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能杀影子的只有影子小说

能杀影子的只有影子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5-14 21:42:56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状态:连载作者:染指红颜倾城笑全文阅读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 精彩章节

黄符打在女鬼身上,女鬼却毫发无损,女鬼继续梳着头发。司夜退后两步,心里很是不解,他打出的可是阳雷符,虽然不是很强,但即使打在鬼将身上,也能让其掉一层皮,可眼前这只女鬼最高也就只是厉鬼程度,为什么阳雷符打上去连听个响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女鬼也不梳头了,慢慢从镜中爬了出来,周康康被吓得连连后退“尼玛,贞子啊?”

司夜则是注视着女鬼,女鬼并没有理睬二人,爬出镜子后,走到洗手台前,从洗手台的柜子中拿出一碗饭来,她拿起饭做着吃饭的动作,可她却没有五官,饭自然是吃不下去的,那场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血食?这女鬼难道是被人召过来的?胖子,你先撤出去。”司夜说道。

“那,那你呢?”周康康虽然被吓得不轻,可见司夜让自己跑,他却一动不动。

“你先走,这鬼本体不在这,我法术对她没用,你先退到电梯去,我马上就来。”司夜背对着周康康,周康康总感觉现在的司夜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那,那你小心。”说完周康康还是跑向了电梯,周康康能清楚的听到洗手间传出打斗声。

就当周康康准备按下电梯下楼键时,他犹豫了,周康康想到和司夜这些年一起并肩作战,虽然曾经遇上的鬼怪都是一些普通的鬼魂,没今天这个女鬼危险,可自己怎么能遇上危险就扔下司夜一个人跑了,周康康狠狠一跺脚,又跑回了洗手间。

“叶子,你大爷的,我怎么能抛弃你一个人跑了呢,我可是你康爸呀。”周康康喘着粗气对司夜说道,司夜回头对他笑了笑,可还能等司夜说话,司夜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只见一直手从司夜背后穿入从司夜胸口穿出,等那只手缩回去后,周康康能从司夜的胸口能看见他背后的女鬼。

周康康愣住了“司,司夜。”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大喊一声,跑了上去抱住司夜

“胖子,快走,你不是她对手。”司夜用最后的力气对周康康说道,然后便没了呼吸。

周康康失声痛哭,他后悔为什么要叫司夜接这单,司夜明明说了这单太危险了,是自己见钱眼开害死了司夜,女鬼此时不停颤动着身体,虽然发不出声音,但周康康能感觉到她是在狞笑。

“你怎么敢杀了他的,他,他可是司夜啊,他怎么会死啊。”周康康苦笑着站了起来摇摇头。

“既然这样,那我只能不顾一切,杀了你了。”周康康掏出一张金色符篆。咬破舌尖,但他用力过猛,舌尖被咬了一道大口子血流不止,他也全然不顾,用手在嘴边抹了一些鲜血,涂在了金色符篆上,顿时金色符篆发出耀眼的金光,周康康死死盯着女鬼。

“你给我死吧,呵呵。”周康康已经疯了,他癫狂的大笑起来。

“不是杀不死你吗?我可不信。”周康康看向了倒在地上的司夜。

周康康手里不停,打出上阴献命诀,这是用来请阴神的,即使是上古的大能,也能请上身,但请神者最低也是要付出生命做代价。

“有请三顺道第一代天师徐......”周康康本想请三顺道的祖师爷上身,但想了想反正都要死了,索性请更厉害些的。

“有请地府十殿阎王一殿秦广王上身。”周康康说完,顿时阴风四起,整个楼层仿佛变成了阿鼻地狱,百鬼同哭,万鬼哀嚎。

女鬼见状,似乎是被吓到了,没想到周康康会这么拼。

“怕了吗?呵呵,有请十殿阎王二殿楚江王上身。”瞬间周康康的气场都变了,他身上散发出丝丝的阴气都已经有了实质。

“还没结束呢,有请十殿阎王三殿宋帝王上身”等周康康再睁眼,眼里只剩下了眼白,而且在其背后的形成了虚空之眼,虚空之中能隐隐约约看见三尊阎罗王虚影。

“有请十殿阎王四。”可还没等周康康说完,他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周康康已经到了极限,一般人别说请阎王上身了,请一个厉害些的鬼将都有可能立马爆体而亡,周康康一下请了三位,即使杀了女鬼,他自己也会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请不动了吗?符起,急急如奉阴神敕令。”周康康大喊一声,随后,从他背后虚空中传出一声威严不可抗拒的声音“跪下。”

声音在整个楼层回荡,女鬼颤抖着跪了下来,周康康一指指向女鬼,背后一股无形却又能撕裂一切的力量传出,朝着女鬼袭去,女鬼本能的用手去挡,可双手还没碰到那股无形的力量,瞬间就被撕裂,女鬼也随之湮灭,这时,周康康手中的金色符篆也燃烧起来,他也像泄气的皮球,一头栽在地上,刚刚那地狱的场景也消失不见。

“叶子,我替你报仇了。”周康康看着倒在自己旁边司夜,眼中流下泪水,慢慢的他闭上了眼睛。

“胖子,醒醒,吃饭了。”周康康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还好你醒了,怎么叫都叫不醒,还以为你挂了。”此时的司夜才松了一口气。

周康康揉了揉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在处于一个广场,而北群大厦就树立在后方,周康康认了出来,他现在在北群大厦前的北群时代广场。

“叶子,咱是挂了吗?”周康康看了看司夜,随后在司夜的手臂上掐了一下。

“卧槽。”司夜回手就是一巴掌。

周康康被打的一言不发,突然号啕大哭,司夜以为自己下手重了“啊,那个胖子,你不是这种爱哭的人呀。”

“疼,叶子原来我们没死啊,太好了。”周康康原来是喜极而泣,一把抱住了司夜。这时刚好有一对小情侣走了过来,看见两个男的抱在一起,都露出鄙夷的目光,急匆匆走了。

“咦,胖子你抽什么风。”司夜一把将周康康推开。

“叶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看见你不是死了?”周康康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

“我们先入为主了,以为只是单纯的女鬼作恶,可就在那只女鬼吃血食的时候,我似乎想明白了,现在咱们准备些东西,去证明我的猜想。”

在回去的路上,周康康讲了之前发生的那一切。

司夜噗嗤笑了“胖子,虽然你讲的故事很感动,但拜托你想象力不要这么丰富好嘛?还请十殿阎王,你现在请个我师父都能让你立马见阎王,那是女鬼有看透人心弱点的本事,并且让你陷入了幻境。”

“啊,这样啊,那我什么时候陷入幻境的。”周康康这才反应过来。

“你进电梯的时候吧,等我进电梯就发现你跟个木头一样,站那一动不动了。”司夜说道。

“那也太真实了吧,叶子你刚刚说我连你师父都请不动?那你给我这符篆干嘛呀?”周康康从口袋里拿出那张金色符篆。

司夜拍了拍周康康突然严肃起来“等咱们遇到打不过的怪了,你能请个厉害点的大神,然后你爆了,溅他一身血。”

周康康以为司夜在说的是真的,有些不能接受,可司夜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靠,死叶子,你大爷敢骗我。”

等二人再次回到北群大厦,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司夜带着一只公鸡一碗饭和一面镜子走进了大厦,保安这次并没有在大厅,应该是回保安室了。

“叶子,咱准备这些东西干嘛?”刚到十七层,周康康迫不及待问道。

“先去外企公司和那个传媒看看,证明我的猜想。”司夜走进了传媒公司转了一圈,又到外企公司转了一圈。司夜有些疑惑“不应该呀,难道警方把东西带走了?”司夜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洗手间。

“什么带走了?”周康康问道。

“你把鸡杀了,把鸡血倒进饭里。”司夜对周康康说道。

周康康抱着鸡,有些无从下手,长这么大,他还没杀过鸡呢。

“瞧你那熊样,还是让我来吧。”司夜说着将鸡抱了过来,他拿起刀却也迟迟没下手。司夜也没杀过鸡。最后,公鸡在两人之间闲庭信步,两人则是蹲在那大眼瞪小眼。

“叶子,我看要不今天就算了,咱回去睡觉吧,明天在弄。”周康康打了个哈欠。

司夜可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他一咬牙,拿起匕首在手心就是一刀,顷刻间鲜血便流了下来。司夜拿起碗在手心下面盛鲜血。

“卧槽,叶子你要不要这么拼。”周康康顿时睡意全无。

“嘿,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司夜说的轻松,可还是倒吸一口凉气。[space]

做好血食后,司夜将镜子放到了饭前,大概过去三分钟,出现了让周康康大吃一惊的一幕,只见之前看见的那只女鬼从镜子中爬了出来,捧起饭来,却无法食用。

“叶,叶子。”周康康大吃一惊。

“果然,我猜的没错,这根本不是女鬼的本体,这只是通过镜子传出来的影子,因为不是本体,所以符篆自然对她没有。”司夜说道。

“有人在洗手间,外贸公司和传媒公司做了和我现在同样的事,引来女鬼的影子,借助女鬼吓死了那两人,而且我们都低估这只女鬼了,她的影子都能让胖子你进入幻境,她的本体至少是鬼将级别。”司夜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话。要知道如今别说鬼将了,厉鬼都是万里挑一的存在,除非这是有人在养小鬼。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周康康也有些吃惊。

“替我护法,打败影子的只能是影子。”司夜点燃一只白色蜡烛,随后拿着一张蓝色符篆坐在了蜡烛旁边,司夜的影子立马出现在了墙壁上。司夜念起离身咒,他的影子居然站了起来,周康康瞪大眼睛,看向司夜,司夜还是坐在那一动不动。影子却走向了女鬼,就在离女鬼还有一米的时候,蜡烛的光照不到那,司夜的影子仿佛被玻璃挡住,走不过去了。

司夜的影子指了指蜡烛,又指了指女鬼,周康康秒懂,将蜡烛往前移了移,影子对着周康康竖了个大拇指,周康康感觉有趣,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像是在看皮影戏。

只见影子拿出一张符篆,对着女鬼背上贴去,女鬼这次有了反应,背上顿时冒起黑烟。女鬼扔下饭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司夜的脖子抓去。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状态:连载作者:染指红颜倾城笑全文阅读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