吗?”

贾芸深吸了口气,点头道:“我记住了。”顿了顿却又有些不安道:“蔷哥儿,你这是怎么了……”

贾蔷没有回答,而是摆手道:“从今天起,你身边要跟人了。”他对张、洪两位长老道:“我这位族兄的安危,就交给你们二位了。”

两位长老听闻了如此多他们往日里在江湖想都不敢想的事和数字,心中早起敬畏,此刻听闻贾蔷之言,忙起身保证道:“我金沙帮绝不让芸二爷受一点欺负!”

贾蔷却轻声道:“对外,我不担心。但是,如果有荣宁街那边贾家的人前来,你们记住,这份买卖,是李婧的,是金沙帮的,不是我贾蔷的,更不是芸哥儿的。他们若想来巧取豪夺烤肉买卖,你们就去寻淮安侯府做主。”

聚义堂上,气氛凝重的让人呼吸都有些不畅。

对金沙帮来说,那些高高在上的权贵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有些难以负担。

贾蔷见之,微笑道:“不过这种事,基本上不可能发生。贾珍再贪婪愚蠢,也不可能同时得罪五家元平侯府。”

此言一出,两位老江湖长老总算能呼出口气了,问道:“不知大爷和少帮主何时动身出发?”

贾蔷看了眼始终默不出声,任由他做主的李婧,道:“最迟明天中午,稍后我就让铁头他们去包船。”

三人彼此看了看,再无他话,一起心事重重的离去。

待三人走后,贾蔷对李婧歉意道:“事情太过突然,莫怪我越俎代庖。至于具体缘由,出发的路上,我再与你详说。”

李婧微笑道:“我听大爷的。”

如今金沙帮与贾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没有贾蔷相助,便是淮安侯府一关他们就过不去。

更何况,如今李婧是真心倾心于贾蔷。

不过随即贾蔷之言,却让李婧心口一闷:

“小婧,你知道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过生儿,我该送什么样的礼物给她?”

……

红楼春状态:连载作者:屋外风吹凉全文阅读

隆安三年,三世为人的贾蔷为保清清白白身,从虎狼之巢宁国府夺命而逃,从此,一名万年工科单身狗,又将迎来了他在红楼世界的秋天……群号:舵主一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已满)舵主二群:七二九,八二一,六零五(已满)舵主三群:一零六,一八八,零七八零(已满)舵主四群:一一三五,五七五,三零六普群:七九三零,七零,六零六(加群前先在书友圈公众号的帖子“如何入裙”下直接回复QQ后四位;不留言回复后四位,不进行)手糊的红泥小炉上,一只圆口沙壶咕嘟咕嘟的翻涌不休。。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