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小说 > 中王寻灵小说

中王寻灵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文武火

时间:2021-02-20

小说简介

故事突然发生在宇宙另一个角落的星球,人类从地球通过虫洞回到此处并移居,此外却与地球也没直接关联。经过数百年的,这个星球突然发生了一系列的故事,而男主角本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虽然在命运和机缘安排好下,自身突然发生了超出想像的故事,并最后去探究生命真谛的经历。梦里自己不着一丝的半躺在一池不知名的液体中,姑且当做水吧。但是这水是“活的”,不错,的确是活的,因为它按照一个让自己倍感舒服的节奏贴着自己的皮肤流动着,同时闪动着淡紫色和浅绿的氤氲光芒。而且在流动之间,带着丝丝凉意,似乎在往自己的毛孔里面钻。随着这丝丝凉意的钻入,自己处在一个从未有过的舒坦境界中。此时更要命的事情发生了,因为有一双手开始用指尖从耳背之后缓缓的沿着颈部向背部滑动。时空天能肯定这是一双女人的手,虽然自己也没有接触过多少次异性的手,但是从皮肤最直接的感受,十个纤细的指尖有着并不让自己刺痛的指甲,偶尔的停顿中带着分明的挑逗,时空天甚至觉得那指尖在自己的皮肤上带起了丝丝颤栗。。……



《中王寻灵》情节预览:

  对着镜子,时空天在整理自己的着装。镜子中是一张略带稚气,但是很清秀的脸庞,弯眉挺鼻,薄薄的双唇,略长而卷的头发,从某种意义上甚至漂亮的有点女性化。他淡淡的叹了口气,因为这样的容貌在半年前让他失去了进入军队预备役的机会。半年前,大汉联盟武装部在武岚郡驻队来学校选拔,本来时空天的身高已经不合格了,一米七八的身高相对于现在的社会,经过数十年基因工程的改造,一米八已经是大汉联盟男性的平均身高,也是入选部队的底线。不过考虑到被选拔学生的年龄基本都是十九岁,还有生长的空间,生物测试之后或许还有机会。结果选拔教官看着时空天的脸直摇头,嘟囔着说这次选拔的是郡仪仗队的预备役,这样的模样会降低队伍的阳刚之气,于是时空天连生物测试的机会都没有了。

  其实时空天很小开始就喜欢看“奥菲斯的通道”,尤其是在晴朗的夏夜,中王星所在的NGC7799星系,也就是雪枭座,繁星点点,却不能掩盖虫洞梦幻般的紫绿两色。时空天常常坐在孤儿院的窗户边上,两手托着下巴,呆呆的看上一两个小时。那静静流动的漩涡,最外侧在静谧的空中散开优美的光的曲线,包围着中间神秘的黑洞。大汉联盟并不是以宗教信仰为主的联盟,因此所谓的神话故事并不是那么盛行和普及,但是时空天幼小的心思中,总是盼望着虫洞的那一侧有着超越想象的所在。当然从零星的教育中他知道那一侧应该是地球,据说地球的环境和中王星惊人的相似,这也是大约四百年前地球人决定移民到中王星的原因。尽管对地球同样感兴趣,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整个中王星当局在最近的数十年开始,开始收拢与地球相关的资料,也不在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的学习资料中普及,因此时空天对地球没有完整的了解。每年夏季一周不到的时间,也就是当下的节点,时空天所在的东门市,包括整个武岚郡,可以看到奥菲斯的通道,当然这是因为中王星毕竟是围绕着恒星雪枭β公转的。“大概是今年刚看到虫洞的那晚上,盯着的时间太多了吧,结果搞出这么个梦来。一池春水,嘻嘻。”时空天轻松的就给自己的梦境找到了原因,毕竟那池水的颜色就和奥菲斯的通道一样。

  随后的三年被教科书称为“黑暗的三年”,因为中王星人类认为自己被地球抛弃了,而且一定是出于什么原因,那一侧连通知撤退的时间都没有给。在绝望中,暴力、杀戮、自暴自弃等等负面景象随处发生。终于有一些没有完全失去信心的人们,拿起武器组建了中王星的第一支军队,开始维持秩序,镇压混乱。随着三年时间的过去,中王星的人类终于恢复过来,他们也明白自己必须依靠自己繁衍生息。于是第一届议会被推选出来,来主持当时的中王星的运作。

  时空天中断了这段视频,因为是政府免费发放的统一信息终端,当然也是最低级的那种,因此政府通知和公益信息是必须打开的。“这家伙,居然想到利用公益信息的名义给自己打竞选广告,天气变化,亏他想得出这么个开场白,算是公益了。不过这家伙的名字也有够奇怪,君不见?”时空天微笑着想着,然后打开刚才收到的信息。这次没有图像,只听见一个破锣嗓门迫不及待的吼叫起来:“兄弟,我是金刚,开学了~~,别迟到!”

  中王历99年,第一届议长魁北文宣布“大迁徙时代”开始。从99年到115年这16年间,所有的中王星人按照族裔、血缘、信仰等不同的标准,按照自己的意愿迁徙到已探明的中王星的所有陆地上,固定建立家园并且繁衍生息。直到115年最后一个联盟苏丹联盟宣告组建完成,初步形成了如今七大联盟的格局,即:大汉联盟、罗卫联盟、阿勒泰联盟、苏丹联盟、自由联盟、伊利布联盟和腓尼基联盟。同时中王星开始废除原有地球的一切体制,建立新的体制。例如不再使用公元历,把最早一批从地球迁徙到中王星的200万人落地的那一年定为中王历元年。其余的改革包括政体、货币、法律等等不一而足。这十六年也是中王星奠定发展基础的十六年,在这期间大量的都市被建造起来,失去了地球配给的人们开始大力发现中王星本身的资源,形成了各自联盟的优势。

  在当今的中王星上,军队已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战争机器了,因为战争似乎离开人们已经很遥远了。中王历95年5月12日,将被中王星的历史和将来永远铭记,因为在那一天“奥菲斯的通道”塌陷了。恰恰在前一天,所有的中王星人们还在兴高采烈的议论中王人口已经突破了四千万,后一天这四千万人口就陷入了绝望中。从事后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原本还在高速旋转的虫洞漩涡,在无声中突然迸发出几乎让人短暂失明的白光,数分钟后逐渐恢复能见,“奥菲斯的通道”已经变成如今紫绿双色缓缓转动的样子了。经过紧急的调查,得到了令人震惊的结论:地球一侧发射了9000万吨级当量的氢弹,在地球侧的通道口引爆。至于为什么,在地球那一侧究竟发生了什么要动用在当时应该是地球最顶尖的武器来隔绝中王星,就永远成迷了,因为“奥菲斯的通道”已经失去作用了。

  时空天无奈的看着镜子中深蓝色的制服,说实话这衣服贴身、柔软,同时让自己显得瘦削而修长。不过在学校里面很少有人穿着这免费发放的服装,因为胸口的字样和老款的样式说明自己是东门综合学院服务职校的学生。从服务职校毕业的学生,基本只能从事最底层的服务行业。所以即便和自己一样的职校学生,只要条件允许,一定会自行购置服装,不过时空天可没有这个闲钱。

  “紫色?绿色?不对!”时空天想起什么,猛地从床上窜起,走到窗户旁边。点了窗棱角落的按钮,窗户玻璃马上从几乎不透明的神色转为完全透明,映出了窗外的中王星的夜景。今晚并不是晴朗的天气,浓浓的云层几乎映不出任何星光。不过当时空天尽力把目光向右上角的天空展望的时候,几乎在视野的边缘,能够看到一团淡淡的紫中带绿的球形光芒,在云层的遮掩下,紫色与绿色呈旋涡状慢慢的流动,因为几乎是目测距离的极限,将近百万公里的距离却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可以伸手摘下的紫晶和祖母绿。

  在梦中,自己用力的扭过头,那双手随之停住了滑动。在氤氲的水光中,时空天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因为水光无法看清,那轮廓分明是一具完美的、没有任何遮掩的异性躯体。虽然雾蒙蒙的水汽遮挡了面庞和关键的地方,但是依稀能够看清楚秀美的披肩长发和闪闪发光的皮肤。尽管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经验,时空天想着自己接下来应该说什么做什么的时候,另一侧的远处闪现了一团光芒,那是一扇半开的门,耀眼的白光在半开的空隙中向自己射来。在这一刹那间,自己并没有因为迤逦的场景被打断而恼怒,因为看着那扇门以及门里远处的光芒,时空天分明觉得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重要到似乎应该放弃近在咫尺的香艳。顶着刺眼的白光,时空天深深的凝视了一下,发现白光簇拥着一个奇怪的符号,那是五芒星中间有个卐字符,而且这个符号直接向自己的神识中投送了再明显不过的召唤之意。那么自己应该怎么选择呢,这时候梦就醒了。

  入选军队,哪怕是摆样子的仪仗队,也是时空天希望的,因为那样就可以免去对政府资助的欠债了。在军队内的升迁,可以获得远比其他普通工作多的中王贡献值--铭值。积累的铭值就意味着多多的格罗币,时空天可不指望凭借铭值参政主权。不兑换格罗币而累积铭值,那是那些世家子弟和大人物考虑的,因为铭值的数量是当今中王星受尊重程度和议政话语权的标志,那是他们最终走入政治圈子的依仗。时空天的理想是攒到一定数量的格罗币,到阿勒泰联盟买一个农场,或者腓尼基联盟买一个果园,过着平淡舒心的生活。即便不能升迁而退役转业,甚至因为无法从预备役转正而在军队安置一个最底层的后勤岗位,都是比现在强的状况。

  “毕业后我能找到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呢?酒店服务生?推销员?还是去维修梭车?不知道能不能去武陵市啊。”时空天给自己戴上了一幅眼镜。如今发达的基因工程和生物科技早已使得视力矫正工具成为过去,然而还是有不少人是为了装饰会戴着眼镜,当然时空天是从那次军队面试后决定“矫情”一下的。这时胸口衣袋里面发出了滴滴的声响。取出自己的终端,不过打开后首先播放的不是刚才收到的信息,而是一段视频。巴掌大的频幕上,出现了一个正装的中年人,脸上带着热切的神色,微秃的前额闪着光亮:“各位东门市的市民,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市长君不见,在这里提醒大家注意天气变化。大家知道,东门市的选举临近了,我在过去三年里面,始终保持着当初承诺的施政纲领,就是......“

  梦里自己不着一丝的半躺在一池不知名的液体中,姑且当做水吧。但是这水是“活的”,不错,的确是活的,因为它按照一个让自己倍感舒服的节奏贴着自己的皮肤流动着,同时闪动着淡紫色和浅绿的氤氲光芒。而且在流动之间,带着丝丝凉意,似乎在往自己的毛孔里面钻。随着这丝丝凉意的钻入,自己处在一个从未有过的舒坦境界中。此时更要命的事情发生了,因为有一双手开始用指尖从耳背之后缓缓的沿着颈部向背部滑动。时空天能肯定这是一双女人的手,虽然自己也没有接触过多少次异性的手,但是从皮肤最直接的感受,十个纤细的指尖有着并不让自己刺痛的指甲,偶尔的停顿中带着分明的挑逗,时空天甚至觉得那指尖在自己的皮肤上带起了丝丝颤栗。

  从23层的住所往外望去,远处的立体交通区域还有零星的悬浮梭车在走动,完全没有白天热闹的景象,毕竟是凌晨时间了。偶尔一辆梭车飞速的掠过,带着一抹灯光,眨眼也就不见了踪影,几乎都是在三层通道。“大概都是那些富家子弟,享受完夜生活之后往回赶吧。”时空天可以想见,在那梭车里面,半躺着烂醉的某个公子哥,头枕着某个美女的大腿,任由导航带着梭车自动驾驶。反而是最高层的第四层专用车道,没有一辆梭车。

  再往远处眺望,越过东门湾水面粼粼的水光,十数公里之外山陵上星星点点的灯光。那是东门市的富人区,每点灯光下都是一幢三到四层的独栋楼房。这些楼房都是十年内按照新科技建造起来的,时空天也就数次从山坡脚下公路经过的时候抬头望见过,只感觉在光照下亮闪闪的。“每幢楼大概都要数百万吧。”时空天淡淡的想着,却没有任何嫉妒的意思。扫了一眼房间,政府配给的宿舍除了卧室和卫生间就别无他物了,几十年前建造的、给社会在底层人民的暂住所是不能要求什么的,不过时空天觉得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就很满足了。

  这时候他也发觉手中的青竹梅果汁已经见底了,时空天喜欢这种果汁的原因除了其特有的酸涩味道之外,还因为这种蔬果在大汉联盟和罗卫联盟温暖的几个郡广泛种植,因此价格极为便宜,这样的价格才是经济窘迫的时空天能够承受的。想着明天就要开始职校的最后一个学期,毕业之后就要找工作就业,好偿还这几年欠下政府的数万格罗币。“谁让自己是孤儿呢,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之后,好歹政府还是资助自己读完了职校,该还的总是要还的”时空天略有些自嘲的这么想着,感觉有点意兴阑珊,于是把窗户回复深色,直挺挺的往床上一倒,这次他很快就睡着了,也没有再做梦。

  倏地的睁开眼,时空天怔怔的望着天花板,墙顶淡淡的投影着若隐若现的夜空,偶尔几颗星星闪着极薄的光晕。这是时空天最喜欢的、也是最常使用的睡眠背景,有时候半夜醒来,望着这让人安心的景象,虽然明知道是投影的假象,也能够翻个身微笑着继续睡去。不过今晚却没有往常的作用,时空天扫了墙顶角落里显示的时间:凌晨两点十五分,然后侧过头用手枕着,开始回想刚才的梦境。

  按照自己平常的个性,时空天一定会微笑着告诉自己,是因为自己十几年的处男生涯外加马上面临毕业的压力综合在一起的缘故,让自己有这么清晰的梦境吧。但是从内心深处知道不是那样,因为一模一样的梦在几天前发生过,似乎是三天还是四天之前。只不过那一次完全没有那么清楚的醒后记忆,有些木讷的时空天马上就抛之脑后了。然而这一次如此历历在目,让时空天马上记得前一次的梦境了,甚至是那紫中带绿的水。

  不过随后的问题也发生了:按照政体,七大联盟是相对自治的国家,他们之间为了争夺地域和资源,不可避免的发生战争。原本中王历115年左右全球的人口也不到6000万,而中王星所有陆地面积是6600多万平方公里,可谓地广人稀。但是既然要永世生存,为了自己的子孙和族裔,必须要占据更多的土地。115年-120年,七大联盟之间的局部摩擦和战争时有发生。也正是在120年,又是魁北文站出来,召集了七大联盟的行政长官,在自由联盟的百门市召开了一个月的闭门会议。最终,120年11月5日《中王宪法》宣布诞生,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七大联盟的行政长官代表各自的人民立下誓言,此刻疆域将被永世固化,任何人不得改变。同一年,中王星议长被定为全球唯一一个终身制的职位。

  从此后的岁月直到今天,即中王历408年,七大联盟的军队已经渐渐失去了战争的职能,既然不是为了疆域,谁还会选择打仗呢。军队也就逐渐演化成为各自联盟内部的治安部队,对抗内部的暴力和犯罪,偶尔也会为了一些民间事件,例如贸易摩擦和宗教冲突等,在公海领域发生零星的对峙和交火。在如今中王星60亿人口中,军队的比例连千分之一都不到,当然治安最为混乱的阿勒泰联盟就远不止这个比例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科幻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