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凌云志异小说

凌云志异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府天

时间:2020-11-22

小说简介

一位不甘心平凡普通的贫家少年,渴求能摆脱庸碌,成了人上之人。所以阴差阳错的命运之手,他成了了那个本来身体虚弱多病的天潢贵胄。却,高位上的殊死搏斗争夺战,使权力下的亲情看起来无比漠然。一次次起落,终于等到换得了冰冷而炽热的御座。当有三日位列九五之尊时,他终于等到幡然省悟省悟,为了那至高无上的权柄,他将付出过一生的束缚。PS:本书已完结啦,请书友支持新书《武唐攻略》,谢谢您!作者自定义标签:热血“那谁来可怜我们!”少年气愤地挥了挥拳头,“爹病了快十几天了,我们家没有钱,非但请不起大夫,连好好的饭都没让他吃过一顿,你让我怎么办?”。……


凌云志异txt下载八零  凌云志异女主有几个  凌云志异 府天txt  凌云志异府天  凌云志异下载  凌云志异百度百科  凌云志异女主  凌云志异txt下载全集  凌云志异 小说  凌云志异  


《凌云志异》情节预览:

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算我怕了你,好吧,听你的。”言语间,名叫钧如的少年往手心里吐了几口唾沫,噌噌噌就上了树。

  一切似乎都归于平静,没有知道,这平静中将蕴含着怎样巨大的风暴。转眼间,空中电闪雷鸣,梦中的两人感到一道粗大的雷电径直朝他们劈了下来,生死的瞬间,他们只有无穷无尽的遗憾。突如其来的雷电在相距遥远的两个地方惊起一阵风波,小村中的人都惊恐地关上了窗户,而风华宫中的人也忙着寻找不在寝宫中呆着的风无痕。而练钧如和风无痕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他们只觉得整个人被带到了一个无比黑暗的深渊,渐渐地沉了下去……

  红如浑身一阵,惊惶地看着她的主子,她明白,一句话回答得不好就可能引起这位殿下的心病。小心地斟酌着语句,她回答说:“这些天政务繁忙,皇上可能没功夫上您这儿来,听说他一直在勤政殿,连娘娘们那里都很少去。”后面半句话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心虚,但少年明知是谎话,却没有反驳的心情,挥手让她退下了。

  PS:为了不引起双主角的误会,故从序章中删除了一段。

  怒不可遏的明方真人二话没说带着男孩闯进了兰州府衙,怒斥钱慕草菅人命的暴行,恼羞成怒的钱慕一口否认此事,还指他诬陷朝廷命官,下令将他捕进大牢。明方真人见此情形,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小心九雷天谴”就飘然而去,无人能阻。

  沉默了半晌,钧如只能再次上树,把手中的老乌鸦放进了窝里。

  “你懂什么!一个小丫头片子!”少年不服气地转过头来,黝黑的脸上布满了汗珠,这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孩子,“家里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肉了,如果能掏到这个鸟窝,说不定还能抓几只小鸟给爹补补身子,最少也能收获几个鸟蛋!”

  他冲进里屋,发现了一张小纸条,那是比孩童学字更幼稚的字体,但在这种小村庄已经是很难得了,这还要归功于钧如经常跑去村中富户的私塾那里偷听,然后在闲时教给他爹如何写字。“儿子,娘带你爹到寸(村)外的赵庄去了,听说那里有人能只退(治腿)。”草草的几个字令他眼睛发酸,赵庄,那可要走十几里地,贫穷的练家雇不起驴,这样走过去,恐怕那个能治腿的人也走了。

  孤独地靠在墙上,虽然没有吃的,但他还是渐渐进入了梦乡。自从记事起,他就老是做这样的梦,在那里,他不再是贫苦家的孩子,他梦见了自己穿着华丽的衣裳,周围有好多漂亮的女孩,住在好大好大的屋子里,甚至有几次,他看见过一位美丽得像仙子一样的女人,还有一个比县城中的官老爷更神气的老人……每天他都会梦见这样的场景,有时他甚至有这样的幻觉,自己的苦难都是假的,自己本该在那华丽的屋子里生活,然而,每次一觉醒来,在他眼前的仍然是那空空荡荡的屋子,满脸风霜的爹娘。

  默默地注视了一会树上的那两只乌鸦,钧如一言不发地往回走。

  他自失地一笑,缓缓转过了身,门中自上古传下来的典籍中曾有“妖星现,天下变”的记述,历代掌门独重观星的习惯也就由此而来。但明方真人并不相信这种过于神秘的事情,但是此刻,那奇景似乎犹在眼前呈现,由不得他不信。可是,天意如此,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钧如哥,你看天上那只是什么,是不是你抓的这只乌鸦的爹或娘?”小女孩对于这只黑漆漆的鸟儿并没有什么厌弃,反而感到一阵同情。天空中的一只乌鸦不断在两人头上盘旋,发出阵阵哀鸣。

  一个装饰华美的房间内,一个少年正懒洋洋地躺在藤椅上,十二三岁的年纪,头上却已经有零星的几根白发,看上去煞是惹眼。他的肤色是那种很少见阳光的白皙,虽然不算英气,但至少不能归到那种纨绔子弟的范畴。

  “爹,娘,你们在哪里?”惊恐的钧如大声叫道,一个个令人恐惧的念头冲入他的脑海,让他不由地害怕起来。

  “钧如哥,你在干什么?”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歪着头,看着身边那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大婶说,不许你调皮捣蛋!”

  “天象大乱,天象大乱!”冷慕涯不停地喃喃自语,过了一会,他再也忍不住了,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他知道,自己妄图参破这无名天机,已经受了不小的内伤。他捂着胸口缓缓坐了下来,背靠墙壁,心中是无穷无尽的沮丧,难道真的连它预示什么都不得而知吗?那还要他这个钦天监正干什么!想到自己蒙受的赫赫皇恩,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冷慕涯咬破手指,就着那点鲜血在地上画了起来,那种痴迷和狂热的程度仿佛回到了童年他初学星象的那一天。良久,他茫然地抬起头来,没有结果,这么长时间的推算竟然没有结果。惨然一笑,冷慕涯知道自己是没有可能参透这未知的一切了,不经意地又看了一眼天际,他的瞳孔猛烈地收缩了一下。

  “好像从我记事开始,这药就从未停过。”少年的嘴角牵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太医换了一拨又一拨,但总没有效果,倒是药的滋味越来越苦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军事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