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梦不觉不觉已千年小说

梦不觉不觉已千年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云墨倾池

时间:2020-11-21

小说简介

迷途中的方向也没终点,渐躺下的身躯也没帷幕,逆于亡魂之境破万障垒壁生五行之术,闭眸入暗黑之界经千番波澜得魂之奥决,生死于一线之隔,阴阳之差,眠于梦,梦觉间,觉间已千百年。 梦觉间觉间已第一张谜语钟声。……



《梦不觉不觉已千年》情节预览:

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我不经意的回答,让我一下子蒙了,谁在说话,我发现身体已经一听使唤,看不清白色的衬衣已经汗湿了大半,一只手缓缓的搭落在我的肩头,眼角的余光看得见那苍白的开始发泡浮肿的皮肤已经流出了一摊似乳黄色的液体,在这个月色朦胧的深夜我偏偏能够看清这些,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一股刺鼻的恶臭味,让我几经昏厥。

  内心的疲惫不堪导使在这个点有了瞌睡的欲望,浑浑噩噩的收拾着桌面上的乱七八糟,摇摇晃晃的躺向办公椅后大大的双人床上,顾不了已经被瘦小的身板压皱了的床单,就这样要无所事事的过完这一整天的空白。

  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来开头,一开始的突发奇想到现在看来仅仅是当时的突发奇想,毕竟现在的那些突发奇想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貌似这样的感觉或是遭遇就从未离开过,难道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要去拼了命的挤进挤不进瘦身也要挤进文学系么,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理由是成立的,可偏偏这个不出意外的意外就出现了,当初是听说文学系是那些漂亮的温文尔雅的雌性动物的汇聚地为了表让那些英勇善战的骑士因精尽而亡死后枉死,我选择了身为雄性的动物应当肩负的使命,决定去承担更多的负担以减轻同类的负担身处最危险的环境当中,其实,瞎话扯了这么多都不是选择在这个到处都是鸟事和随处都是扯蛋的地方读文学系的真正的原因,早在高中临近毕业的时候如同大家所想的也经历过的那样,各种极品的三宫六苑的宣传单都被我们校的高级领导凭靠以往以至今的校绩牵引过来更是倩影重重,看着那些让鄙人眼花缭乱的游乐园型号的宫苑内心的世界之门豁然打开,而且,门内的那双因成长而成长的长满浓密黑毛的飞毛腿如同离弦之箭待命续发直奔看似天堂的宫苑,那些身为应届博士的被学长们追过的女孩的欢呼照也让本少目不接暇,还有令人称赞的口碑与名校合作且长期合作的记录都在如同妖娆的魔鬼伸出双手勾引着我,决定在最后的三个月里努力做好一切冲刺的准备奋发临阵磨枪冲出一片光明,之所以是三个月是因为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除了死记烂背意外还不忘记练习眼力,已达到眼脑并用的效果,而在我踏上北去的道路搭上去往这所我梦寐以求的大学所在地的绿皮车时就证明了我在这三个月里的努力还真的米有白费,就凭着这值得庆幸的成功我特地买了两只小烤鸭和一瓶二锅头准备在绿皮车上庆祝一小番……,仅仅只有一个行李包的我用尽全力过五关杀六将的还算轻松的挤到二号车厢找到二号床铺就一屁股坐上去,稍整理了一下就坐在床边看着那些带着小孩和大大小小的五六个行李包的热情的人们在那里练习起了推力比赛,脑里想到那些肥胖而臃肿的丰胸**肯定在庆幸当时减肥米有成功要么怎能挤得过这人潮热浪,而那些瘦弱矮小的骨干们肯定在偷笑自己的苗条而如鱼得水的在人群中畅游比如我这样的标准身材就是很好的例子。

  没有人的房间内,洗衣机旁的衣篓中,那些换洗的衣服依旧是走的时候那个样子,而衣篓下面却缓缓的流出乳黄色的液体,那么一摊,格外的显眼。

  嘭----

  三十平米的卧室在台灯和显示器的亮度下显然有点昏暗,可精心布置的一处处摆设依然看得清一些轮廓,时刻要保持头脑清晰的习惯让门窗都敞开的如同饥饿难耐的一张嘴吞噬着外面不亮的夜,拉上的一层薄纱帘可能是想要有点个人的隐私,儍托着桌前的下巴沉思于笔尖的走向,深思着以后的内容是否也会如同在画纸上那般艰难,时不时的望一眼跟了快七年的老式橡木座钟,重复摇晃的钟摆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催命符,击破保护时间的那层壁垒使之不停的流失,流逝于指尖,消失于冥思苦想之侯,燃烧殆尽于满满的烟灰缸,迷茫于无业状态的颓废。是的,无业的状态,我叫墨染尘,男,27岁,单身,在这个早已过了花样的年纪里我又开始了早在几年前的迷茫,仿佛处身于荒漠之中没有方向,渐渐的沉沦于风沙的掩埋,等待的是尸烂骨腐的结局。

  迷迷糊糊中,摆钟的圣母颂报着整点的到来,隐隐约约的看见已经是凌晨的一点,不知哪里传来的鸟叫声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鸟这个时候跟我一样还没有睡着,随着圣母颂的乐章我慢慢的失去了知觉可又越发的变得清晰,阳台上传来了一丝丝声响,如同一条毒蛇吞吐吐着腥红的信子迅速的游走着,我起身寻着声响拉开薄纱帘却什么也没发现,莫名其妙的欲转身回屋继续躺着,回头转身的动作还未完成一阵凉风吹的我魂不守舍,现在快入七月份正是夏季最活跃的季节,可这风吹的我有点哆嗦,有点阴湿的感觉,凉飕飕的,阴阴的。

  有点,可能是夜太深的缘故。

  一声清脆的关门声开始我新的一天的旅程。

  系上浴巾,擦拭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习惯性的拿起吹风站在镜前吹着满头的凌乱,刚吹好放下吹风时,我发现原本深绿色的翡翠吊坠有些发白,失去了原有的光泽,镜前再凑近仔细的观察着,脖子上隐隐约约有些抓痕,我有些惊慌了,傻傻的矗立在镜前,不对,我连忙翻出衣篓里刚脱下的脏衣服,翻看一下后肩,没有,真的没有,没有梦中乳黄色的液体,我这才缓缓的输了口气,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的缘故,我再次找了个借口,看看来要出去走走,缓缓最近糟糕额心情。

  我翻出一跳浅色的休闲裤和灰色的短袖T恤,拿上黑色的双肩包,准备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散散心。

  冷么,

  我脱下一身的湿透了衣裤,随手的扔进衣篓,走进浴室冲洗掉一身的倦意,感觉脖子也是酸酸的疼,可能是落枕的缘故,我自我安慰着。

  序

  这次我听清楚了,是个女子的声音,显得有些生涩,有些沙哑,不等我继续反应,一双手从我的后背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几乎不能够呼吸,身体连最后的挣扎都显得奢侈,在我完全失去意识的时候,胸前一道绿光闪过,随后就是一声仿佛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的惨叫声,我整个人完全的瘫痪在阳台的冰冷的白色地板砖上,如同一摊烂泥。

  我也挺冷的,你来陪我吧,

  这将预示着什么,我,又将会有怎样的遭遇,我不知道,我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第一张谜语钟声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恐怖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