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专治不服小说

第22章 专治不服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0-11-22 22:42:10
雄起都市状态:连载中作者:阿刀全文阅读

原生家庭的伤害有多大,或者极度自卑怯懦,豪无充满自信;或者暴力成性,锒铛入狱;亦或划破婚姻,妻离子散;无数次痛彻心扉的感悟后,有的人,用一生来能治愈童年时代;有的人,用童年时代治父亲还爱酗酒,喝醉了就打我,没有任何理由;轻的时候拳打脚踢,重的时候拿凳子砸、拿绳子勒;母亲最开始还劝过几次,后来被父亲打怕了,她也变得麻木不仁,权当家常便饭。。

雄起都市 精彩章节

我确实没那么多钱,但我要赌一把,赌大师傅给我介绍的那人,蒋晴能给我借钱。

掏出手机,我直接拨通了蒋晴的号码;当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直直地看着我;看着这个穿着廉价西装,普普通通的大男孩,如何大变260万。

电话打过去,可尴尬的是,那头迟迟没人接;挂掉电话后,我重新拨号,徐大彪直接笑了出来!“孙子,别再装了!260万,就是把你卖了,恐怕也值不了这个价吧?”

他一开口,周围的流氓也跟着起哄:真是个装逼货,他见过这么多钱吗?

“少特么废话,赶紧陪我们老大睡一晚,兄弟们还想沾沾光呢!”

“喂,是我,现在遇到点事,260万没问题吧?好,我马上把账户给你发过去,行,谢谢了!”挂掉电话,我转头看向徐大彪说:银行账户给我!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傻眼了!

苏彩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你…你真借到了?

徐大彪慌张地咬着牙:你…你他娘的,到底从哪儿弄的这么多钱?

其实蒋晴,压根儿就没接我电话,但我要拖延时间,最好先把这帮人骗走再说。

毕竟我们时间不多了,政府项目的交货日期,还剩下不到4天时间;真耽误了,就是有钱,苏彩的厂子也办不下去了……

深吸一口气,我说:账户呢?赶紧给我!银行大额转账,手续繁杂,没有半天可办不下来。

徐大彪眼神闪烁着,突然又改口说:不是260万,是300万!你们拖了两个月,一个月违约金,至少50万!

“到底多少钱,你给个准数,我马上就打给你,决不皱一下眉头!”冷着眼,我盯着他问。

“就…就是300万,少一分都不行,不打钱,我决不让你们开工!”他心虚的看着我,眼神闪烁道。

明白了,他们压根儿就不是来要账的,而是故意阻挠我们生产,把政府项目搅黄。

“说说吧,你到底收了沈佳丽,多少好处费?我们出双倍价钱!”只有这个解释,最合理。

“呵,口气不小,那我就实话实说,沈佳丽答应,只要把你们这次的项目搅黄,她会让我往佳丽服装厂,入2%的股。”徐大彪斜着眼,抱着胳膊又说:兄弟,你们省省吧,沈佳丽可不好惹,被她盯上,你们早晚得完蛋。

听完这话,我趴在苏彩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她皱着眉,又很纠结地点了点头说:徐总,我们蓝蝶纺织厂,愿意拿10%的股份,抵偿欠你们的钱。

“啥?苏总,你是在开玩笑吗?你们这个破厂,说不准哪天,就黄个屁的了,还想把我的300万套进去?我徐大彪没文化,但不是傻子!”他甩着脸上的横肉,满眼不屑!

“那你到底答不答应?给个准话!”我斩钉截铁道。

“不答应!我还告诉你,老子就是个流氓,就要把你们的项目搅黄;有本事,你们可以报警啊?”他往路边一坐,直接耍起了无赖。

我知道,他们不怕报警;抓了他们,还会有流氓小弟来;一波接一波,就是不会让我们好好生产,这是社会无赖惯用的伎俩,我在监狱里经常碰到,警察也拿他们没办法。

“那好,徐大彪,你确定不拿我们厂,这10%的股份,对吗?”我冷笑道。

“对!老子要真听你们的,我就把你们厂所有的厕所,拿舌·头舔个遍!”他一拳砸在草坪上,掷地有声地说。

我点点头,再次拨通号码,而且还打开手机喇叭说:安德鲁,现在“将军灰”的方子,只有我一人持有,你那边怎么说?

一听我主动打电话,安德鲁都惊呆了!“陈,只要你愿意卖,我们出550万英镑,当天就转账!”

我紧捏电话,看着徐大彪,又说:安德鲁,你没听明白我的话吗?现在这个方子,只有我一人持有!宋家,已经失去使用权了!

“600万英镑!陈,这是我们最高报价,你要明白,一个方子能卖到这个价钱,已经超出想象了!”安德鲁既紧张,又死咬着牙说。

“那我再考虑考虑吧!”说完,我挂掉电话,再次盯着徐大彪说:知道什么是“将军灰”吗?那是一个染布方子,现在归苏总的公司持有!

徐大彪直接傻了,拍着屁·股忙不迭地站起来,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

“我们厂10%的股份,你知道值多少钱吗?整个公司的估价,大概在……”转头看向苏彩。

“一千万左右。”苏彩抿着嘴,看我的眼神里,带着浓浓的赞许和崇拜。

“对,厂子估价1000万,方子估价6000万,加起来是7000万的价值!刚才只要你答应入股,你的300万,瞬间就会变成700万!而且等政府项目宣传开来,厂子里有了融资,你的股价还会连翻再涨,几乎是躺着赚钱,比高利贷还要暴利;可是你,错过了!”

“哥,哥我错了!我徐大彪,是出了名的傻·逼,您可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这个混蛋,到底是混迹社会的无赖,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刚才怎么听说,有人想让我们苏总,去宾馆聊天?难道是我听错了?”我皱眉看着他。

“哥,我徐大彪是吃屎长大的,一说话就满嘴喷粪,没熏着你跟苏总吧?我一会儿回去就刷牙!”他舔着大脸,特一本正经地说。

“不是要舔厕所吗?我们厂里的厕所,可够脏的;哦对了苏总,听说咱们厂,从昨晚就停水了,厕所一直没冲吧?”转过头,我朝苏彩问道。

“噗嗤!”她轻轻打了我一下,憋着笑,直接把头转到了一边。

“舔!只要您答应让我入股,我马上去舔!”他一把拉住我胳膊,无比迫切地说:陈哥,您知道干我们高利贷这行,风险大、名声臭;之所以答应沈佳丽,我就是想改过自新,找份正经工作!你们都是文化人,就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吧。

我指着苏彩说:你别问我,你得问苏总,她才是老板。

徐大彪直接跪在地上,满脸堆笑道:苏总,以后您让我徐大彪往东,我绝不往西!

苏彩皱了下眉,又用目光询问我;我知道,让这种流氓做股东,那简直就是引狼入室;可目前,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

长舒一口气,我说:做了股东,就要为公司服务;要是有人,再来厂里闹事,你们该怎么办?

徐大彪立刻起身,拍着胸·脯说:谁敢闹事,老子宰了他!

“那好,在公司生产期间,厂里的安保工作,就全权交给你了;真要出了事,影响生产,股权立马收回!”看着他,我不容置疑道。

雄起都市状态:连载中作者:阿刀全文阅读

原生家庭的伤害有多大,或者极度自卑怯懦,豪无充满自信;或者暴力成性,锒铛入狱;亦或划破婚姻,妻离子散;无数次痛彻心扉的感悟后,有的人,用一生来能治愈童年时代;有的人,用童年时代治父亲还爱酗酒,喝醉了就打我,没有任何理由;轻的时候拳打脚踢,重的时候拿凳子砸、拿绳子勒;母亲最开始还劝过几次,后来被父亲打怕了,她也变得麻木不仁,权当家常便饭。。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