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尸踪者小说

尸踪者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低调你五哥

时间:2021-02-23

小说简介

《尸踪者》是本人处女作,希望能大家多加前来捧场,有好的意见与建议都也可以提,新手作家不喜勿喷。现特官方声明!本故事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拖回去枪决! 尸踪者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陈宝摸着手机键盘眼睛紧紧的盯着地图,孙越和王京围在桌子旁边昏昏欲睡,王京的脑袋一点一点的马上就要把桌旁的墨水碰倒了,这时陈宝叫了一声孙越。孙越转头一看,大吼一声:“嘿!老王!!!”王京一惊,一下跳了起来桌子剧烈的晃动墨水瓶直接倒向地图!陈宝、孙越同时大叫“小心!”但是很可惜已经晚了,墨汁慢慢的侵蚀着地图,孙越赶忙把地图抽出来赶紧拿纸巾擦拭着,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王京都能被千刀万剐了。王京愣愣的看着地图,陈宝气急败坏的说道:“还看!赶紧收拾一下啊!”王京慌忙拿着纸巾仔细的擦拭着桌子。孙越举着地图呆呆的看着,王京嘟囔了一句:“不就是地图脏了吗?再买一副就是了,至于吗?都快看傻了。”陈宝顺着王京的目光看向了孙越,“小孙,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陈宝疑惑的问,孙越缓慢的说道:“陈哥,你说地图会有孔吗?”“孔?什么孔?”陈宝一边疑惑的问道一边向孙越走去,孙越说:“陈哥你快看,我把地图对着灯的时候发现有三个小孔,应该是针扎出来的。”陈宝:“拿来我看看!”果然在地图的中间位置有三个小孔!王京听完也凑了过来,陈宝一看王京过来了好像生怕他还会弄坏地图一样,身子往边上躲了躲,王京郁闷的坐在了沙发上,孙越瞟了一眼王京说道:“这三个小孔是不是就是跟那个手机键盘联系的关键?”陈宝赶忙找到手机键盘,但是这要怎么用啊?陈宝又犯了难,王京漫不经心的说道:“那小孔能透光有什么用?你放在桌子上它不一样什么都看不到了吗?”孙越瞪大了眼睛看着王京,王京苦着脸说道:“我就说一句话都不行了?至于吗?要不把我推出去毙了吧!”那叫一个可怜啊!孙越哈哈哈笑道:“老王!你真是个天才啊!”说着把地图平铺在桌面上又把手机的键盘放在了地图的下面,对着陈宝说道:“陈哥拿纸笔!”孙越拿着纸飞快的记下了三个数字,紧接着又是三个……一共记了五组,“陈哥快看,这就是按照小孔比对下来的手机号码!”孙越激动的说道。陈宝看着数字,124、235、457、568、890,小孔的位置是一个镜像数字7,孙越摸着下巴说到:“嗯……我觉得这应该是个地名,而且是三个字,所以市内四区中就是G区和S区,市外是L区,直辖市W市和P市,这就缩小了需要搜查的范围,而键盘上的数字只有一组是正确的,那这个应该怎么排除啊?”陈宝说道:“那我认为第一组和最后一组可以排除掉了,手机键盘上的1、0键是没有字母的。”孙越激动的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那只还剩下三组数字了,我们可以把字母写下来与地名的拼音首字母进行对比!”经过了一夜的排查锁定了457三个数字,因为只有这三个数字才最符合市内四区中的S区。让大家比较震惊的是,如果信息正确的话,藏尸地点竟然与被害人汪某的心理咨询室在同一个区!“好消息!”突然冲进来一个人,“案情有进展了!刚刚进来了一个人,说他当晚看见过汪某!”三人定睛一看原来是当地负责排查的民警小李。目击者耿某,女33岁未婚,从事职业是某金融公司的业务员,办公单位都是同一写字楼工作了差不多2年,上下班都会遇到汪某,但算不上朋友。孙越皱眉问道:“耿女士你既然看到了被害人,那你怎么今天才过来,我们据前段时间的排查到现在已经半个月了。”耿某有点恍惚,好一会儿才歉然道:“其实那天我突然接到公司的外派任务,我打车去公司取资料,在下楼的时候看到汪总跟一个身穿一件黑色棉袄的人往消防通道去了,”拿起桌子上的纸杯双手捧着喝了口水,孙越发现,她的手有点抖。“都是在一个写字楼工作了那么久,也不是陌生人所以我在他身后跟他打了一个招呼,汪总当时只是抖了一下然后那个人附到汪总耳边说了什么,汪总就理也没理我直接走了出去。我当时虽然奇怪但是因为我要赶当晚的飞机所以也就没有追问,我今天刚从外地回来,刚到公司的时候听同事说起汪总的事情所以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耿某说完这些又喝了一大口水,“那个……警察同志,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孙越疑惑道:“那您看清是什么人吗?那个人是男是女?身高大概多少?什么体型?”耿某回忆了一下:“因为那个人棉袄上有帽子又带了一个白色的口罩,所以我也不能确定性别,身高大概跟汪总差不多高,体型说不好,因为冬天穿的都比较多啊,我也不敢确定。”这时张忠国推门走了进来说:“刚才小李过来告诉我找到了目击者……”“组长这位耿女士就是目击者!”孙越赶忙站起来介绍并把笔录交给张忠国。张忠国迅速看了一下笔录,接着问道:“耿女士,您刚才提到与被害人打招呼他只是抖了一下并没有理你?那您看到被害人当时大概是什么状态?还有没有其他的异常举动?”耿某疑惑道:“比如说?”张忠国:“哦抱歉,就是说您认为当时被害人是不是处于一种被胁迫的状态?或者,他的精神状态怎么样?”耿某回忆道:“当时汪总只是背对着我,我没看到他的表情所以我也不能确定……至于胁迫……我好像没有看到那个人手里有危险物品。”张忠国:“麻烦请您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遗漏的事情。”耿某回忆了一下道:“应该没有了吧……知道的我都说了。”张忠国站起来道:“那么好吧!感谢您的配合,请麻烦您跟我们同事去登记一下你的身份信息,有必要的话我们还会联系你。”说完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纸笔写下了办公室电话和他们的传呼号,然后说道:“这是我们的联系方式如果您想起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也可以直接联系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耿某犹豫道:“那……警察同志,我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啊?”张忠国:“嗯……这样吧!我们会派同事暂时保护您的人身安全,所以请您放心。”说完对王京吩咐道:“你去找欧阳剑让他安排一下。”王京应了一声对耿某道:“女士麻烦您跟我去登记一下您的联系方式吧,我会让同事安排保护您的事情。”。……


尸踪者密室  


《尸踪者》情节预览:

  1990年冬天D市警方接到一起失踪案——失踪者是一名从事心理咨询的心理咨询师。汪某男36岁,身高178cm体重75公斤,已婚。是一位国外某著名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专攻心理研究,三年前回国在D市旺区买了个写字间开了一家心理咨询室,父母已在国外定居。社会关系简单,为人很好心地善良与任何人也没有过仇隙或矛盾,生活作风和应酬方面也没有发现问题。经济方面很正常,除了写字间是他自己贷款购买而且今年已全部还清,其他方面也没有任何借款欠款的问题。因为失踪案件的报案条件是失踪超过24小时才能报案,所以汪某的老婆李某在焦急的寻找了汪某两天之后才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李某在对警方的口供中是这样说的:“我老公一般下班都是准时回家的,就算不回家也会事先给我打电话说明去向,但是那天他下班之后,我正好有点不舒服在家里睡了一会,据他下班也有两个多小时了,我起来看他还没有回家就给他打了电话,一直提示不在服务区,这种情况是从来没有过的,我就给他的同事打电话,同事都说下班他们都走了,只有他一个人还留在咨询室里面整理一名新病人的病情资料,所以他们也就先走了。我随后就给他的朋友们打电话,也是没有联系到他,我就与他的几个要好的朋友去了他经常去的地方,结果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在他朋友的陪伴下第二天我们就报警了。”警方先是调查了当时汪某的同事与病人,没有发现对案情有用的线索,所以警方就开始对附近的商铺进行调查,警方拿着照片进行地毯式的摸排,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找到与汪某有关的线索。由于那个时候摄像头还没有普及,所以给摸排调查带来了巨大的困难。在案情陷入僵局的第十天,警方接到了一匿名电话,来电人的声音经过了特殊处理,警方无法辨别性别(我们就称为“变声人”)。变声人在电话中声称他很负责的通知警方汪某已经被其杀害,这个电话就是告知警方他要与警方做一个游戏,他会给警方提供线索,如果警方在十天的规定时间内找不到被害人尸体,那么作为惩罚他还会不断的杀人,反之如果警方能在限期之内找到尸体,那么他会一点点的把自己的身份信息作为奖励送给警方。此事一出给D市以及全国的警界带来了轩然大波!这是公然的向全国警界的挑衅!由公安厅直接委派任务,L省接手此案,限期一月之内破案,对于这种敢于明目张胆的挑衅警界的凶手必须要给予严厉打击!警方委派下一个由8人组成的特别行动小组,组长是L省罪案调查科的副科长张忠国,以及两位破案经验丰富的刑警孙越和王京,还有刘焱、张涛、陈宝三位犯罪现场痕迹学的专家,最后两位是武警散打全国大比中夺得银铜牌的宋毅与欧阳剑。小组在凶手开始计时的第2天一早就来到了D市的市公安局局长的办公室,局长是一个四十五岁的秃顶胖子,满脸赔笑的站在张忠国的下首位置,说了不少恭维的话,也不外乎就是拜托各位尽早破案维护百姓的安全云云,其实谁心里都清楚,这个家伙是想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才是真的。张忠国挥手打断他的话冷冷的道:“这个不要你来提醒我们,请为我们准备一间办公室,还有请麻烦把现在你们掌握的所有资料送过来,谢谢!”胖子满头是汗的点头称是,立即着手安排下去,把自己的办公室收拾出来作为小组的指挥部,并差人把资料全部送了过去,让孙越几人颇感无奈的是除了罪犯送来的资料,警方的照片和笔录基本就等同于废纸。王京的性格比较急躁,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嘴里念叨着:“这个家伙太嚣张了竟然牵着警方的鼻子走,这样我们就只能被动挨打,这有劲没处使啊!”孙越苦笑一下道:“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凶手不止是猖狂还异常的狡猾,要不然也用不到我们8个人直接下来了啊。”“那你们就少抱怨!抓紧时间研究一下送来的证据,既然他想玩游戏咱们就接着,看看他到底是长了三头还是六臂!”张忠国冷声说。孙越严肃道:“是!头儿,下午我跟王京再重新梳理一下案情,那些线索就先让张涛他们化验一下吧!”张忠国点了点头分配下任务迅速行动,晚上9点小组开了一个案件讨论会,刘焱首先站起来说:“我跟老张他们对凶手送来的地图和手机键盘作了化验什么也没有发现,我们就找到当地警方对证物的来源进行调查,但是这两样东西都是比较常见的,警方还需要大量时间来进行调查,看来凶手很狡猾什么线索都没有给我们留下。”张忠国点点头说:“既然这样我们只能从证物本身入手了,需要尽快找到尸体,我就不信他一点马脚不漏!想在我们国家制造一起完美凶杀案吗!?孙越你们俩那边是什么情况。”孙越:“我跟王京对咨询室进行了调查,现场没有任何痕迹,说明汪某是下班之后在路上被害,当然也不排除熟人作案。”张忠国:“嗯……那你们就把摸排的工作交给当地的民警同志们,让他们再仔细的调查一遍,一定要细致入微,任何一点对案情有帮助的人或物都不能放过!好了暂时就这样吧!散会。”孙越和王京立马找到了陈宝,因为陈宝对这种杀人后罪犯故意留下的线索研究比较多。陈宝看着手机键盘和地图思索着,一副D市地图,一个手机按键盘,这到底代表什么那?D市,一个L省的沿海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有市内4个区分别是,S区、X区、Z区、G区,还有三个直辖市P市、W市、Z、市,另外还有市外的J区和L区,排查量一样非常的大,再说那个小手机键盘,就是一个普通电话的键盘丝毫没有什么线索可言。孙越摸着下巴说:“陈哥你说这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密码或者组合啊!手机按键上不只有数字,还有字母和拼音,这是不是凶手在暗示我们那?”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恐怖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