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降猫妖小说

降猫妖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5-14 21:42:54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状态:连载作者:染指红颜倾城笑全文阅读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 精彩章节

这时,猫妖也看向了张伯文,只见张伯文穿上了司夜给师父准备的道袍,手中拿着一柄桃木剑,别说,还真像是个降妖除魔的道士。

张伯文一脸淡然,神游物外,脚下踏起天罡北斗七星步。只见他左脚拖地向前趟,顿时林中起了风,三人一猫都有些吃惊,司夜是最吃惊的,难道二师兄一直是深藏不露的高人?这么多年不显山不露水,是在扮猪吃老虎?就在司夜还在疑惑不解时,张伯文已经踏出第二步右脚再拖地向前趟。此刻,破旧的木门突然倒地,吓得三人一惊,猫妖更是一下跳出三米远。就在众人等着张伯文踏出第三步时,张伯文却站在那不动了,他静静闭上眼睛。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师兄,你干嘛呢?”司夜终于忍不住问道。

“师弟,那个,那个天罡北斗七星步第三步,往哪踏?”张伯文问了司夜这么一句,房间内安静了足足三秒,王涛噗嗤一声笑了,随后感觉现在的情况笑不合适,又憋了回去。

猫妖一听大怒,向着张伯文脖子抓来。

“卧槽。”张伯文叫了一声,但猫妖的速度实在太快,他已经没办法躲避了,本能的将桃木剑往身前一挡。

“师兄。”司夜想起身帮忙,可胸口的伤口这么一扯,又撕裂开来,司夜疼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心啊。”陈真璨和王涛也喊到道。

猫妖见张伯文被自己吓的愣在原地,心里窃喜,爪子如同利剑向着张伯文刺去,可爪子离张伯文脖子还有不到十厘米的时候,张伯文手中桃木剑金光一闪,猫妖顿时炸了毛,准备收回手去,可为时已晚,桃木剑一道剑影劈下,等众人反应过来,猫妖的一只手已经被劈下。

猫妖恶狠狠的看着张伯文“你这桃木剑哪来的。”说着猫妖使用妖法将被砍下的手重新接上。

张伯文看着手中的桃木剑,回想起十五年前下山,师父将此桃木剑给了自己,本以为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桃木剑,应是师父留给自己的念想。没想到这把桃木剑居然如此厉害。

“妖孽,看剑。”张伯文一下子信心大增,提着桃木剑便向猫妖刺去。可猫妖实在是太灵活了,张伯文刺了几次都让猫妖躲了过去。张伯文呢,毕竟上了年纪,累的气喘吁吁,猫妖见状,朝着张伯文就扑了过来。

“等,等等。”张伯文累的气喘吁吁说到。

“等你大爷,你当我是那些二逼反叛吗。”猫妖一爪抓向张伯文。

“卧槽。”张伯文顿时慌了,踉踉跄跄的往后逃,可刚迈步,就被猫妖抓住了屁股,顿时一阵剧痛从屁股上传来。疼得张伯文汗毛都竖了起来。张伯文也怒了,回头就是一剑,猫妖刚刚吃了桃木剑的亏,这次特意留了一手,见张伯文转身一剑挥来,它立马跳开。

张伯文吃了一脚,脸朝下趴在了地上,满头冷汗,司夜见状赶忙焦急的问“师兄,你没事吧。”

张伯文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大爷的,她把我痔疮戳破了。”

猫妖得意的笑了笑,又打量起现在唯一还站着的两人,先看了看王涛,看他那傻样,猫妖不屑一顾,又看向陈真璨“该你了。”说着猫妖向陈真璨飞扑过去,陈真璨举起手枪就准备射击,猫妖嘴角露出阴笑,空中的猫妖幻化出了五个一模一样的分身,陈真璨也吃了一惊。连开三枪,打掉的只是三个分身,就当陈真璨准备开第四枪时,猫妖已经扑到面前,陈真璨被扑倒在地。猫妖不给陈真璨喘气的机会举起手向着他的胸口抓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咚”的一声,木棍敲击硬物发出的清脆响声。猫妖回头一看,原来是王涛拿着一根木棍砸在了自己脑袋上,这一举动虽然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王涛见猫妖瞪着自己,咽了咽口水,对着猫妖脑袋又是一击,木棍是曾经用来关窗的,百年过去,早就被虫蚁蛀空,这一击,木棍应声而断,王涛一愣“呀,你看,断了。”王涛尴尬一笑。转头就跑。

“你给我死。”猫妖发怒了,拿起身边断裂的木棍向着王涛投去,司夜连忙打出一张爆裂符。可还是慢了一步,虽然爆裂符将木棍后半段炸开,使笔直朝着王涛头部飞来的木棍偏离了原先轨道,可猫妖的这一投使用了妖力,木棍还是朝着王涛背部刺去,木棍的断裂处狠狠刺进了王涛的身体。

“璨子,好疼。”王涛看着自己插着木棍的腰部,鲜血从伤口流出。说完这一句,便倒在了地上。

“涛子。”陈真璨看着自己的兄弟被猫妖打中,现在生死未知,眼睛通红心中一股无名火起,一拳将猫妖打飞出去“你个混蛋。”还没等猫妖站起来,发怒的陈真璨一把将她拎起朝着木屋的石板墙上撞去,一声巨响,陈真璨居然拎着猫妖将石板墙撞穿了。

张伯文忍着剧痛趴在地上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师弟,师兄对不起你。”

“没事,就当我倒霉,摊上你这么个不靠谱的师兄。”司夜也坐了起来靠在墙上。

“不是,我是说这降妖除魔的,忒危险了,感觉给你和康康的报酬少了。”

“呸,呵呵,师兄知道就好。”司夜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要这次能活着回去,就给你和康康涨工资。”说完,张伯文把玩着手里的烟盒,想分散注意缓解屁股上的疼痛。玩着玩着,烟盒里一枚古币滚了出来。

“我靠,我怎么把这东西给忘记,师弟接着,快请师父上身,干死这丫的。”张伯文一拍脑袋,把古币扔给了司夜。

陈真璨这边,猫妖见这人疯了,对着陈真璨手上就是一抓,想让陈真璨吃痛松手,自己好挣脱开,可没想到陈真璨吃了她一记,并没有松手,只是狠狠咬着牙,一手抓着她,一手举起枪对着猫妖胸口连续按着扳机,一枪,两枪,五枪,六枪。子弹已经打没了,陈真璨还在疯狂按着扳机。虽然妖猫不会被子弹打死,可这么挨了几枪,也是不好受,她一巴掌张扇向陈真璨的脸上,这一记有着猫妖的妖力,陈真璨就如同被黑熊扇了一掌,整个人倒飞出去,摔在地上还滚了几圈,如果不是常年特训,这一巴掌下来,陈真璨至少要晕厥过去,可即使受过特训,此刻的陈真璨也已经站不起来了。猫妖摸着自己的伤口,居然被打的流血了。

猫妖怒了,她双手一握,在她周围的树枝便飘浮了起来。陈真璨苦笑“涛子,看样子我要来陪你了。”

“万法自有天定。”破旧的木屋里传出司夜的声音。猫妖和陈真璨都看向屋内。

“三顺自有法随。”司夜手中打着手诀,从木屋里走了出来。

猫妖见状,将飘浮起的树枝对向了司夜,手向着司夜一指,树枝如同一支支箭锋利的箭飞向司夜。

“法立吾身,天道三顺。”司夜还在念着口诀,当树枝飞到司夜面前,被一层火墙挡住。树枝顷刻间被焚烧的干净。

“真火起,万妖灭,妖猫,你可伏法。”司夜一声大喊。

“回头,我何错之有,为何回头,去死吧。”猫妖也不保留了,瞬间背后长出了九只尾巴,也变成了一只高有两米,身长五米的黑色山猫,嘴里喷吐着黑色雾气,在它脚下的花草碰到雾气,立马枯萎。猫妖张大嘴巴,猛吸一口气,向着司夜喷出黑色雾气,雾气如同黑色巨龙气势汹汹扑向司夜。

“焚妖诀,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司夜一张黄符打出。猫妖四周突然窜出数百道青色火焰,如同天网一样将猫妖围在中间,而猫妖喷出攻击司夜的黑色雾气也瞬间被青色火焰驱散。猫妖试图用爪子撕开这真火组成的监牢,可刚碰到火焰,她便感受到一股来自灵魂的疼痛,猫妖大惊,这青色火焰居然可以对灵魂造成伤害的。这如果压下来,自己肯定魂飞魄散。

“小道士,小道士,等等,我知道错了,你就饶我一命吧。”

“你作恶多端,我怎能饶你。”猫妖又变成了女子。

“冤枉啊小道士,我这些年可没做过什么大坏事呀。”猫妖继续求饶。

“没做大坏事,呵呵,十年前你在藏仙村偷走四名儿童,吃了他们的心脏,被本道撞了个正着,你作何解释。”此刻的司夜身上有两个灵魂,一个自己的,一个师父的,现在与猫妖对话的便是师父。

“靠,原来是这个,当初偷小孩的并不是我,而是一个人贩,他偷了小孩,在这木屋里休息,他拆散人类幸福的家庭,死不足惜,我便将他杀了,吃了正是他的心脏,当天中午我便送那四个儿童下了山。”

“此言当真?”司夜身体里的世尊似乎陷入了沉思,细细回想,当年,他路过藏仙村,听见有村民哭泣,便上去询问,得知是村里有三户人家的孩子丢了,村民说好像看见有人进了山,他便一个人进了山,当时是早晨,等到了晚上才找到木屋,一进木屋便看见猫妖在吃着一颗心脏,现在想来,那颗心脏的大小,也应该是成人的。

他收起了焚妖诀,猫妖这次松了一口气。“既然这样,是贫道我错怪你了,你走吧,日后不可伤人。”张世尊对着猫妖说到。

“走,我能去哪?现在房子也被你们拆了。”猫妖指了指已经岌岌可危的木楼。

“这是贫道的错,既然如此,你就跟着我两个徒儿出山吧,他们都是有大机缘之人,若你跟着,日后兴许也能成就妖仙。”张世尊想了想说到。

“那,那好吧。”猫妖揉着自己的手臂,一脸受气包的样子。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状态:连载作者:染指红颜倾城笑全文阅读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