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洗澡忘拿睡衣小说

第20章 洗澡忘拿睡衣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1-04-08 21:34:43
隐情婚约:娇妻放肆爱状态:连载中作者:舞墨羽全文阅读

蓄谋已久五年,一夕成亲,她我以为甜蜜幸福生活将要就,哪明白:新婚回门,他家长辈不刻意故意刁难,男人冷眼旁观:“你自求多福!”这即使了,工作也管她?企图被抓到厉氏当总裁帖身助理林倾雪愁容满面的躺在床上,倏然,床头上手机震动。。

隐情婚约:娇妻放肆爱 精彩章节

这三年一个人独住惯了的她,在这一声提醒之后,浑身僵住。

三年前的厉陌年,也是这样催促她,虽然是在电话里,但那股熟悉感是不会变的……

发现她不为所动,厉陌年走到她面前,把她手机夺走,瞥了眼屏幕上的八卦新闻,又冷不丁的打量了她一眼,“今晚你是华锦城上下最幸福的女人,你应该感到开心才对。”

连厉陌年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总是在凌傲晴面前表现得格外自恋,不过这已经成为了两人化解尴尬的有力武器。

“应该是人人想要诛杀的对象吧!”凌傲晴瞪了厉陌年一眼,起身走向了浴室。

拧开莲蓬头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忘了拿睡衣进来。

在浴室里找了个遍,依然没瞧见有浴袍之类……刚刚换下的衣服,已被她浸泡在了水中。

一种崩溃感在心头碾过,她怎么不淡定的时候,竟做出些没头脑的事儿呢。

这下该怎么办,总不能衣不蔽体就出去吧?

现在才九点,厉陌年要休息的话,也没这么早,难不成要在浴室里等到他进卧室?

为了打发无聊时间,她来来回回洗了好几遍,身上都快洗脱掉一层皮了吧。

四十分钟过去,凌傲晴站在浴室门前侧耳倾听,想要听听客厅里有没有动静。

“好了吗?”凌傲晴刚站在浴室门前,厉陌年醇厚的嗓音就在门外响起。

“呃……好了……”要不要让他帮忙拿一件睡衣给自己?

“把门打开一点,我把睡衣给你递进去。”正犹豫着,厉陌年扫去了她心里的纠结。

“好!”凌傲晴显得无比激动,拿到睡衣后,立马反锁了了门。

原本以为是自己的睡衣,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厉陌年的……

有总比没有的好,人家再怎么说也搭救了自己一把,再挑三拣四就是她的不对了。

她身材高挑纤瘦,不过穿上厉陌年的睡衣,整个人显得瘦弱矮小起来。

“怎么不把头发吹干?”赤脚踩在地毯上,悄无声息的她准备偷偷溜回卧室,结果坐在沙发上的厉陌年一抬头,就瞧见头发湿漉漉的她猫着身子正准备回卧室。

凌傲晴顿住脚,抬头,尴尬的笑了笑,“卧室里有吹风,我马上去把头发吹干。”

厉陌年丢下手里的商业杂志,挺拔的身姿朝她走来。

“我订了明天一早的飞机,飞往的城市是与华锦相邻的桐城。”

“那么多去处,为什么偏偏选择桐城?”凌傲晴的内心充斥着抗拒,跟着隐隐作痛起来。

厉陌年的理由很简单,说旅游结婚本就是个幌子,如果留在国内,不用大费周折。

她赞同厉陌年的想法,不过不能接受去桐城,“如果是图便利,G城也行啊,算起来离华锦更近一些。”

“我们必须去拜见一下她。”厉陌年眼眸深沉,语气里有着让人解读不透的神秘。

“她?”凌傲晴不清楚厉陌年口中的那个她到底是谁,只是想到去桐城,整个人变得心神不宁起来。

她与桐城最大的联系就是在那座城市念了四年大学。

凌傲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她想不明白厉陌年为什么非要去桐城蜜月结婚,以他这种不凡的身份,再怎么说选地也应该在国外吧?还有他口中的那个“她”到底是谁?

难道厉陌年是因为当年她说的那句话?

凌傲晴突然记起大学毕业的那段时间,不少毕业生选择毕业后就结婚,当时她和厉陌年手牵手漫步在桐大,路遇正拍婚纱照的同学,当时她就嚷着以后结婚也要回桐城……

唉,管它是不是呢,现在她是凌傲晴,他找他的回忆,与她何干!

翌日。

“昨晚没睡好?黑眼圈那么重。”她从卧室里出来时,厉陌年已经着装整齐,一身剪裁合宜的白色衬衫的他,成熟优雅气质下,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

“有些认床。”她尴尬的笑了笑,接着去洗漱。

凌傲晴知道厉陌年一旦做了决定,没有更改的可能,她只好调整自己的心态,接受他的提议,和他一起回桐城。

从华锦飞往桐城一小时不到。

“陌年,这儿。”与厉陌年从机场大厅出来,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朝厉陌年打了一声招呼。

“这位是?”男子倚靠在银色保时捷车门的身子站直了些,发现厉陌年身旁的凌傲晴时,不由产生了疑问。

“我的太太凌傲晴。”厉陌年语气淡然的回答。

对面的男人似是被惊到,蓦地摘掉墨镜,用挑剔的眼神看着凌傲晴。

凌傲晴只是无心的一瞥,惊诧的目光定格在对面的男人身上。

“傲晴,这是我的好朋友郑晨。”

果真是他!三年不见,他成熟了不少。

只不过厉陌年以前和郑晨的关系不怎么好,现在竟称之为朋友。

“陌年,我一直以为没了她,你会青灯古佛一辈子,这悄无声息的结了婚,也太惊悚了吧?”彭晨揶揄厉陌年这些话的时候,疑惑的眼神一直围绕在凌傲晴身上。

厉陌年之所以与彭晨认识,全是因为林倾雪。

郑晨和林倾雪除了是同学关系,另一层关系是郑晨一直喜欢林倾雪,即使后来林倾雪有了厉陌年,他心里依然只有林倾雪的存在。

“上车吧。”对于郑晨的打趣,厉陌年也只是笑笑而过。

一上车便直驱墓地。

“陌年,你带她来这,是不是有些不妥啊?”彭晨压低声音,有些顾虑的问厉陌年。

虽然是有意避过凌傲晴,不过她还是听见了。

一下飞机就直奔这里,难不成这里下葬的人对厉陌年来说很重要?

正狐疑着,厉陌年就手捧一束百合,递到她手中,“跟我来。”

凌傲晴懵然跟过去,走到墓碑前,看到墓碑上的照片时,她的心猛然一击,眼球胀大,有些无法相信视线内的一切。

照片上的女孩笑得清纯可人,眉眼间全是不谙世事的天真,不是别人,是遇害前的她,林倾雪。

厉陌年蹲下身,伸手轻触着照片上的人儿,那轻柔的举动,如同手捧宝物一样。

原来在厉陌年心里,她早已离开这个世界。

也对,三年前的那场灾难,让曾经的一切面目全非,容貌尽毁的她,身上早已没了林倾雪的影子了。

她收起脸上的震惊神色,蹲下身,把新鲜怡人的百合花轻放在墓碑前。

“陌年,你看?”郑晨瞧出凌傲晴脸色不对劲儿,如同发现新大陆似的,“我怎么从她的眼神里看出迷人的憎恶感。”

虽然眼前的这个女人算得上是林倾雪的情敌,不过不得不承认她身上的气场很足,长相也格外出众。

“傲晴,走吧。”厉陌年喊她。

没想到他喊自己的名字时,这么的自然。

如此说来,难不成她也要称他“陌年”?

想法一出,浑身竖起了鸡皮疙瘩。

午饭过后,厉陌年给凌傲晴安排在酒店,叮嘱她休息下,说接下来的几天都会在这座城市度过。

“那你呢?”见厉陌年是要出门去,难不成把她单独留在酒店?

她并没有黏人的意思,而是下意识地产生了好奇心。

“我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我想单独走走。”厉陌年面无表情的说。

明显要撇开她的意思,她识趣儿的应道:“好吧,正好我也需要个人空间。”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厉陌年离开的背影,她从他身上看到了一股落寞。

这个城市对他而言,有太多关于他们的回忆。

厉陌年走后不久,房门便敲响了。

“厉太太,郑总在酒店大堂等您。”

正好关于当年的事情她也想了解,郑晨主动找她,自是欣然前往。

酒店大厅,一身黑色西装的郑晨看见凌傲晴之后,朝她招了招手。

有那么一刹,凌傲晴有些恍惚。

如果没有三年前的那场变故,她和郑晨之间依然是友达之上恋人未满的关系吧。

“陌年把你独自一人扔在这儿,有没有觉得委屈?”郑晨刚招呼凌傲晴坐下,重磅的问题就炸了过来。

凌傲晴淡定的笑了笑,“他故地重游,自然有很多回忆要追逐,如果能够让他心情放松,何乐而不为呢?”

她没想到自己回答得竟然如此得体大度,暗自在心里面给自己鼓起了掌。

郑晨看她的眼神里闪烁出诧异的光芒,跟着试探性的问了句:“对于陌年的过往,你清楚吗?”

凌傲晴知道自己在郑晨眼里,是突然冒出来的怪物,而且这个怪物还把厉陌年给拿下了,他不震惊才怪呢。

“谁都有过往,我不需要清楚。”不是不需要清楚,是她就是当事人。

“今天你见到的那个女孩,她是陌年最爱的人。”郑晨紧盯着凌傲晴,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

“是吗?那挺好的呀,说明他很痴情。”她表现得很淡定,其实心里已经掀起了波澜。

“你就没有一点儿嫉妒?”郑晨对她的表现感到吃惊。

这个郑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凌傲晴知道郑晨是带着为林倾雪打抱不平的心态,她的任何表态,也不见得会让郑晨满意吧。

“我为什么要嫉妒一个死了的人?”她轻言反问。

郑晨瞬即被噎住,许久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很抱歉,这些问题我本来无权过问的,不过倾雪是个好女孩儿,只是她的离世,太让人痛心了!”郑晨的语气免不了一声遗憾。

凌傲晴攥住手心,紧接着问:“我倒是很好奇她是怎么去世的?”

“是一起车祸……”郑晨的脸上笼上了一层悲伤,抿了抿下唇,无不难过的说:“他们都说倾雪死了,可陌年不相信,他说倾雪还活着!”

“如花一般的年纪,没受什么打击的话,一定不会轻易奔赴死亡那条路吧。”为了不让郑晨在她的话中听出端倪,她故意装作不知情的胡说八道。

隐情婚约:娇妻放肆爱状态:连载中作者:舞墨羽全文阅读

蓄谋已久五年,一夕成亲,她我以为甜蜜幸福生活将要就,哪明白:新婚回门,他家长辈不刻意故意刁难,男人冷眼旁观:“你自求多福!”这即使了,工作也管她?企图被抓到厉氏当总裁帖身助理林倾雪愁容满面的躺在床上,倏然,床头上手机震动。。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