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军训(三)小说

军训(三)

来源:白云文学 时间:2022-05-14 21:43:00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状态:连载作者:染指红颜倾城笑全文阅读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 精彩章节

就在唐瑶即将打中蒋旭时,“唐瑶,小心了,‘眼望三抄手’。”蒋旭坚信,只要自己抓到唐瑶的手,这一套就是必杀了。

“嘻嘻,教官你上当啦。”说着,蒋旭已经碰到唐瑶手臂了正准备将她拉过来,唐瑶手臂往外打去将蒋旭的手剥开,蒋旭心里一惊,这不是八极拳的,可还没等他想明白,唐瑶已经用臂膀将他顶了出去,蒋旭心里一凉,他要输了,就在他即将倒地的瞬间,唐瑶白皙的玉手又拉了他一把,随后唐瑶的玉手抓着蒋旭的手往前一推,唐瑶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在众人看来就是唐瑶用力过猛,但没能推倒蒋旭,反而被蒋旭反手推倒在地。

唐瑶站了起来,拍了拍迷彩裤上的灰尘一抱拳“蒋教官,你赢啦。”

蒋旭有些吃惊的看着唐瑶“你刚刚用的是八极拳的‘贴山靠’?”

“嘻嘻,正是‘贴山靠’,以前在山上见师兄打过八极拳,今天就依葫芦画瓢啦,可惜没学到家。”唐瑶吐了吐小舌头。

蒋旭叹了一口气,便不说话了。

“那蒋教官,我和我舍友下午是不是不用军训啦?”唐瑶赶忙问道,这才是她最关心的。

“不用了。”蒋旭无奈的摇了摇头。几人听到下午不用军训了,都高兴的不得了,等唐瑶回到队伍,都给唐瑶比了个大拇指。

“呀,鑫哥这教官不厚道呀,对个女生都这么狠,胜之不武呀。”彭湘一脸鄙夷的说道。

“呵呵,是唐瑶故意让他的,这姑娘有点意思。”林鑫说着走下了演讲台。

下午,同学们还在烈日下进行着军训,“蒋教官给。”唐瑶从教学楼走到了操场,递给蒋旭一根雪糕。

蒋旭接过,和唐瑶坐在操场上。

“唐瑶,你明明已经打赢了,为什么要在最后放水?”蒋旭吃了一口雪糕问道。

“我只是想让我们宿舍几人能休息下,你也说了不管输赢都会让我们休息,但你不一样,你必须赢啊,你输了大家都会看轻你。再说如果真打起来,我也未必能打的过你,你一直也没用全力不是吗?我师父曾经说过:有时候给别人体面,就是给自己体面。”唐瑶拍了拍蒋旭的肩膀,便跟着白秋三人回了宿舍。

蒋旭咬着雪糕看着走远的唐瑶,“你还真是个有趣的姑娘。”

道士香烛店内,即使空调打到了二十度,司夜的全身还是被汗水打湿。他正在感悟着‘真火印’的无上道法。此刻司夜的小天地里,他正坐在烈火之中,在他眼前是两个小火人展示着三顺道法,就在司夜专心的研究道法时,小世界突然出现一双白皙的玉手。

“这什么鬼?这是谁的手?”司夜一脸懵逼看着自己身上这只玉手,司夜伸出手将玉手打落,谁曾想,被打落的玉手又缠到了司夜的身上,而且还出现了一双美腿。

“卧槽?这尼玛什么情况。”司夜看着自己身上的手和脚,还没等司夜有所行动,司夜突然感觉脖子被人亲了一口。司夜内心躁动起来,无法继续修行,从小世界中醒了过来。

当他睁开眼睛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清水变成了三十多岁的美少妇,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轻纱,此刻的清水眼神迷离,从正面抱住了司夜,双脚紧紧将司夜缠住。

“卧槽。”司夜赶忙站起了起来,一把抱住清水的腰,准备将她从自己身上拉开,可清水缠着实在太紧,司夜一把没拉开,两人反而又跌到了床上,司夜压在了清水身上,清水发出“啊”的一声,声音妩媚诱人,两人四目相对,司夜赶忙将清水推开,这次起了身。

“大姐,你这什么鬼啊,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就算脸皮再厚的司夜此刻也弄了个大红脸。

清水坐了起来抚媚一笑“呵呵,你修炼的样子太迷人,把持不住咯。”

“说正经的。”

清水遮着嘴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修炼的火系法术,散发出的真阳之气是我们这些妖怪最喜欢的,所以我控制不住自己呀。”

“你们要真阳之气干嘛,那不是能杀死你们吗?”司夜便擦汗边问道。

“一下子太多,的确容易死,但你这一点点的散发,我吸收了自然没事。至于这用处吗?当然是为了成就妖仙呀,我只要像今天这样再吸取个三百年,肯定能成妖仙。”清水对着司夜抛了个媚眼。

“呵呵,你这想法挺好的,但三百年,对不起我可能会成为你成就妖仙的最大阻碍。”司夜都忍不住笑了。

“我知道你活不到那么久,所以我现在还有个办法,只要五十年左右就可以了。”清水有说道。

“哦?说来听听。”司夜打开手机想看看有没有新信息。

“咱们双休。”

啪嗒司夜手里的苹果14直接掉到了地上。

“那个清水姐啊,咱二师兄说了严厉谴责,坚决反对人与妖之恋。”

“没关系,我不介意。”

“我介意,那个我去前台了。你继续修炼吧。”司夜说着捡起手机,往收银台逃去。

司夜见清水并没有跟过来,松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继续翻着朋友圈,惊奇的发现唐瑶居然发了朋友圈。

唐瑶:306宿舍四支花,嘻嘻嘻(配图是唐瑶,白秋,蒋雯雯,赵雪四人在宿舍吃着雪糕,比个剪刀手。)

下面已经有人留言了。

徐倩倩:还是咱们唐瑶最漂亮,比心。

张三:唐瑶,你们今天没军训吗?

张顺:上面问题求回答。

唐瑶回复徐倩倩:天南地北,倩倩最美,嘻嘻嘻。

唐瑶回复张三张顺:我们教官说只要和他打一场,就能休息,唐瑶我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休息机会呢。

司夜看着这群小师侄的聊天,笑了起来,并且也留了言。

司夜:艾特张三张顺唐瑶,今晚来二师兄香烛店,师叔买几斤牛肉,好好犒劳犒劳你们。

司夜发完,正准备关掉手机,手机提示音就响了,司夜一看,原来是唐瑶秒回了信息。

唐瑶回复司夜:好的,我肯定第一个到,嘻嘻嘻。

司夜笑着关了手机,这时一位中年男人走进了香烛店。

“你好,你就是夜道长吧?”中年男人蓬头垢面,一脸焦急的问道。

“正是,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司夜见中年男人一脸疲态,站了起来问道。

“可以给我一杯水?”中年男人说道,他的嘴唇已经干裂了。

司夜给他倒了一杯水,中年男人接过一饮而尽。

“谢谢,夜道长,我叫张凯,是北群大厦现在的负责人。”张凯尴尬一笑。

司夜玩味一笑“哦?原来你就是北群大厦的负责人啊。”

“对,也正是因为前几天您在北群大厦大显神威,我今天才敢跑来找你,只有夜道长你能帮到我。”

“不用拍马屁,直接说吧。”

“嗯好,我被鬼追杀了。”

“看出来了,你背上的伤是鬼打的吧?”司夜看着张凯背上的伤,还残留着一丝鬼气。

“正是啊,夜道士,你可要救我。”张凯见司夜居然能看出自己背上有伤,对司夜更是深信不疑了,因为这是鬼造成的伤口,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

“讲讲吧,你惹什么事了,要杀你的这只鬼不简单呀。”

张凯锤了下腿“唉,都怪我猪油蒙心,半年前为了从我叔手里接过北群大厦,用了点不太光彩的手段。”

“嗯,继续。”司夜对他用什么手段并不感冒。

“半年前,我还只是北群大厦的一名小经理,而我叔叔虽然没有孩子,但比我优秀侄子侄女就有三个,所以就算哪天我叔叔不干了,能继承这栋大厦的,也不可能轮到我,我早就放弃自己了,也没想过要继承这北群大厦,可就在我准备这么浑浑噩噩混吃等死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方堂道长,不对,他是妖道,他就是个魔鬼。”张凯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过往,情绪立马激动起来。

“别激动。”司夜拿出一张静心符贴在张凯背上,张凯这才慢慢稳定下来。

“他说只要听他的,就能让我立马成为北群大厦的董事长,只不过事成之后他要大厦整个十七层,这也是为什么我一上任就涨十七层房租的原因,我想着用高额的房租劝退十七层的公司。”

“那他要十七层做什么?”司夜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他的确有点本事,没到一个星期,我叔叔居然召开北群大厦管理层会议,把董事长的位置交给了我,后来的事情,夜道长你都知道了。”张凯说完,拿起桌上的水杯,发现没水了,又悻悻然放下。

司夜又倒了杯水,并取出一小包朱砂给他“你伤了的是灵魂,感觉口干舌燥很正常,但你光喝水没用的,用这朱砂洒背上,过两天就好了。”

张凯接过朱砂,连忙感谢。

司夜又问“要是我没猜错,你没能给他十七层,他感觉你没用,便准备取你性命?”

“对对对,唉,昨天来他找我,质问我,他的什么影鬼死了,你说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他影鬼死了,不来找你,挑我这软柿子捏,我也火了,就和他吵了一架。随后,我找来保安将他赶走,昨天晚上我在家准备睡觉了,突然感觉背后被什么勾住了,随后我尼玛,尼玛灵魂被抽出来了,你知道吗?”张凯越讲越激动。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激动,继续说。”司夜拍了拍他。

“然后灵魂被抽到一半,我胸前的玉佩突然发出一声龙吟声,就有点像大象叫的那声音,那只鬼可能是怕这声音,我就感觉身体一松,整个人又能动了,这才能活着来找夜道长你啊。”张凯拿出一块已经碎了的玉佩。

“哦,‘九龙护主’。”司夜眼前一亮。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状态:连载作者:染指红颜倾城笑全文阅读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