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小说

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9-23 09:29:08
红楼春状态:连载作者:屋外风吹凉全文阅读

隆安三年,三世为人的贾蔷为保清清白白身,从虎狼之巢宁国府夺命而逃,从此,一名万年工科单身狗,又将迎来了他在红楼世界的秋天……群号:舵主一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已满)舵主二群:七二九,八二一,六零五(已满)舵主三群:一零六,一八八,零七八零(已满)舵主四群:一一三五,五七五,三零六普群:七九三零,七零,六零六(加群前先在书友圈公众号的帖子“如何入裙”下直接回复QQ后四位;不留言回复后四位,不进行)手糊的红泥小炉上,一只圆口沙壶咕嘟咕嘟的翻涌不休。。

红楼春 精彩章节

在人潮中逆势而返,行路极难。

若非铁头、柱子二人脸上都有刀疤和血迹,凶悍之气让人忌惮,再加上徐良用最纯正的津门本地话一遍又一遍的大喊“让让让让,有兄弟被西洋番狗打伤了,要速去送医”,他们说不得现在已经被人/流裹挟回仁慈堂了。

然而眼见距离街道出口只有十余步远,忽地,身后如同声浪一般传来阵阵欢呼声:

“打破了打破了!”

“抓起来了,抓起来了!”

“打死那些狗东西!”

“韩家二公子已经牵了十来条大狗过去了,要将那些番道妖僧全部喂狗!”

随着一句句喧闹声传来,贾蔷就感到被他和李婧护在中间的薇薇安身体开始颤栗。

待最后一言传过来,贾蔷就觉得不好,只是他还没来得及阻止,薇薇安就痛苦之极的哀声叫了声:“不!魔鬼,不!!”

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她说的不是汉话,而是她的母语。

这声尖呼,让贾蔷一行人周围十步内瞬间一静。

随即无数双不善的目光瞧了过来,贾蔷轻轻一叹,然后手探入怀兜中,抓出一把金瓜子来,本是留在身上防身之用,这下要大出血了。

不过,他既然先前答应了安德鲁,要送薇薇安出城,就不好失信于人。

虽然有些后悔,但就当做一回一诺千金的信义古人吧。

谁还没个热血冲动之时?

念及此,贾蔷不再犹豫,猛的将手中金瓜子丢向天空,大声道:“快去抢金瓜子!!”

哪里还用他去催促,如西瓜子般的金瓜子在阳光照射下,洒出一片炫目的金灿灿光彩,那些原本充满攻击欲的百姓们登时疯扑了过去!

一颗金瓜子差不离可以兑换七八两银子,将近一头牛的钱。

追打祸害津门的西洋番狗当然重要,可再重要,也没天上掉金元宝重要啊!

而趁着这股乱劲,贾蔷一行人再度逆流往外冲去。

薇薇安也被刚才的阵势吓坏了,不再作妖,死死拉着贾蔷的手,一道冲出了街道。

只是刚出街道,就听到后面居然又传来大吼声:“前面有番鬼,快!拿住他们,前面有番鬼!”

贾蔷还是低估了人的贪婪,那一把金瓜子下去,抢到的人还想抢多些,没抢到的人自然更不甘心,怎会放了金主?!

不过好在,如今贾蔷一行人出了拥挤的街道口,可以撒腿大跑了……

“快跑!”

“拦住他们,快拦住他们,有害人番狗逃跑了!”

眼见前方居然有人阻挡,贾蔷厉声道:“有拦路的,不要留手!”

这个时候,已难分是非。

贾蔷知道,除却贪婪之人外,还有大多人真的是热心民众。

但此刻,他总不能停留下来和人辩解什么。

真被人截留下来,下场怕会极惨。

有了贾蔷的命令,跑船“悍匪”出身的铁头和柱子开始动起手来。

还有金沙帮的三个好手,甚至连李婧都冷着脸,将抓向她的手狠狠打折。

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

“好胆!当我津门无人?”

作为天下江湖气最浓的漕运之城,津门是真正龙蛇混杂藏龙卧虎之地。

京城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容不得太多江湖人存在。

可津门不同,既近京畿,又有众多流转人口,因此多有江湖游侠在。

眼看贾蔷一行人“肆意”欺凌百姓,一津门本地侠客挺身而出,拦在贾蔷一众人前。

见李婧想上前单打独斗,贾蔷沉声道:“想会江湖同道,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先逃回船上再说,并肩子一起上!”

李婧稍作犹豫,便与铁头、柱子和三个金沙帮帮众一起出手,仗着人多势众,瞬间掀翻了为民出头的大侠,一众人继续往前行去。

只是许是津门江湖气太重,贾蔷仗着人多势众干翻了一人,却惹得前面诸多津门人看不下去。

有的敢直接跳出来相对,有的不正面阻拦,却冷不丁泼一盆油水,或丢两块西瓜皮在街上……

这一路走来,速度终究慢了下来,而后面的追兵却越来越近。

眼见前面挡路的人越来越多,两边目光不善的人蠢蠢欲动,后面的追兵更是汇成洪流,贾蔷一颗心都沉了下去。

而身边的薇薇安,似也到了极限,用生硬的官话大喘气说道:“贾,你丢下我吧,我……我跑不动了。我不怪你,你……你也尽力了。”

贾蔷一边拽着她很跑,一边摇头道:“我救你,和你无关,只是不想失信于人。”

此言让原本心中对薇薇安这个害人精不满的铁头、柱子和金沙帮四名帮众都变了面色,尤其是金沙帮那四名帮众,心中对贾蔷的看法有了不小的改变。

薇薇安泪眼汪汪道:“贾,可是我……可是我真的跑不动了。”

贾蔷不理,正要拉着她继续强跑,忽地眼睛一亮,眼前出现一条十字路,贾琏正带着七八个随从小厮骑马从横向街道打马而来,竟还有说有笑,不过贾琏看到贾蔷一行人后,脸上笑容一凝,有些傻眼儿了。

怎这般狼狈?

贾蔷装作没认出他来,大声道:“快,去抢了他们的马!我们快逃!”

这声音唬的贾琏又是一愣,不过等他看到铁头、柱子朝他狂奔而去时,居然拨转马头,猛一抽马鞭纵马狂奔而去。

贾蔷见之气个半死,这王八蛋要是装作不认识他,将马给他,津门人也不会寻他的麻烦。

如今却见死不救!

该死,这份族亲至此尽绝!

“继续跑!”

眼见七八匹马冲开了一条道,贾蔷抓住这个机会,大声说道。

一行九人,拼尽最后一口气,终于还是逃出了城门口,然而危机依旧未解决,身后狂追不舍的人也不知是为了金瓜子还是为了出气,居然仍旧追着不放。

薇薇安已经彻底跑不动了,整个人几乎软成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便是贾蔷也好不了多少……

正这时,贾蔷觉得自己似乎出现了幻觉,怎会听到有人在喊他:

“二爷!快来这里!”

“小蔷二爷,快上车来!”

不是幻觉!!

贾蔷猛然转头,就看到距离城门官道不远处,一架马车快速驶来,后车门半开,拼命朝他招手的,不是香菱和紫鹃,又是何人?

看着流泪哭喊着朝他挥手的香菱,贾蔷弯起嘴角,简直有些幸福的一笑后,大声道:“走,有生路了!”

说罢,和李婧一道拖着死狗一样的薇薇安,跑向马车,在香菱和紫鹃的惊呼声中,费力将薇薇安丢上了马车,然后一把关上马车,又让背着李福的金沙帮帮众坐在车辕上后,对赶车车夫大喝一声:“快走!”

一行人若轻车简从的逃,早就跑出来了。

后面那群没有组织的百姓一个个如同愤怒的小鸟似的,实则战斗力真的有限。

如今把俩大包袱送了出去,接下来就好办了。

待马车启动后,贾蔷和李婧对视一眼,道:“你带人反冲锋一波,不然脱不了身!”

李婧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方才在街道里地方狭窄施展不开,被欺负死了,这回非出口恶气不可!”

铁头、柱子和剩下三个金沙帮众也都嗷嗷直叫,抄起路边一块青砖,迎着“呼哧呼哧”追来的津门百姓冲了过去!

“哎哟!这是嘛啊?!点子扎手,跑吧!”

追的最欢的一个瘦子用津腔惊叫了声,掉头就跑。

……

八宝簪缨马车内,黛玉、紫鹃和香菱看着被丢进马车的这个脏兮兮的西洋婆子,都有些好奇。

薇薇安因为哭泣泪水冲花了脸上的黑泥,露出一块块白皙带雀斑的皮肤。

再加上她猫眼儿一样的眼睛,和被汗打湿的卷发,无不让黛玉三人感到惊奇。

可惜了,要不是一脸麻子,生的还怪好看。

而香菱看到贾蔷逃出城后,也放下心来,这会儿呆呆的看着薇薇安,看了好一阵问黛玉道:“姑娘,这……这就是女罗刹吗?她吃人不吃人?”

黛玉还没回答,薇薇安就正色道:“小姐,我不吃人,你放心吧。另外,我不是女罗刹,我是佛郎机人,是红毛鬼,不是厄罗斯罗刹鬼。”

香菱:“……”

……

红楼春状态:连载作者:屋外风吹凉全文阅读

隆安三年,三世为人的贾蔷为保清清白白身,从虎狼之巢宁国府夺命而逃,从此,一名万年工科单身狗,又将迎来了他在红楼世界的秋天……群号:舵主一群:三七九,三零三,零七六(已满)舵主二群:七二九,八二一,六零五(已满)舵主三群:一零六,一八八,零七八零(已满)舵主四群:一一三五,五七五,三零六普群:七九三零,七零,六零六(加群前先在书友圈公众号的帖子“如何入裙”下直接回复QQ后四位;不留言回复后四位,不进行)手糊的红泥小炉上,一只圆口沙壶咕嘟咕嘟的翻涌不休。。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