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影鬼小说

影鬼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5-14 21:42:58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状态:连载作者:染指红颜倾城笑全文阅读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 精彩章节

司夜还是低估了女鬼的实力,女鬼被金光符打中并没有想象中魂飞魄散,她忍着剧痛撕下了背上的符篆,一个闪身便掐住了司夜的脖子。描述起来似乎很久,可现实中女鬼这一套动作下来不到一秒钟。

司夜心里暗暗叫苦“靠,这些妖魔鬼怪怎么都喜欢掐人脖子。”司夜被掐的快要窒息,连本体的脸都变成了猪肝色,司夜指着白色蜡烛,周康康赶忙将蜡烛移开,瞬间被女鬼掐着脖子的司夜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司夜本体的脸也慢慢恢复了正常。

可还没等司夜喘口气,女鬼瞬间又来到了司夜背后,抓起他的脖子,将司夜像拎小鸡仔一样举了起来。

司夜欲哭无泪,这女鬼就不能换个招数吗。又连忙示意周康康将蜡烛移开。还好他与周康康配合这么多年,早就有了极高的默契,司夜刚被拎起,周康康就将蜡烛移开。就这么拎起,移开,拎起,移开。周康康居然有种在玩游戏的错觉,控制着司夜躲避女鬼的追杀的他噗嗤一声笑了。

就这么重复了大概四五次,女鬼又一次闪身到了司夜背后,准备掐司夜脖子的时候,司夜冷不丁往后打出一张紫色符篆,“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爆”司夜心里默念。

紫色符篆威力非同凡响,就在女鬼要碰到司夜的一霎那被炸飞出去,双手也被紫色符篆的金光打散了鬼气,无力的垂了下来。

司夜得意的笑了,心里想着“看你还怎么掐我。”

这时,女鬼不动了,没有五官的脸对着司夜,司夜能感觉到女鬼在凝视着自己,“是要放大招了吗?”司夜心里想着,可现在的司夜并不怕女鬼的幻境鬼术,本体手中的蓝符就是为了破她幻境的准备的,司夜就站在那看着女鬼,他也想知道自己内心有什么弱点,是给了他生命没见过的父母,还是将他辛苦养大的师父。

一眨眼的功夫女鬼消失了,司夜再抬头一看,自己居然在青城山后山之上,这里百花盛开,花丛中不时有蝴蝶飞舞,在这美如画的地方司夜看见了他的竹屋。

“我的弱点在是竹屋里吧?”司夜打开了竹屋“相公,你回来了。”开门的瞬间,一位女子跑了过来,投入了司夜的怀里,司夜也本能的一把将她抱住。“嘿,这幻境还挺逼真,居然还能闻到女子的发香。”

司夜低头想看看这女子是谁。可刚看了一眼,司夜就傻眼了。

“唐,唐瑶?”司夜不敢相信,自己的弱点居然和唐瑶有关。

就在此时,女鬼阴笑着出现在了唐瑶背后,对着唐瑶脖子掐去。可还没等女鬼掐到唐瑶脖子,司夜本体打出一个破镜诀,蓝符瞬间燃烧冒起青色火焰,司夜也从幻境中醒了过来。

司夜的影子坐在了地上,陷入沉思,“难道我对唐瑶那小妮子有意思?不应该呀。”此刻的司夜全让不顾一旁的女鬼,反正现在的女鬼已经没办法对自己产生威胁了,司夜的脑海中浮现出唐瑶那倾国倾城的模样,似乎也想通了,男人嘛,谁能不喜欢漂亮的女生呢?何况唐瑶还属于漂亮里拔尖的存在。

女鬼见司夜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破了自己的幻境,甚至如此无视自己,自己再不济也是个鬼将,她怒了,头转向镜子。

顿时阴风四起,镜子里慢慢又爬出一只女鬼来,她是影鬼的本体,有着五官,等她的头爬了出来时,与司夜搏斗的影子也有了五官,就算司夜现在是影子状态也感受到鬼将降临传来的威压,他看向了镜子里的女鬼,司夜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司夜本来是想先解决影鬼的影子,再解决她的本体,可谁知这影鬼居然不按常理出牌。

“小道士,你成功惹怒我了,竟然能逼我的本体前来,你很好。”女鬼的影子阴恻恻看着司夜,嘴里不停喷吐着黑色的鬼气。

司夜连忙指向蜡烛,周康康点了点头将蜡烛给灭了,蜡烛被灭,司夜的手动了动,随后回归了本体。

“她本体来了,准备跑路,胖子。”司夜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胖子往洗手间外挪去。

“想跑,呵呵,你们也太天真了,哪怕我现在让你们先跑五分钟,我也能瞬间找到你们,把你们撕碎。”女鬼的本体上半身已经全部爬了出来,影子的双手也能动了,说着女鬼往洗手间门口吐出一口鬼气,洗手间的门口立马有一层黑色的雾气围绕,司夜向门口打出一张破邪符,破邪符还没碰到大门就被黑色雾气吞噬。

“胖子,看这样子,今天咱俩可能走不掉了,怕不怕。”司夜拿出身上最后一张紫色符篆问道。

“怕也没回头路了,听你的,溅她一身血。”周康康也拿出了金色符篆。司夜回头对周康康一笑,两人已经准备好拼死一搏了。

就在这一触即发之时,镜子后面走出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喂,小鬼将,我要是现在把镜子打碎,你是不是就魂飞魄散了。”声音好听清脆,似乎又是能勾人魂魄的魅音。

女鬼转头看向那名女子,女子蹲了下来,抚摸着镜子,对女鬼微微一笑。她笑得很好看,可落到女鬼眼里却好似地狱的判官,宣布着自己的死刑。女鬼对着女子吐出一口鬼气,也不管司夜周康康了,拼了命往镜子里逃去,身子已经进去大半,只差头了,女子见那鬼气躲都没躲,玉指轻轻对着镜子一弹,镜子立马破碎,四分五裂。

女鬼的头没来的及缩回镜子里,在镜子破碎的瞬间无火自燃,连一声惨叫都没来能发出,通过镜子的碎片还能看见女鬼的身体就像一团烈火,燃烧着坠入无尽深渊,直至熄灭。

“清水,你怎么来了?”司夜松了一口气。

“刚好路过,看见你们这俩傻蛋连个女鬼都对付不了,就出手帮帮咯。”清水一脸不屑。

“清水?是咱们家那只猫吗?”周康康问道。

“是啊,她是只猫妖。”司夜回答,只见胖子一脸痴汉的看着清水。

“难怪电视里男主都喜欢养猫呢,原来还真能变成人呀,嘻嘻嘻。”周康康想到自己养的小白,回去一定要好好待它,万一哪天就变成可爱的萝莉了呢。

清水看着思想有问题的周康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里想着以后要离他远一点,随后变回了猫的形态,离开了这里。临走前还不忘提醒“对了,这只女鬼是有人养的,现在杀了她,她的主人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小心咯。”

周康康与司夜坐在洗手间门口“叶子,你说这次是不是有点太虎头蛇尾了?刚刚看那女鬼本体出场架势,我还以为咱俩今天要栽这里了。”周康康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镜子。

“这不挺好吗,回家睡觉了胖子。”司夜打了个哈欠,双手插兜走了。

“等等我,叶子,那明天咱拿到这五万块,该怎么分呀?”周康康追了上去。

北群大厦二十公里外,都府小区一栋出租房内,一名老者面前亮着七只纸质的灯笼,每个灯笼上都画着不同的妖魔鬼怪。其中一只画着女鬼照镜的灯笼突然灭了,老人似乎受到了反噬,吐出一口鲜血。他连忙看向灯笼“谁,居然杀了我的影鬼。”老人也不顾嘴角的鲜血连忙施展秘法看到了影鬼死之前最后的画面,当老人看见司夜时,莫名的感觉特别眼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不管你是谁,竟敢杀了我培养了二十年的影鬼,我一定要把你用来炼成小鬼,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老人眼里满是杀气,对着桌子重重一拍,老人的这一记十分响亮,在老人背后的黑暗中,亮起一双燃烧着绿色火焰的眼睛。

第二天,周康康将昨天的事添油加醋与陈千雪一说,陈千雪也很爽快的将五万给了司夜他们,得知女鬼是有人召来的,陈千雪悄悄找来以前十七层的所有公司老板,去查了监控,结果谁也没想到,放血食与镜子的,竟然是那个三十来岁的保安。可这鬼怪之事,没办法报警,新的大厦负责人张凯得知后,立马来到的北群大厦,这次居然选择帮助业主,当场将小保安开除了,这件事也就随着保安被开除,而不了了之。其他公司见女鬼已经被处理,大部分又纷纷搬了回来,而且表示不能只让陈千雪出钱,都或多或少表了心意,最后陈千雪一算,除去自己给司夜他们的五万块报酬,还赚了四万多块,当然受益最大的还是司夜他们,不仅赚了钱,现在夜道长的名号也算是打出去了。

三日后,道士香烛店门口。

“司夜师叔。”唐瑶看见门口正等着他们的司夜,高兴的跑了上去。

司夜微笑着摸了摸唐瑶的头“你们三个辛苦了。”

“不辛苦,师叔。”张三张顺给司夜行了一礼。

“哟,可等你们好久了,快快快进来,二师叔我给你们准备了一桌子好菜,接风洗尘。”张伯文也走了出来。

“二师叔,早就闻见饭菜香啦。”唐瑶对着张伯文行了一礼,随后五人有说有笑进了屋子。

饭桌上,周康康虽然也觉得唐瑶特别漂亮,如果是曾经的自己肯定又要变痴汉了,可现在的他不一样了,一门心思想着让小白变成小萝莉,这两天他翻阅各种道法秘术,就算现在吃饭还抱着本书在研究,用胖子的话说“与其花几十万娶个媳妇回来,天天被训,还不如将我的小白养成小萝莉,对我百依百顺。”

二张兄弟两则是陪着张伯文喝酒,高度的白酒,他们三个人居然干了四瓶。张伯文醒酒后表示,虽然头疼,但好久没喝的这么爽了,以后等二张两小师侄有空,还要继续喝。

司夜原本以为唐瑶会像只小母老虎一样,胡吃海喝,可没想到唐瑶这次居然非常斯文。

“嘶,唐瑶你是不是病了,怎么这么淑女,这还是你吗?”司夜摸了摸唐瑶的头“这也没发烧呀?”

唐瑶小脸一红“你才病了,司夜师叔,师父说了女孩子长大了,举止言谈要斯文。”

“别听那老不死的,唐瑶啊在二师叔这,你敞开吃知道吗?”说着,张伯文给唐瑶夹了一块红烧肉。

“没错,唐瑶以后想吃什么,小师叔给你买。二张师侄你们也一样哈。”司夜也给唐瑶夹了一只鸡腿。现在怎么说他也是个万元户了,说话也有了底气。

唐瑶夹起鸡腿咬了一口,对着司夜甜甜一笑。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状态:连载作者:染指红颜倾城笑全文阅读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