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07 千万莫对枯井坐小说

007 千万莫对枯井坐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5-14 14:10:07
大神带我绝境求生状态:连载作者:明杲全文阅读

“你管这叫游戏?”“黄泉游戏。”“……”这是一个社恐少女被男神带成坑逼的故事。格调雅致的日料店里裹着寒气。。

大神带我绝境求生 精彩章节

众人闻声,朝后院涌去。

后院,

一个女人站在枯井前,鞋底到双膝处都有被淤泥浸透过的痕迹,手里托着一坨散发着腐臭的不明物体,仔细看,依稀能辨认出四肢和五官。

与同伴惊悚的表情不同的是,女人脸上挂着温馨的笑容,连鼻子也带着笑纹,只是她的眼神空洞无采,像极了一潭死水,整个人看上去诡异极了。

女人小心翼翼地将那坨不明物放在井沿上,用温和的声音哄道:

“你乖乖的,我马上带你回家。”

紧接着一转身,直直朝着自己同伴走去。

“桑、桑落……”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眼里写满了惊惧,磕磕绊绊地朝后退着。

女人的动作在今日格外地迅捷,一个喘息的功夫就揪住了同伴的衣领,利落地抽出了他腰间别着的短刀。

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同伴的脸,惊惧、颤栗、难以置信一触迸发。

过来凑热闹的花衬衫眉头一紧,立即上去要救人,被余尔雅一个箭步追上薅住衣领,扯了回来。

下一秒,女人一把推开了同伴,手里握住刀慢慢地走回井边。

蔡琰警觉地皱了皱眉,用疑问的眼神看向何策。

“死了。”何策没看她,只淡淡的说道。

蔡琰立刻熟练地背过身去。

裴欢一脸疑惑地看了看两人,还没想明白这场对话的意义,

就看着那女人反握尖刀捅向自己腹部,双手使劲往上一剌,鲜血涌溅。

衣物被划裂了一条奇长的口子,大敞开来,露出了狰狞的伤口,内里的脏器不断地往外流坠。

裴欢一把捂住口鼻,瞳孔震动,吓得叫都叫不出声来。

女人没有立即倒下,像是没有痛觉一般,扔下刀,轻柔地捧起不明物,细语呢喃:

“我这就带你回家。”

说完,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不明物往自己腹内塞去,塞好后双手按住裂开的皮肉,直直栽倒在地。

裴欢受不了了,转身蹲下开始呕吐起来。

女人的同伴瘫坐在地上,情绪崩溃,眼里充斥着恐惧与绝望:

“怎么会这样!我们只是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她就像突然变了个人一样!不!是鬼上身!对!是鬼上身!

八境有鬼!八境有鬼!人怎么可能跟鬼斗!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

男人的情绪崩溃到了极点,猛地站起身来,朝一旁的柱子狠狠撞去,顿时脑瓜崩裂,血浆飞溅,又倒下一个。

众人的脸色沉重得如千斤石坠,没有人说话,只有一片的呕吐声。

“被吓着了?”

耳边传来何策的声音。

秦姮从震骇中回过神来,先做了个深呼吸——她已经不自觉的屏息很长时间了,有些缺氧。

然后才发现自己的手死死地抓着他的手腕。

慌乱地松开手,看着羊脂玉似的皮肤上被自己留下了一片红印,懊恼地说了句抱歉。

何策垂目瞥了自己手一眼,冲秦姮笑了笑:“没事。”

“你也别怕。”何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抚道:

“这种事,以后你还会遇到很多。”

秦姮:“……”

她觉得自己的后颈更凉了。

……

不过,她确实对这个世界有一点适应了。

看到这种惊悚的场面后,她没有像之前那样大脑空白,神经麻痹,而是神思逐渐清明。

秦姮的目光越过何策,落在桑落的尸体上,她终于想起那坨不明物是什么了——

一个还未完全成型的婴儿。

女人,婴孩,囚困,生产手术,在她脑海里勾勒出了一个大致的形状。

蔡琰扶起近乎崩溃的裴欢,瞥了一眼一脸阴郁的林烨,冲何策挑了挑眉:

“热闹也凑完了,走吧。”

……

饭桌上。

“燕燕,怎么就你跟阿城回来了?小徐他们呢?”青姨皱眉问道。

入境时叽叽喳喳朝气蓬勃的“旅游团”,才过了一日就少了大半的人,剩下的个个灰头土脸,死气沉沉,早已没了刚来时的神采。

燕燕端起桌上的白酒一饮而尽,红着眼瞪向青姨:“我真不知道你把那些蠢货招进来,是想害死谁!”

要不是需要男女同行,她绝不会将阿城带走,从“抢消息”三个字出来,她就知道这群人无药可救了。

阿城心有余悸地将今天发生的事讲了出来,精神崩溃地捂着脑袋道:

“青姨,我真的能活下来吗?这里跟以前不一样!一点也不一样!”

青姨听完后,脸色青白变幻,手里紧紧攥着杯子,迟迟没有动作。

自从她过了第五境后,她总爱去一、二境结识新人,哄他们跟着自己越境,用他们去排除具有危险的错误选项,五境之后,她用一堆新人的性命给自己铺了一条顺畅的道路。

为了让新人更依赖顺从自己,她带新人从来没有好好教过生境的规则。

可她万万没想到,八境和之前截然不同,那些行差踏错的人坑害的范围不再限于自身——

陈石等人换宿,害死了同宿的其他人。

桑落自杀前,会走向同伴。

若不是燕燕机灵,难保不会被小徐等人拽进村民房里,或是直接死于情绪激烈的同伴手里。

……

所以她也无法保证,这些新人在误触禁区后,不会过来捅她一刀。

当初的探路石一下子成了累赘,青姨心里五味陈杂,眼底的阴冷愈发浓郁。

……

“老余,你怎么吃这么少啊?”

一天里目睹了这么多惨死的尸体,大家都没什么胃口。

花衬衫夹了一截肠子放进余尔雅碗里:

“来,吃个肠儿,跟今天那女的身体里流出来的一模一样。对了,你说今天那五具尸体都哪里……”

话还没说完,花衬衫的脖间就被抵上了一把短刀。

余尔雅狠厉道:“余商颂,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我吃我吃!”花衬衫将肠子夹回了自己碗里,脖间的刀一挪开,他便碎碎念道:

“老余,你这心理素质不行啊,你看那俩新人!”

余尔雅蹙眉望过去。

裴欢眼里泪花闪烁,吃两口饭,泪水就往下滚,抹抹眼泪,又往嘴里塞东西,腮帮子一直鼓鼓的,看上去食欲不错。

不过裴欢本人表示:她心态已经崩了,但她想在死前吃个饱饭。死在绑匪手里和死在这里的区别,大概就是这里有饭吃,有床睡,她不能白来!

秦姮还是吃得慢条斯理,眉眼舒展了许多,仿佛在经历了各种惊悚场面后,她的精神反而更松弛了。

余尔雅收回目光,看向辛爷,问道:

“辛爷,你说背叛者和背叛者能出现在同一个境内么?”

辛爷面色如常:“我从没遇到过这种状况,但也不无可能,万事慎重。”

辛爷说完,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突然看向嬉皮笑脸的花衬衫,注视片刻,道:

“也许,他们本身就很适合这里。”

大神带我绝境求生状态:连载作者:明杲全文阅读

“你管这叫游戏?”“黄泉游戏。”“……”这是一个社恐少女被男神带成坑逼的故事。格调雅致的日料店里裹着寒气。。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