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24.药神南河小说

24.药神南河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9-23 21:40:00
太极相生状态:连载作者:李怀初全文阅读

那个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久到连岁月都未曾记得我。它曾在时光中留下的不朽的一笔。可那终归,而已一场过去的的故事了。他是神王长子。她是鬼族公主。偏偏都是千尊万贵的人儿,可这日子,却过得天悬地隔。我同你一起,站在梨花树下,笑着仰视天际。…可我站在梨花树下,漠然俯览九洲万民。自你身去,我才明白了,这世间我最想也可以得到的到底是什么?也许,我一大早便明白了了,而已我始终不不愿意否认……纵然你如此无情地,我依旧希望能你过的高兴。希望能你也可以收获多幸福和快乐,那是惟独我给不了你的幸福和快乐……你是那幽暗世界的几道白,我是这光滑世界的几道黑。而我本幽暗距离创世神的消失,已经过去很久了。。

太极相生 精彩章节

我悻悻的走回刚刚的屋子,药神果然已经在那儿候着我了。

“…唔,我…”

“这里也没有外人,小师妹就不必再演戏了。”不知从哪儿取来的茶罐子,药神将原先的茶壶里的茶水尽数倒掉,为我重新烹了新茶。

“药神,好久不见!”

既然药神都看出来了,我也没什么好装相的了。左手轻抬,一个结界便设好了。整个药神谷,所有人生灵的活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我将脸上的面皮摘下,露出本来的容貌。随后用颇为彪悍的坐姿,坐在药神的右侧。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玉华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看了半天也没有认出我来。”说着,我眼神一直望着屋门。玉华早就出了药神谷了,我再感受不到她的气息了。

药神神色淡然,行动自如。倒是听了我最后一句,微微愣了一下。

后跟着我一道盯着屋门看,随即慢悠悠的开口道:“被元尊的药香薰染了上百年,魔族人对气息的感知,远胜过神族和鬼族,又有如何看不出呢?”

一听这话,我下意识的歪头,狠狠嗅了嗅自身。

没什么味道呀…

炉子内,火烧得旺盛,茶壶口不一会便升起腾腾的热气。

换上新的茶具,药神亲自为我沏了新茶。我刚拿起茶碗浅尝了一口,准备细细品品,就听到左侧传来了药神的声音:“两位神尊,都还好吗?”

我捧着茶碗,点点头。

下山之前,元尊嘱咐我时,说起了药神从前的事情。

今见他还十分关切两位神尊,也算得上有情有义,没有辜负了两位神尊对他的一片关心了。

火未熄灭,茶壶在炉子上,随着温度的升高,正在一遍遍的沸腾…

元尊说。

二十多万年前的择选,在那么多人鬼神魔的少年中,他第一眼就看中了药神。

哦,那时的药神,还不是药神。

他有自己的魔族名字,南河。

同为药师,虽然那时的南河年纪尚小,可难掩天资。

实力本不强的南河,利用自己的聪慧,在高手云集的第一轮中,存活了下来。

第二轮,也很是顺当的通过。

元尊十分欢喜的收下了此生第二个弟子,倾尽所有的传授他炼药之术。

几万年的时间过去,昔日的魔族少年,已经到了可以出师的程度了。原本弟子学成,便可自行下山,本不该再用原来的身份存世了,终生需得隐姓埋名的活着。

或许是从大一那时起,这条规矩便破了。

总而言之,两位神尊交出来的两个亲传弟子,都没有如此做。

后来的我,知道了这条规矩,想来,日后下山,我便是有心要遵守,只怕也不能够。

总之,今日的南河已非昨日的南河了。

创世神立下的规矩,凡是上神山弟子,出师之后,皆可以回山求一件事情,无论大小,做师父的都会替弟子实现。

当然有些事情,会超越生死,违背天道,改换命运。

元尊说,一开始,众弟子们都非常反对创世神如此做。可创世神却对众弟子说:

“世间万般,混沌使然……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轮回使然,生生不止。世人自以为世事皆掌握在自己手里,然天道既存,冥冥之中,万般自有定数……”

当日南河出师下山,并未遵从两位神尊之命。入世不过百年,四界皆知,魔族南河,师承上神山。炼药之术,凌然越于九洲一众药师之上。

自此之后,世间再无魔族南河。有的只是,上神山在九洲的化身,人鬼神魔,都备受推崇尊敬的——药神。

念及此处,我从腰间得福袋内取出元尊给我的布袋,转手递给药神。

“拿着,元尊给你的!”

药神接过布袋,神情凝重,带着十分复杂的情感,打开了布袋。

我心内自然是十分好奇的,可也不会无礼到看他人的隐秘,只瞟了一眼,里面装着的是一沓整理的十分齐整干净的字条。

也不知道上头写了什么,但瞧着药神的脸逐渐解冻,想来是于他有益的,我便不再多问了。

药神将布袋小心翼翼的收好后,背对着我启声道:“鬼王很好,彼妖也很好。骨平,也成长的越发有模有样,鬼族上下大小的事情,处理的很是妥当。蓝骑那边,我时常送东西,叫骨平转交给他,想来这些年,身体虽然不能和最初相比,却也不会太虚弱了。”

药神一直照应着两位哥哥,我自小是看在眼里的。大哥哥从小疼我们,我相信不会叫二哥哥再吃苦的。

“嗯。”

“下个月我要动身去趟鬼族,可有话带给你父亲?”

我摇摇头。

又不是以鬼族天凤的身份下山的,哪儿能带什么话?我捧着已然凉了的茶碗,继而呆呆的看着屋门。

药神很快明白了,转而略带兴味地问道:“东西既以送到,是马上折返,还是…”

感觉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了似的。

可我自小就对药神有种逆反心态:“当然是…好不容易下来一趟,不玩玩怎么能回去?”

在上神山的这些年,我早就憋坏了!

药神听我这么说,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作为师兄,还是得劝你。红尘滚滚,像你这样从小被保护的严严实实的小娃娃,最好还是早些回去,免得深陷世俗牵绊,再想回去…便难了…”

说者有心,听者无意。

当时的我,满脑子都在计划着,剩下的日子,该如何玩,完全没有听明白药神这番话里的深意。

多年之后,我独自一人在神族王城里,回想起过去的一切时,发现已经太迟,太迟了。

药神谷,我并未久待。

叨扰了两日。

临行前,药神见我神情伤感,似是想到了什么,继而托付我一件事。

前日,收到人族族王的信,说是人族那边爆发了一种怪病,同一个村子的人,症候都是相似的。且染病的人越来越多,死去的人不计其数。

信中注明了发病后的症状,以及扩散至的大概范围。药神很快配置出了丹药,这药炼制的方法并不难。在上神山时,我时常陪着元尊炼药,在药神谷亲自试了试。

“听说你去信,跟你二哥哥说,两位神尊十分宠你,看来是真的。想当年,你师兄我在上神山时,跟了师父后,战神他老人家,几万年见他的次数,十根手指头都掰的清楚!”药神将我炼制出来的,仍在散发着火气的丹药,置于掌心,细细的看着,可嘴里的话说出来,细品着,竟有一丝酸味。

至于给二哥哥的信里,说的那些话,不过是希望二哥哥不要再为我担心罢了…

这几日住在药神谷,我算是把我这位二师兄看得透透的。真真同元尊一个样子,整日里看着时正经的不能再正经了,可实际上,就是个话篓子。

不论是顺着还是逆着,总有一堆话在后面排队等着。

倒不如干脆别接话,可怜我的耳朵!

向药神告辞,走时福袋里塞满了药神要我务必带着的一堆仙药。我实在推脱不过,只好都装上。想着一路上若是遇见了需要的人鬼神魔,也可分给他们,也算是药神的一番恩泽。

“…出去之后,别玩儿过头了,早些回去,别让两位神尊挂念…”

“路上千万不能把这面皮摘了,让旁人看出你的身份…”

“有人问起你打哪儿来的,就报药神谷的名字,别让人欺负了去…”

“鬼族那边,我会照应的,不用担心…”

一日清晨,药神与我站在药神谷前头的木架前,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久。

我耐着十足的性子,听药神一句一句的说完,着实不易。

“师兄,我有件事情,一直想问你来着,怕今日错过,以后就难说了,不知师兄能否慷慨告之?”

“说。”

“我在冠云台上看九洲的时候,独独看不了药神谷。只见上方蒙了一层厚厚的黑雾,我怎么拨都拨不动,这是何缘故?”

药神看着我,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走的时候,药神问我:“一直都不肯说,想好要去哪儿了吗?”

我不回答,是因为——

那里,我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

太极相生状态:连载作者:李怀初全文阅读

那个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久到连岁月都未曾记得我。它曾在时光中留下的不朽的一笔。可那终归,而已一场过去的的故事了。他是神王长子。她是鬼族公主。偏偏都是千尊万贵的人儿,可这日子,却过得天悬地隔。我同你一起,站在梨花树下,笑着仰视天际。…可我站在梨花树下,漠然俯览九洲万民。自你身去,我才明白了,这世间我最想也可以得到的到底是什么?也许,我一大早便明白了了,而已我始终不不愿意否认……纵然你如此无情地,我依旧希望能你过的高兴。希望能你也可以收获多幸福和快乐,那是惟独我给不了你的幸福和快乐……你是那幽暗世界的几道白,我是这光滑世界的几道黑。而我本幽暗距离创世神的消失,已经过去很久了。。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