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明知是圈套小说

第29章 明知是圈套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0-11-22 22:42:13
雄起都市状态:连载中作者:阿刀全文阅读

原生家庭的伤害有多大,或者极度自卑怯懦,豪无充满自信;或者暴力成性,锒铛入狱;亦或划破婚姻,妻离子散;无数次痛彻心扉的感悟后,有的人,用一生来能治愈童年时代;有的人,用童年时代治父亲还爱酗酒,喝醉了就打我,没有任何理由;轻的时候拳打脚踢,重的时候拿凳子砸、拿绳子勒;母亲最开始还劝过几次,后来被父亲打怕了,她也变得麻木不仁,权当家常便饭。。

雄起都市 精彩章节

那一刻,苏彩无比认真地看着我,我也自信地看着她。

我虽然没念过大学,但在监狱四年,在那个心无旁骛的地方,我在大师傅和众位老师的引导下,几乎如饥似渴、宛如炼狱般的学习!

只因大师傅一句话:你要想改变命运,就得拿出比别人,多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如果你连努力都拼不过人家,更何谈跟人家拼“家世”、拼“关系”?

“好!把你的人叫过来吧!常务副总的位置,必须要由陈默来坐!”那一刻,苏彩颤着红唇,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等等苏总,我话还没说完。”马总赶紧打断,眼神十分狡猾道:这个赌约生效前,必须把“将军灰”的方子,纳入到公司资产里。

我似乎明白点儿什么了,看二股东的意思,他似乎是冲着“方子”来的。

苏彩猛地揪住我衣服,似乎想劝我不要赌;毕竟那个方子的价值;能顶六个蓝蝶纺织厂。

见我们犹豫,二股东立刻又说:小苏总,我知道您一直想,把我从公司里除掉;现在机会就摆在面前,可千万不要退缩啊?!

“马长波,你少给我来激将法!这方子是陈默的,我做不了主。”苏彩气得瞪了他一眼,手依旧揪着我衣服,暗示我放弃。

“小伙子,你的事儿我都听说了,千里迢迢跑来帮苏彩,你肯定是喜欢她吧;现在这个机会多好?只要你帮苏彩,将我挤出公司,那丫头还有什么理由不爱你?为了爱情,值得一搏!”马长波阴笑着,我又岂能看不透,他这点小伎俩?

长舒一口气,我轻轻拨开苏彩的手说:好,马总,我跟您赌!

苏彩立刻说:你疯了啊?一旦输了,公司,还有你的方子,咱们可就都没了!

我厚着脸皮一笑说:姐,冲冠一怒为红颜嘛!我从小就没当过英雄,今天怎么也得男人一次。

“你男人个屁,不准答应!”她竟然直接站起来,抓着我胳膊说。

“苏总,那您的意思,就是陈默没资格担任,公司常务副总裁了?”马长波又是一笑,如果不赌,更是正中他下怀。

我转头看着他说:谁说不赌?马总,如果我猜的不错,您合同都拟好了吧?赶紧拿出来,咱们签字吧!

听到我答应,即便稳如老狗的马长波,也是猛地站起来,无比激动道:合同在这儿,我这边已经签好了。

“你傻啊?这明显是个局,你为什么非要往里钻?”苏彩急得都要哭了,我又怎能看不出是圈套呢?

手里转着笔,我一边看合同,一边问:马总,到底是谁跟我竞争,让他站出来吧;没见到人之前,这合同我不能签。

他点头一笑,直接拿手机,发了条短信;不一会儿,一个长相斯文,戴着金边眼镜,十分器宇轩昂的男人,步伐沉稳地走进了办公室。

那一刻,整个会议室都静了,苏彩的脸色,更是惨白如纸。

“学…学长?”

“彩儿,好久不见!”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超帅,出奇地帅!

身上有一股社会精英阶层,独有的气质!

他在苏彩旁边坐下来,扶了扶金丝眼镜,很有魅力地一笑说:彩儿,给我写了7年情书,后来怎么不写了?

那一刻,苏彩的脸上,竟莫名地浮现出两朵红晕,羞涩地低头说:后来毕业了,家里一团糟,就没心思想别的事了;学长,您…怎么来了?

他靠在椅子上,特高傲地扬起下巴,看着我说:受人之托,我是为“将军灰”而来的;当然,你不要担心,即便你输了,我也会留下来,陪你一起,发展你母亲的厂子。丫头,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永远陪着你。

听到这话,苏彩的眼睛里,分明掠过一丝惊喜,但又眉头紧皱地站起来,拉着我胳膊说:陈默,别比了,天耀学长做咱们的常务副总,我还求之不得呢!

这句话,却瞬间刺穿了我的心!深吸一口气,我克制着情绪问:为什么?就因为你们是老相好?就因为他长得帅?因为你…喜欢他?

“不…不是的!你比不过他,更不知道他有多厉害!”苏彩攥着我胳膊,盯着我说:他的智商高达160,更是我们高中,唯一一个拿全额奖学金,到国外留学的人!而且这些年,他一直都在知名外企工作,你拿什么跟他比啊?!

“彩儿,不用劝了,他肯定会跟我比的;这是男人的尊严问题,你劝也没用!”这个叫天耀的男人,有些慵懒地看着我说。

“陈默,听话,咱不比;天耀哥真加入了公司,他也会帮我,不会帮马总的;咱们这座小庙,有了你和天耀哥两个大佛,将来肯定能发展的很好。”苏彩抿着红唇,特激动地看着我。

“彩儿,不是两尊大佛,而是一山不容二虎!陈默是吧,我不欺负你,你擅长什么,咱们就比什么吧;销售、策划、营销?还是经济、管理、技术?”

我他妈还就没见过这么狂的人!说实话,我被激怒了,但愤怒不代表失去理智;深吸一口气,我淡淡地看着他说:是宋家?还是安德鲁?

他倒是光明磊落,直接坐直身子说:我和安德鲁,供职于同一家公司;这么说吧,今天你无论成败,马长波的股份,都会交还给苏彩,主动退出公司。

“不是!王耀天,咱们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帮你下套儿拿方子,你帮我赢股权,你不能出尔反尔!”那一刻,马长波吓得汗都出来了。

“我们公司,会给你五倍的补偿,所以现在,请你闭嘴!”王耀天说完,马长波的脸色,瞬间转悲为喜!

“陈默,开始吧,拿你的方子,跟我赌苏彩;赌输了,我会离开。”他无比淡定地说。

紧捏着拳头,我把头缓缓转向苏彩,我没有勇气告诉她,我喜欢她;所以我只能问:姐,你喜欢这个男人,是吗?

她沉默了,头压得很低,最后唯唯诺诺道:我现在不想谈个人问题,只想把公司发展好。

明白了,对于女人来说,不回答就是最好的回答;而我这样一个普通、平凡的男人,又怎能跟眼前,这个一身光环的帅哥比呢?

长舒一口气,我说:姐,这次我赌定了!毕竟无论输赢,马长波都会离开,这样你的公司,也算步入正轨,我也算报恩了!还有江北那块地,我是以蓝蝶公司的名义买的;不出一年,它绝对会升值,这算是我留给你,最后的礼物吧。

“你什么意思?!”下一刻,苏彩猛地仰起头,紧紧抓着我胳膊问。

“姐,我要走了,赌完,我就离开……”

雄起都市状态:连载中作者:阿刀全文阅读

原生家庭的伤害有多大,或者极度自卑怯懦,豪无充满自信;或者暴力成性,锒铛入狱;亦或划破婚姻,妻离子散;无数次痛彻心扉的感悟后,有的人,用一生来能治愈童年时代;有的人,用童年时代治父亲还爱酗酒,喝醉了就打我,没有任何理由;轻的时候拳打脚踢,重的时候拿凳子砸、拿绳子勒;母亲最开始还劝过几次,后来被父亲打怕了,她也变得麻木不仁,权当家常便饭。。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