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秦末汉初小说

秦末汉初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青石柳年

时间:2021-02-20

小说简介

项羽战必胜的信心、攻必取,秦末十年间基本上狂扫天下所向披靡,次元空间之子其一  刘邦麾下人才济济,汉初三杰,逐步建立后世顶顶最有名的汉王朝,次元空间之子其二  韩复,穿越者——一个将要领午餐便当的穿越者,沛县县令  当穿越者遭受次元空间之子会是什么样的场面?  是诚服,追……


秦末汉初的电视剧有哪些  秦末汉初统一蒙古草原的首领  秦末汉初距今有多少年  秦末汉初是什么年代  秦末汉初五大隐士都是谁  秦末汉初名将  秦末汉初名将排行榜  秦末汉初谁统一了蒙古草原  秦末汉初电视剧  秦末汉初  


《秦末汉初》情节预览:

  第一章——争执于梦回庆丰二年春,韩复正在办公室里面偷偷地摸鱼逛论坛,在一个帖子上看到up主说天命之子王莽和刘秀的事情,一阵唏嘘,想刘秀数万民兵居然正面刚王莽数十万正规军不虚,大召唤术·陨石降临一出,所想披靡,穿越者王莽在天命之子刘秀的面前,也不得不跪舔,往下一拉,不知道怎么滴。话题给转到了西汉,论坛里面居然热烈讨论了一番秦末汉初,项羽和刘邦的事迹,刘邦个小混混最后居然能够打败项羽,窃取江山而且在最后居然还在王朝建立之后计杀汉初三杰之一的韩信。众口一词的都是为项羽和韩信鸣不平,有得是说项羽不应该在鸿门放过刘邦,有得说韩信早就应该在齐称王三分天下。看到论坛上这么统一的论调,韩复不由的一同冷笑,纵观古今,从上到下五千年,哪一位开国之君是那么简单的,况且刘邦既然能作为一介布衣成为汉朝高祖,能让萧何、韩信、张良、陈平依附在其羽翼下而无异心,岂是那么简单的,更别说能够计杀韩信,逼退萧何刘邦死后独揽大权六年的大汉皇后吕雉在刘邦想要废除刘盈为太子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反抗,而且以妇人之态去求助张良,就能够知道刘邦的手段了。难道真的以为刘邦真的只是运气好而已?虽然刘邦的运气确实不错,但是不要忘了史记上有一段故事隐藏的最深,也最能体现刘邦的能力,那就是刘邦在起事之初,老家丰邑被魏策反,刘邦安抚住了部下,引兵回攻失利,而且随后经历多次败仗,依然能够保持军队民心不散,最后夺得一城后,不仅没有安于现状,还带着几百人去投奔项梁求援,项梁居然拨出了五千军士和五大夫十人让刘邦指挥,五大夫是秦二十等爵的大夫之尊,是爵位,邑三百户,那时候的刘邦惶惶如丧家之犬,辖下不过几千人,如果刘邦没能力,项梁会配给刘邦超原本本数的兵力吗?如果刘邦没有能力,会将五大夫十人给一介布衣去指挥?这话说的我自己都不信。想到做到,韩复噼里啪啦的敲起了键盘,在后面跟帖,果然当韩复这话一说出口的时候,两方对喷的人立马转过枪口,对着韩复喷了起来。“层主脑残,刘邦小儿就他还能当皇帝,要不是汉初三杰,他屁都不是”“刘邦是有才能的,要不然汉初三杰也不会跟着一个没有才能的主人啊”韩复认真的答复这;“层主脑残+1,刘邦一个混混被项羽追的老婆和孩子都不要了,这样的一个人要不当初有韩信给他做牵制,他怎么可能做皇帝”“这一点确实是刘邦的冷酷,不可否认,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刘邦的才能,并不像你们说的那么无能和运气”韩复再一次回答;“层主脑残+10086,史记上面都说了,当初造反的时候要不是萧何他们怕兵败被灭族,怎么可能有机会让刘邦当上沛公,他区区一个亭长小吏,连官都不是,沛县比他有名望的人多了去了,刘邦充其量也就是运气好一点,加上会用人,不然早就被项羽给灭了”“你说的对,但是用人就是一种才能,刘邦也说过: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我不管,反正层主就是脑残”……“当初要不是项羽手下留情,哪有刘邦什么事,如果项羽哪怕听范增一句话,都不会是乌江自刎的结果。”“是啊,项羽真是可惜了,也难怪李清照称赞项羽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项羽不愧是古今第一**”“屁,古今第一**不是李元霸吗?一手南瓜锤打遍天下,搞得后来连头都妒忌,最后招雷劈了”“LS你那是演义,我们说的是现实,我觉得古今第一**的陈庆之啊“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连我朝太祖都说对陈庆之为之神往了”得,彻底歪楼了,拼死拼活说了一大通不仅不管用,反而把自己累的够呛,气狠狠的韩复打了一句话“一群煞笔,恨我不能回到秦末,否则一定留下记录狠狠的打你们的脸”说完突然韩复感到身子一麻。随机不省人事了……电脑上刷新一条新的回复:“祝层主遇到天命之子,记录一下天命之子和穿越者的对决,是人定胜天还是命中注定”可惜此时的韩复已经看不到了。“沛公,沛公……”恍惚之间,韩复听到耳边有人在轻声低语,随之而来的是脑中的一阵阵刺痛,让他忍不住**了一声,韩复的意识渐渐清醒了过来:“我是住院了吗?这是谁在旁边……”。刚想到这儿,忽然一些纷乱的念头纷至沓来,塞满了他的脑袋:这里是秦朝,大秦帝国二世元年夏天。一惊之下,韩复猛地睁开了眼睛,引入眼帘的是石质的墙壁,此时天色渐暗接近黄昏,显得屋子里面有些阴沉,没有白色的腻子,没有灯光,这绝不是医院该有的景象,倒像是老家阴暗的土房。“沛公醒了,沛公醒了”耳边的低语变成了欢欣的惊呼,韩复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女子身着麻质褐衣,跪立在床前,正一脸惊喜的看着他,韩复从未想过会在自己身上发生这么诡异的事情,,那些纷乱的念头再一次挤入他的脑海……他也是韩复,老秦人,因为熟悉吏治,被任命为秦国一地县令,管辖的地点为泗川郡沛县,不久前,听到消息称自己所仰慕的女子吕雉又给辖下的刘老三产下一个儿子,同时因为内史直管咸阳方向不断加重的引兵役,这已经引起了县内的抵触了,忧愁之下的沛令以酒浇愁,不料酒醉之后失足跌倒,后脑磕在门槛上面,然后悠悠荡荡的,韩复却醒在这沛令身上。“这么扯淡的事情,居然也能发生在我身上,我只不过是和人争论一下刘邦当上皇帝是巧合还是有所必然,这到底是我上了这沛令的身还是沛令拥有了我的记忆”两种记忆交叉涌现,让韩复傻傻分不清楚谁才是主场,心情激荡之下,韩复顾不得身边的女子,再一次昏厥过去。嘴唇上感到一阵剧痛,让韩复忍不住幽幽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一只手按在自己的人中上面,疼的韩复一掀手将那只手打开。“妾下有罪,妾下有罪……”那只手连忙收回,然后传来一段诚惶诚恐的声音。“罢了,你无罪,我没事,只是宿醉罢了,你下去吧,让我睡一会儿”韩复也顾不得对身边的女子询问,依着本性,让身边服侍的侍女下去,好让他好好的静一静。“哎……这是老天在惩罚我还是在验证我的说法?古时开创一国之君者,又有哪一个会简单,老天也是给我安插了这么一个好身份,历史无名,但又不是默默无闻,在历史上好歹也是出现过两次,第一次是绿叶,在太史公的笔下,自己成了刘老三,也就是刘邦的陪衬,吕文在无视一县之令请求结姻的情况下将自己美貌的大女儿嫁给了刘老三,那时候的刘老三已经四十出头了,套用一句话就是“幼而失学,力弱无勇,贫不能自赡”,而自己也不过刚刚二十有二,同时贵为一县之长,不过也幸好,吕后这样的奇女子还是不要为好;第二次漏脸是因为陈胜吴广起义,自己也想随军起义免于被杀,然后又反悔被手下给杀了,然后去领了便当回家过年”韩复想到这里就是一阵阵的苦笑,手下的顶顶有名的汉朝双相萧规曹随在自己手下,也不知是福还是祸呀。想到这里韩复由不得想到自己的未来,现在已自己这身份如果不有所作为的话肯定是难逃一死,守城以抵反军,肯定被泗川郡下的起义军给攻破,而自己作为一县之令肯定难逃一死,就算不算还在四处蹭饭皆油的刘老三,同在泗川郡的还有这个时代最为霸道的项家,项羽定都的彭城也在泗川郡内,虽然项梁起事是在会稽郡,但是别忘了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陈胜吴广是在大泽乡,而大泽乡,就在泗川郡;还有一种就是被自己辖下的官吏给卡擦了然后响应起义,历史上的沛令就是这种死法。那就只剩下一种出路了,那就是顺势造反,但是以自己一县之令的身份能不能被人接纳就不一定了,不过既然自己能来了,肯定不能早早死去而淹没自己穿越者的先知身份,见一见大秦风光也是极好的。自己现在的身份是秦国的县令,秦二世元年秋,也就是说还有最多三个月,陈胜吴广就会在大泽乡举起反旗,这时候站队就很重要了,秦王朝很快就会被四处的揭竿起义给闹得满目苍夷,随后会在秦二世三年,秦国就会被灭亡,况且那时候史书上记载的是大部分的县城都是杀死县令来响应陈胜的起义,那么自己必须要跟随着大势,去起兵反秦。既然有所决定,韩复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首先要做的就是自污,回想一下原沛令的行为,韩复觉得之前的沛令还是听有贤明的,不过又想到秦时严峻的历法也就了然了,秦时的律法对于百姓还是比较宽裕了,但是对于官吏就非常严酷了,比如睡虎地出土的秦简上面有一条“贼入甲室,贼伤甲,甲号寇,其四邻、典、老皆出不存,不闻号寇,问当论不当?审不存,不当论;典、老虽不存,当论。”大略解读。犯罪嫌疑人入室伤人,室内的人呼救,但是街坊四邻、街道主任啊,片儿警啊啥的,都不在,这些人有罪么?秦律回答,如果街坊四邻确实不在,四邻无罪,但是街道主任、片儿警就是不在,他们也有罪。由此反推,如果在秦代,你的邻居家出事儿了,你在家,听见了却不管,那就是犯罪。街道主任啊,片儿警啊这样的基层一线公务员,尼玛拿了国家的俸禄,没搞好治安预防,发生了入室案件,不管他们在不在现场,统统有罪!!秦代的公务员挺苦逼的。那自己现在首要的目的就是需要一个由头,不仅仅要获取民心,还有有一个反叛秦朝的最佳借口,然后挂印而去,静待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相信以自己的多年经营沛县的声望来看,作为沛公跟刘邦比起来有绝对的优势,那样的话什么样的由头才能有这样的效果呢,韩复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静静思索起来。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历史军事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