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缘分兮孽缘兮小说

缘分兮孽缘兮

标签:

状态:已完成

类别:短篇小说

作者:奇热文学

时间:2020-11-22

小说简介

《缘分兮冤孽兮》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青兰,恢宏,林杰亮,代饵,天尊之间的故事。缘分兮冤孽兮评论交流微信在线免费深度阅读!……


什么是缘分什么是孽缘  孽缘是指什么样的缘分  朋友孽缘是什么样子的缘分  所谓的孽缘是什么缘分  一见钟情的缘分是孽缘吗  缘分兮孽缘兮 小说  


《缘分兮孽缘兮》情节预览:

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谁说不会!他以后不但会有,还有很多,据死神大人安排,他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受了刺激了!”

“自杀,从十楼跳下来的,没救了……”警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在他们的眼中,一个19岁的男孩会有勇气抱着一具被摔得面容扭曲的女尸,还用如此水波不惊的话语说着,好像怀里抱着的不是一具尸体,更像是一只可爱玲珑的小猫。

“青兰……我,喜欢你!”

“青兰!!”不要,不要用这种凄伤的双眼看着我,飞舞的秋风缭乱了你的黑色长发,我却只能站在这里看着你,这不是我要做的,不是我想要看到的!

“啊……米佳强生气了!”看着围观的人群,我生气了吗……我犯下了一个最大的错误——愤怒!她是因为我死的……虽然她本该结束了生命,但是,死神啊……连我都要进入到你的杀人游戏当中吗……连我也要和你一起犯罪吗?为什么要我亲自结束了这个生命呢!你,会为自己设置的这场自杀行动负责的!

“有人跳楼啊!快找救护车啊!”

“怎么,怎么会?!”教授拿掉眼镜,蹲在我身边,他不愿正对着沈青兰的尸体,而是抬脸看着面前的教学楼“青兰,世事难料,谁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要是能够预料的到的话,谁都会去阻止的不是吗……”我低头不语,教授啊,事实就是我真的可以预料的到,我知道她会死,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会伤害到她,但是我没有阻止,反而铸成了她自杀的原因!

“不要带她走,她不该死的呢!!”我慢慢的抬起头,露出埋在沈青兰颈部的琉璃紫色双眼,闪着幽幽的光,直勾勾的看着他们。

“青兰!”

“就一个晚上!”我头也不抬的抱着沈青兰渐渐变冷的尸体。

“你瞎了吗?没看到还有呼吸吗?”

“宏伟在吗?”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艾破螣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中,听上去很响亮也很气愤。

“不是的,我们是……”

“滚啦!你们还想要怎样?觉得害的宏伟不够狠吗?!滚出去!”

“艾破螣!”

“艾伦,你还要为他们这种人辩解什么!”

“不是啦,我是要说,如果在这么吵下去的话,宏伟会被你们吵醒!”

“吵死了!你们都在这里唧唧歪歪什么啊?害的人家连觉都睡不着!”

“……”

“……”

“喂!你们那什么眼神?!”宏伟有点生气的看着大殿中众多目若呆鸡的神。

“宏伟!你变性了!!!!”

“!!!”

“亚代饵!你是不是还嫌自己受得罪不否?!我再给你补回来!”抓狂的宏伟怒吼一声。

“不是的,那个!”所有人看着宏伟,漂亮的蓝纹白色睡衣被胡乱的用腰带系在身上,衣领和袖口被随意的编起,披散的长发凌乱却不失妩媚之气,右眼迷离勾魂,眼角的泪滴痣妖娆万分。

“你你你你、你是人是妖!”

“……”

“你别过来!等等!站在那里不要动!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哦!别过来~!”

“……”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你给我看仔细了!是男是女?!”宏伟一把抓起亚代饵的手按在了胸前。

“男、男的!”

“切!”宏伟转过身,冷冷的看着亚代饵“怎么,你居然还活着呢,不可思议!”

“那个,谢谢你!”亚代饵用很小的声音不好意思的说着。

“啊?你说什么?”宏伟微微凑近了一点。

“谢谢你。”

“什么?我听不到!你再说一遍!”宏伟凑的更近了,隐隐的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钻进了亚代饵的鼻子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鬼嚎什么!”宏伟不满的抓着耳朵”痛死了!“

“那个!”

“哪个?!”

“你不是宏伟吧?”亚代饵盯着宏伟,火红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一些期盼。

“你不会是脑子出问题了吧?不是宏伟还能是谁?少废话了,快说你们来是要干什么的!”艾破螣不耐烦的挡在他们中间。

“我,是来感谢博、格,的!”亚代饵**的说着,手很不自然的藏在后面互相抓着。

“没什么好谢的,要是真这么感激的话就请出去,再也别进来!”亚度尼斯使劲的推了推亚代饵,后面的几位神也向后推了推。

“亚度尼斯……”

“别这样叫我,我早就说过不是他,不要冤枉好人,你们还说什么这种人就算是冤枉的也是应该的!我受够你们了!我受不了了!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了!”亚度尼斯生气的叫着。

“亚度尼斯”宏伟叫住他“好了。”

“好了?难道你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原谅他们了?!”

“我可没说原谅他们!”宏伟走向亚代饵,来到他面前,一股清新的空气瞬间扑面而来,亚代饵眨了眨眼睛“真想叫我原谅你的话,现在就出去吧。”

“宏伟!”

“救你是我的一种比较本能的反应,不是说想要得到怎样的感激或者是显摆自己,现在,我也不想要看见你,所以,就算是照顾我的情绪问题,请你出去。”宏伟说完就转身回到了后殿,隐没在冷冷的白雾之中。

“……”想说什么,却还是没能说出来,亚代饵被艾布纳希拉着走出了冰殿,径直到了花园。

“宏伟只是一时赌气,没什么的,等到他气消了,我们在过去道歉就好了!”坐在石倚上,艾布纳希小心翼翼的安慰着亚代饵。

“不会的,换成是谁,都没办法原谅一个曾经那样对待自己的人!”亚代饵失望的抱住头,火红的发一丝丝的垂在风中,有一种很凄伤的感觉“都是我的错,我一开始就不该对一个人那么有偏见,还把博得温顿的事情全部怪罪在他的身上,都是我的错!”

“亚代饵,这没什么,没必要这么自责,他自己也说了,这根本就是一种本能而已。”林杰亮冷冷的声音响起。

“你懂什么!”亚代饵激动的跳了起来,拉扯着林杰亮的衣领“你根本就不懂,说的那么容易,你知不知道他受了多大的痛苦才把我拯救回来!你懂什么!!”

“亚代饵!”一边的艾布纳希快速起身抓住他的手。

“……”松开手,有些恍惚的坐到石倚上。

“你到底是怎么了?!”

“你不懂,你们都不懂!他为了救我到底是付出了多少!”亚代饵扯着自己的头发,火红的发被绞的很凌乱。

“到底是什么意思?给我说说好吗?”

“好黑暗,好恐怖,感觉整个人都被黑暗吞没了!”亚代饵颤抖着声音,一字一句的说着“发不出声音,连自己的呼吸都快要感觉不到了,整个世界都是无尽的黑暗,就像是地狱一般的黑暗。在那里,我对自己丝毫没有一点存在感,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我存在着,我存在着’,但是,没有任何用处,我还是在不断的失去感觉,视觉,感官,肢体活动能力……”

“为什么会这样?!”

“不知道,但是,就当我真的要失去所有的思维能力的时候,我看见了!一抹光芒!”

“光芒?”

“没错,我确信!我确信那就是宏伟的右眼!”

“什么?!”艾布纳希猛的站起来。

“不会错的,琉璃紫色的光芒,看起来就像是黑夜中的一颗启明星一般的闪亮耀眼!越来越清晰,白色的长发,就算是失去了血色的脸都显得那么安心,他淡淡的笑着,拉着我的手向他来的地方走去,就像是失去了重力一般,我们一步飘一步蹬的向外走,那个时候,我的脑子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只有他!唯有他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依赖的人!只有他才可以带我逃离这无尽的黑暗!”亚代饵越说越激动,他抬起头,因为激动而瞳孔张大的双眼望着艾布纳希“你会相信吗?这漆黑的世界之中,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奔跑,没有交谈,只是在跑,我能清楚的听见两个心跳声,在这个空荡的世界,显得那么的美妙!”

“亚代饵,你太激动了。”

“不!但是,那个家伙!那个不可理喻的家伙!!”

“亚代饵。”艾布纳希有些担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不懂!对啊,你没有看见,怎么可能知道呢……你怎么可能知道当那漆黑的世界穿透他的右眼时我是怎样的感受!”

“漆黑的世界,穿透右眼?”林杰亮看着手舞足蹈,激动万分的亚代饵。

“没错!那个该死的世界!他穿透了宏伟的右眼!你知道吗?!你知不知道他看上去是多么的痛苦!但是他没有叫,而是拉着我的手继续向前走,继续走继续走!没有一丝懈怠,不做任何停留!很坚定的继续走下去!”亚代饵火红色的眼睛渐渐湿润,一滴泪滚落下来,林杰亮想起来当时宏伟的右眼淌着血泪的场景。

“明明,他可以不用管我的,明明,松手的话就不会这么痛苦!但是,为什么没有松手!为什么?!我不值得他怎么做吧?”

“不这么做的话,他恐怕会后悔一辈子也说不定。”艾布纳希慢慢的说着。

“什么?”

“不管是怎样的生命,明明知道要消失却没有去拯救,会成为永远的遗憾,就像是沈青兰一样。”

“沈青兰?”

“宏伟怀里的那个雪狐,里面是沈青兰的灵魂,一个人类,宏伟是米佳强的时候,就是因为不愿交出她死去的灵魂而被我们追杀的,沈青兰的死明明是他已经预料到了得,但是他没有去阻止,他,恐怕一直在为这种事情后悔吧,救你,是不想在因为你的死而多留一个遗憾吧!”

“是,这样啊,是因为这个吗?”亚代饵缓缓站了起来,却看见远处的宏伟站在花丛中,怀抱雪狐,平静的望着他们。

“宏伟!我……”一瞬间,天昏地暗,整个世界似乎都黑了一般。

就在亚代饵快要倒地的瞬间,宏伟快速来到他身边,拉住他的手。

“我来是想要告诉你,最好不要这样到处跑,小心再像上次一样被困住,到那个时候我可不会去救你了!”宏伟不带任何表情的脸用低低的声音说着,当他抽手准备离去的时候,亚代饵猛的抓住他的手。

“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救我?!告诉我实话!”亚代饵不安的盯着宏伟的眼睛,仿佛急切的想要从那单独露出的的右眼中找到一个究竟。

“哦?真的要实话?”宏伟露出一副开玩笑的表情,嘎嘎的笑了。

“实话!”

“哦,为什么要救你?那是因为啊——”他托长了音,亚代饵激动的挺直了身体“我个人认为,你,还不至于不可原谅呢!”

“……”

“怎么了?”看着眼神呆板的亚代饵,宏伟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没什么,就是觉得,突然变得好安心啊……”亚代饵慢慢躺下了身子,看着湛蓝的天空,痴痴的笑了。

摇曳无边的黑暗中,还好有拉着你的手……

“哦”穿黑衣服的人拿出了一条细铁链,套到了沈青兰的身上,然后,慢慢的拉出了一条半透明的魂魄。

我看着因衣袖被烧毁而裸、露出来的右臂,无奈的叹气了,我,到底是要做什么呢……轻轻捧起那缕魂魄,我离开了学校,就算是和神作对,我也不要她就这样离去!

“这……这个人是那个米佳强诶~!”

怎么会?怎么会呢?!为什么不是意外?为什么不是车祸?为什么要自杀呢?!我跪倒在她的尸体旁,抱起她有着漂亮长发的头,被地面摔得看不清五官的脸睁着空洞的双眼,嘲笑般得看着天空,我一遍遍的抚摸着她血肉模糊的脸,鲜血染红了我白色衬衣,警车和救护车到的时候,我依旧平静的扶着她看不出模样的头,血满手满身都是,白色的脑浆让看过无数尸体的医生也狂呕不止。

“我说不要!!”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她是因为我死的!是因为我!因为我说不管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和她度过余生,所以她就去自杀了!我看着她从天台摔下来,站在窗户前的我却没有接住她!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当时我没有拒绝她,如果他们家面临资金问题的时候我们家可以再多借些钱给他们,如果从一开始就极力阻止他的父亲往陷阱里跳,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结局!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们家的错!”我痛苦的把头埋在她修长的颈上,血的味道扑面而来,天,我又犯了俩个错误——激动和痛苦!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我,甚至有了想杀了自己的冲动!

10、9、8、7、6、5、4、3、2、1——!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短篇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