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初会女鬼小说

初会女鬼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5-14 21:42:56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状态:连载作者:染指红颜倾城笑全文阅读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 精彩章节

办公室内,陈千雪徐徐道来。

“四个月前,北群大厦换了负责人,这本来没什么,可我们这一层收到大厦的通知,要涨房租了,从以前的每年二十万一年涨到三十万一年,很多公司都不服,纷纷拿出当初签的合同协议书,上一代负责人为了感谢我们这些第一批入驻的公司,签的合同上有条就是五年内不会涨我们房租,可新的负责人觉得现在换了人曾经的协议便不算数了,后来这事还闹到了法院,法院是公平公正的,原先合同依然有效,两年内不得涨房租。”陈千雪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嗯,这结局不是挺好的?”司夜适时问了一句。

“对,本来我们也这么想的,大不了等两年后我们换个地方就是了,可问题就出在两个月前交完今年的房租。”陈千雪叹了一口气。

“是开始闹鬼了吗?”司夜问道。

“是的,交完房租两天后,隔壁灵蝶传媒有个女员工反应,她晚上加班,在洗手间的镜子里看见一只身穿白衣的女鬼,那女鬼脸上没有五官,灵蝶传媒的那名女员工当场就吓晕了,刚开始大伙都没在意,全当她是工作压力大,产生了幻觉,而且后来经过医生诊断,那名女员工有精神类的一些疾病,为此灵蝶传媒的老板还给她放了三天假。”陈千雪的手不由自主的捏成了拳头。

“可后来,陆续有员工反映在厕所看见了女鬼,这引起了我们十七层的恐慌,我们几个老板一商量,所幸请个道士来做做法,道士来了,一连做了三场法事。还在洗手间贴满了黄符。”陈千雪说着指向走廊尽头的洗手间,虽然隔着很远,可司夜还是隐隐约约能看见洗手间贴着黄色的符篆。

“那女鬼没解决吗?”司夜问道。

“自从道士做了法事,十七层就平静了一个星期,大伙都松了一口气,以为没事了,可就在一个月前,还是隔壁灵蝶传媒,另一个女员工在加班的时候,死在了公司,后来法医来鉴定,是被吓死的。从那天起,灵蝶传媒第一个搬走了。”陈千雪说到这,叹了一口气。

“那既然女鬼都是晚上杀人,那你们为何不禁止加班。”司夜问道。

“我们虽然害怕,可这房租都交出去了,按照合同是不能退还的,所以都硬着头皮继续在这工作了。但和你说的一样,从那天起十七层就都不加班了,员工们上厕所都选择去楼下十六层解决,可即使这样,半个月前,还是出事了,那天晚上六点,各个公司都准备下班了,可17-3的那家外贸公司传出一声尖叫,等我们到场时,都被吓了一跳,他们公司的销售经理死了,和之前的员工一样,是被吓死的。从那天起,十七层的公司一家家搬走,直到今天,只剩下我们北群教育一家了,昨天我也给教员团队放了长假,这两天我也准备搬走了。”陈千雪叹了一口气。

“叶道长,你们有办法解决的对吗?”陈千雪带着哭腔问道。

“陈小姐,这我可能......”司夜正打算拒绝,女鬼已经杀了人,那说明她现在至少也是个厉鬼,司夜虽然可以对付厉鬼,可自己也肯定不会太轻松,甚至如果这只女鬼有什么特殊能力,自己很有可能解决不了。

陈千雪见司夜欲言又止,以为是想和自己谈报酬“夜道长,你放心等你把女鬼给收了,我会给你们五万做报酬。”

随后又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一沓钱“这里是五千,夜道长是给你们的定金。”陈千雪将钱递到司夜面前。

“我们可能会麻烦一些,但肯定能胜任。”周康康没等司夜回答,一把将陈千雪手里的钱接了过来。

北群大厦门口“死胖子,你知不知道这事有多凶险,这次可是厉鬼,稍不留神咱俩都要GG。”司夜踹了周康康一脚,这周康康实在是太不知死活了,什么钱都敢拿。

“五万块呢,叶子,我可是为你着想啊。”周康康也不管苦瓜脸的司夜数着手里一沓钱。

“为我着想?,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司夜气乐了。

“叶子,你想想啊,就文叔那抠搜劲,平时都是他给咱接活,雇主给个一万八千的,文叔给咱俩多少?五百,你再看看今天,咱俩自己跑业务,光定金就五千。”周康康甩了甩手里红红的票子。

司夜不语,周康康见司夜不说话了,又趁热打铁“按照咱以前的收入水平,什么时候能实现财富自由?再说过两天,山上的师侄们要来上大学了,你也答应你大师兄要照顾好他们,你这做师叔的不得尽地主之谊?请吃饭啥咱先不说,小钱,上大学,手机电脑这些他们要用吧?这可是大钱,他们有钱买吗?没钱,靠文叔?别想了,你跟了他十年了吧,他送你的手机啥牌子?苹果十四!现在大学生爱攀比,到时候拿个山寨手机去学校,多丢人。”

周康康就如同小恶魔一样,在司夜耳边诱导着司夜,司夜也被周康康说动了,他脑补出二张师侄和唐瑶拿着师兄给买的苹果十四进了学校,被人嘲笑的场景。

“别说了,胖子,今天晚上咱来会会这女鬼。”司夜拍了拍周康康。

“这就对喽,来叶子,这三千给你。”周康康说着从五千里抽出三千递给司夜。

司夜接过钱“我师侄们要来了,你不应该也意思意思吗?”司夜瞅着周康康塞进口袋的两千。

周康康如同便秘一般,不情不愿拿出还没捂热乎的两千,从里面点出六百“一人两百,就当给晚辈们包红包了。”

司夜接过钱“敞亮啊胖子,我先替师侄们谢谢你啦。”

道士香烛店内“哟,小家伙们回来了?事情怎么样了。”张伯文躺在躺椅上问道。

“晚上去会会那女鬼。”司夜说着就在店里翻找起晚上要用的东西。

“哦,那价钱谈得怎么样?”张伯文问道。

“一万,八千。”司夜和周康康一起回答,司夜说一万,周康康则说八千。两人先是一愣,随后“八千,一万。”这次换司夜说了八千,周康康说一万。

张伯文乐了“嘿,那到底是八千还是一万啊?”

司夜赶忙瞪了周康康一眼“哦,师兄啊,是这样的,本来我开价呢是要一万的,可谁想,我去上个厕所的功夫。这小胖子就被人家三句两句说的自砍两千,你也知道周康康这人吧,嘴笨。”

“是吗,我感觉康康平时挺机灵的呀?”张伯文看向周康康,周康康连忙点头“叶子说的对,我嘴笨。”

张伯文坐来起来“我知道了。”张伯文突然一脸严肃,两人一惊,心里第一反应便是自己的谎言被揭穿了。

“哼哼,以为我没看纸条吗?”张伯文说道,两人面如死灰,完了,张伯文这老狐狸肯定是打电话确认过了。

“那纸条上的雇主叫陈千雪,一听就是个女生的名字嘛,康康你是不是看人家漂亮,所以人家两句好话,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告诉你啊,你这不好,喜欢一个人没错,叔不反对,但是工作上不能儿女情长,知道吗?男人有时候要狠一点,对自己也好,对别人也罢,这次就算了,不许有下次啊。”说完,张伯文又躺下了。

“是,是。”两人一脸黑线,真佩服张伯文这想象力,不过他这么想也好,不用自己死无数脑细胞编谎话了。

晚上的北群是一座不夜城,街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让人看花眼,车来车往的街道上,各种品牌服装店放着喧闹的歌曲,人来人往的小巷里,各色的地方美食已经出摊老板卖力的吆喝着,司夜与周康康在小巷里随便吃了些东西便打车来到了北群大厦。

六十多层的北群大厦各个楼层都亮着灯光展示着他的价值与地位。“司夜,怎么十七层也亮着灯呀?”周康康不解的问,按道理现在十七层已经搬空了,唯一还在的陈千雪,也趁着天没黑,已经离开了大厦。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司夜走进了大厦。

“两位先生,请问......”还没等保安说完,司夜拿出陈千雪之前给的一张门禁卡“保安大哥,你忘记了?我们早上刚来过呀。”

保安先是一愣,随后说道“十七层,晚上不太平,你们还是别上去了。”司夜一笑“谢谢提醒,没事,我们就是来解决这事的。”

“唉,这么年轻,可惜了。”保安见两人还是进了电梯,不禁感到惋惜。

司夜两人到了十七层,整个楼层都亮着灯,可却不见一人。“走,去洗手间看看。”司夜走进了洗手间。

“叶子,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呀?女洗手间要不要也检查一遍?”周康康开了阴阳眼在男洗手间走了一圈一无所获,走到门口对司夜说道。

司夜在水池边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胖子。”

“咋了?”周康康也走了过来看着镜子里,可他什么也没看见,一脸问号。

“我帅吗?”随后司夜哈哈大笑,看向周康康。

周康康张大嘴巴,颤颤巍巍指向镜子。“不是吧胖子,我虽然很帅但你也不用这么吃惊吧?”

“帅,帅你大爷。不不不,不是。”周康康说话都语无伦次了。

司夜看周康康情况不对,收起了笑容,立马转头看向镜子,只见镜子中有一只女鬼,正在梳着头,女鬼没有五官,司夜这些年也算是阅鬼无数,恐怖的鬼也没少见,可这么冷不丁出现一女鬼他也被吓了一跳,但短暂的惶恐就,司夜回过神来,毫不迟疑抽出一张黄符向女鬼打去。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状态:连载作者:染指红颜倾城笑全文阅读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