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二股东夺权小说

第28章 二股东夺权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0-11-22 22:42:12
雄起都市状态:连载中作者:阿刀全文阅读

原生家庭的伤害有多大,或者极度自卑怯懦,豪无充满自信;或者暴力成性,锒铛入狱;亦或划破婚姻,妻离子散;无数次痛彻心扉的感悟后,有的人,用一生来能治愈童年时代;有的人,用童年时代治父亲还爱酗酒,喝醉了就打我,没有任何理由;轻的时候拳打脚踢,重的时候拿凳子砸、拿绳子勒;母亲最开始还劝过几次,后来被父亲打怕了,她也变得麻木不仁,权当家常便饭。。

雄起都市 精彩章节

第二天,我和苏彩刚到公司,楼下大厅里,就排满了人。

这些都是厂里的工人,他们有的兴奋、有的紧张,有的手里紧握着,用报纸包裹的现金。

“家里的存款,都取出来了,以后一定好好干,公司好了,咱们才能挣更多钱!”

“是啊,你们家还有存款,我都是借了亲戚朋友的,以后就是拼命,也不能让公司赔钱!”

“我连老母亲,存的5000块棺材本儿,都拿出来了……”

我和苏彩一路穿过人流,到了办公室后,苏彩仰着头,深深吸了口气说:陈默,我真不知道咱们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公司万一干赔了,该怎么跟这些工人交代啊?

我的心情也很沉重,肩上更感觉到了一股,沉甸甸的责任;厂里200多号员工,把身家性命都压给我们了。

“姐,身上若无千斤担,谁会拿命赌明天?!放心吧,现在不是最坏的时刻,正相反,大家团结一心,聚力发展,正是咱们蓝蝶,最好的时刻!”我压着心里的激动与惶恐,强制自己冷静说。

“哎!既然同意他们入股,那就全力以赴吧。”她深深吸了口气,坐到办公桌前说:陈默,这几天,除了那个不靠谱的“买地皮”之外,我发现你挺有能力的;你老实告诉我,将来你真愿意,留在我这个破公司里发展吗?

我真诚地点着头, 抿嘴看着她说:姐,不管将来怎样,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她的脸颊微微一红,似笑非笑说:干嘛?还赖上我啦?

我羞涩地低下头,说实话我暗恋她;但就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是这样,公司目前,还缺一个常务副总的职位,你虽然年轻,但脑子灵活;我想等今天下午,董事局开会的时候,把你推荐上来;现在,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姐,你的意思是,二股东今天下午回来?”深吸一口气,我正想除掉他呢。

“他回来,你高兴个什么劲?难道你真是二股东派来的啊?”她斜着眼睛,憋着笑说。

我说:姐,公司融资,最大的两个难点,就是你家亲戚和二股东那些人;现在你家亲戚的事解决了,剩下的,只有二股东,所以我想挤掉他!

苏彩摇着头,又拿头绳,把长发挽起来说:很难,这回二股东出差,就是想找帮手,把常务副总的职位占了;然后再伺机,将我排挤出公司。所以今天下午的董事会,你要做好应战准备,争取把副总职位拿下,知道吗?我能指望的人,只有你了!

我重重地点头,姐,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上午苏彩,忙着跟销售部门开会,我则直接下车间,检查工作情况。

虽然厂子里没钱,但好在还有库存原料;只要把这些坯布,染成“将军灰”卖出去,公司的流动资金,就能转起来了。

到了中午,苏家那帮亲戚来了;现金200万,外加股权转让协议,都是我一手操办的;苏彩故意没来,她说自己不愿看到,那些亲戚的嘴脸了。

这件事解决后,公司算是彻底跟这些,六亲不认的亲戚切割了;而剩下的,就是二股东。

下午三点钟,苏彩带我进会议室的时候,里面早已经坐满了人。

“哟,苏总,这些日子我不在公司,真是辛苦你了!”

说话的这位,年龄40多岁,一身西装,梳着大背头,眼神沉稳而不乏狡猾;他应该就是二股东,马总。

苏彩因为年轻,不是太会圆滑世故,再加上公司危难之际,二股东却跑到外面,找帮手对付她;因此对马总,自然没有任何好感。

“都坐吧,今天的董事会,有两个事要宣布。”苏彩冷着脸,压根儿都没瞧马总一眼。

众人落座后,苏彩清了清嗓子说:第一件事,就是欢迎咱们公司,新晋的董事会成员徐大彪,和工人股东代表张工。

讲到这里,苏彩斜了马总一眼说:马叔,对于董事会的人事变更,您没什么意见吧?

“呵,小苏总这是哪里话,厂子是老苏总创办的,您作为接·班人,我自然服从安排。”马总很尊敬地笑着,又立刻说:既然大家都没意见,咱们就进行第二项吧!

“好,第二个议题,就是公司常务副总,人事任命的问题。我作为董事长,有优先推荐权,对吧?!”苏彩很干练地说。

“当然,但是苏总,您要明白,您只是拥有‘推荐权’;具体的任命,还是要拿实力来说话的。”牵扯到核心利益,二股东顿时针锋相对。

苏彩转过头,自信地看了我一眼说:我推荐的人是陈默,这几天,陈默的表现,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从政府采购,到车间生产,还有股权纠纷问题,都是他凭一己之力化解;所以这个职位给他,大家没意见吧?

张工和徐大彪他们,自然没意见;但跟二股东坐在一起的那帮人,却瞬间闹了起来。

“陈默是什么学历?咱也不知根知底。”

“就是,那么年轻,毛都还没长齐吧?”

“董事长年幼、不顶事就罢了,常务副总再弄个毛孩子,厂子不得黄个屁的?”

不堪入耳的话, 飘荡在整个会议室里;我上前一步,站在苏彩旁边说:马总,您要推荐谁,直接说出来吧;孰优孰劣,比比不就知道了?

马总眼眉一挑,很虚伪地夸奖我说:到底是英雄出少年啊,好好培养几年,或许真能堪当大任;对了,听说“将军灰”的方子,是你的?

他的消息还真灵通,我点点头,他紧跟着又说:苏总,您真要推荐这小子,来竞争“常务副总”的位置?

“没错!马总,您请的高人呢?也出来和大家见见吧。”苏彩的语气里,倒是对我自信满满。

“这个好说,但我有个前提;如果这次,我的人输了,我马长波会立刻交还,手里25%的股权,然后退出公司。”马总虽然一脸微笑,但话却绵里藏针。

“那如果我输了呢?”苏彩微微皱了下眉。

“这个更好办,您还我25%就可以了!”

分明地,这是夺权!

如果苏彩输了,割让25%的股权,那二股东会一跃成为“大股东”!

“苏总,如果你信得过我,就答应他!咱们,跟他赌!”咬着牙,这是二股东的机会,同样也是我们,将他踢出公司的机会!

雄起都市状态:连载中作者:阿刀全文阅读

原生家庭的伤害有多大,或者极度自卑怯懦,豪无充满自信;或者暴力成性,锒铛入狱;亦或划破婚姻,妻离子散;无数次痛彻心扉的感悟后,有的人,用一生来能治愈童年时代;有的人,用童年时代治父亲还爱酗酒,喝醉了就打我,没有任何理由;轻的时候拳打脚踢,重的时候拿凳子砸、拿绳子勒;母亲最开始还劝过几次,后来被父亲打怕了,她也变得麻木不仁,权当家常便饭。。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