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邪宋小说

邪宋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灵魂采集者

时间:2021-04-02

小说简介

再次穿越啦!曲平宇出乎意料再次穿越到北宋,原本高兴的不行啊,看了这么多再次穿越小说,终于等到有机会实际操作方式一次啦!是走科技种地路好,做生意发大财路好,但是登科致仕路好呢?正迟疑间,却出乎意料的意外发现,这个大北宋正被一股邪异的力量推离原来的走入,变的难以寻思。面对自己邪宋,曲守将杨延朗站在遂城城头,望着城下密匝匝的营帐,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长枪,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呼出去的热气凝成一阵白雾,将凝在胡髯上的白霜又染重了几分。。……


邪宋体字  


《邪宋》情节预览:

  使劲撑开眼,晚上,月亮挺圆,一片空地,没有广场灯,也没路灯,再远处是低矮破,也没一点灯光,显然是很郊很郊的郊区。再看一眼自己,曲平宇一下子就醒过来了。不是吧,自己还真的是悬浮在空中,身上笼罩着一层氤氲的金光,离地不高,二三十公分的样子吧,脚底下的地面上是一团乱七八糟的鬼画符,线条挺粗,面积不大,前面是个供桌,供桌上有个碗,碗里插着三根香,香火明明灭灭,看着挺瘆人,供桌后面是个糙老爷们,长头发在脑袋上挽个疙瘩,穿个长衣服,估计是个道士什么的吧,眼下正跪伏在地上,眼下正撅着屁股抬着头,张着大嘴红着眼瞪着自己!

  没人盯着,早上跑出来自然也是没请假的啦,非窗口岗位,也不担心投诉,部门考勤员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到,关键是,约了十一点钟去领导那里谈话,这可是大事啊!现在可还是试用期啊,试用期表现好才有编制啊!什么叫表现好,不就是领导一句话的事么!这可不好,赶快回去!赶快奔向公交站,跑到一半一拍大腿,老子现在是有钱人了啊,开什么玩笑,刚才光个人所得税就交了一百六十万,还做个啥子的公交!打车!做人低调也不能因小失大!万一因为这么大点事丢了工作,爸妈能坐一天一宿硬座过来打断自己的腿!

  夜幕降临,延朗退下城头,回到自己的府邸。躺在卧榻上却翻来覆去,却迟迟无法入睡。

  曲平宇同学出生在普通的国企职工家庭,前二十二年的人生倒真的是应了一个平字,长相属于掉到人堆里就找不到,除了爸妈就没人说过长得帅,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活的如同流水账,成绩没冒过尖也没打过狼,不偏科也没强项,没当过班干部,没当过课代表,教过他的老师毕业后基本都是秒忘,如果没人提肯定想不起还有这么一号。平时不太爱说话也不太会说话,凡事只随大流,文艺活动体育运动没一样拿的出手的,看看小说,但看不懂高雅艺术,偶尔玩玩游戏,可反射弧长总被虐。朋友也就是同宿舍那么五六个人,工科院校女生稀有,所以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单身狗。平时帮人一下也都是捡个东西让个座举手之劳的档次,干坏事也就是考试带个小纸条的程度,拿在手里还畏畏缩缩半天都不敢看一眼,监考老师连管都懒得管。

  大学只是二线城市应天市的末流重本,不是985也不是211,学的是大路货学科计算机,软件硬件都懂点,但也没什么精通的。成绩一般,没有挂科,两证齐全,简历投出去的多,有响应的少,回老家是不可能,家里爸妈普通国企职工,没啥门路,自己也不太甘心回到小县城,有心和舍友们一起出去闯荡,但又觉得怯怯的,最后总算天无绝人之路,临毕业时签到了应天市图书馆,事业单位,试用期三个月,试用期满给入编,就是做做系统日常维护,工作不忙,工资一般,但胜在稳定,还可以排经适房,跟家里一商量,爸妈乐得直接就蹦高啊,市级单位啊!事业编制啊!国家干部啊!风不吹雨不淋坐办公室啊!作为一个四线城市工人阶级家庭子弟,你还想要咋样!好吧,那就这样吧。

  延朗咬了咬牙,终于还是下了决定。

  真是奇怪的感觉,似乎不是躺在病床上,感觉自己是站着的,但是伸伸腿,脚下却什么都没有,自己就好像悬浮在空气中,晃晃身子,感觉没什么东西吊着自己,也明显不是在水里。

  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援军迟迟不到,是因为突围的部队最终遭遇了敌军没有冲杀出去?是因为援军的到来早在辽人的意料之中,路上中了埋伏,这支敌军就是消灭了援军才过来汇合围城的?还是是因为平日里恶了傅潜那厮,不肯支援?当时弃城全力突围是否才是最佳的选择?自己手上连民壮都算上,满打满算不过五千人,撑得过明天,后天又怎么办?要降么?我杨家世代忠良,何况一家老小俱在汴梁,万万降不得;要突围么?眼下尚有精兵千三,趁夜突围可以一试,可城内百姓怎么办?这些日助自己守城,可是拼了命了,跑了对得起他们么?再说,跑出去了怎么办,守城不力,定会获罪,自己这一大家子怎么办?明日只有死战!可是……死?

  九月下旬,两万辽兵兵临城下,他掩护骑兵突围求援后据城死守,如今已经大半个月了。辽军一到城下就不断攻城,有时甚至一日数次,延朗率麾下士卒苦苦支撑,援军却始终不见踪影。十月初,辽军增兵至四万,更有辽皇耶律隆绪之母萧绰亲临城下,自持桴鼓督战,一时间失飞如雨,辽军状若疯虎,城上危如累卵!

  曲平宇同学在拿到自己的第一个月工资后,不知怎么突发奇想,买了人生中第一注彩票,居然就中了头奖,积攒已久的人品爆发了!不是八万,不是八十万,是整整八百万!对着电脑反反复复核对了二十多遍奖券的曲同学如同做梦一般,晕乎乎的离开单位,晕乎乎的来到兑奖中心,晕乎乎戴上了工作人员准备的口罩和墨镜,晕乎乎缴了百分之二十个人所得税,晕乎乎拿到支票,晕乎乎来到福彩中心的合作银行把六百四十万奖金全都存到卡里,又晕乎乎被工作人员从银行侧门悄悄出去来,整个过程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真没辙了!

  由于连日疲劳,又再大量失血,一阵阵眩晕向延朗袭来,视线变得有些模糊,恍惚中,沾满鲜血的赤金小环开始变得红亮,然后悬浮了起来,金光从圈子的中心迸发出来,紧接着,金环像是熔融了一样凝聚成一个小小的金球并开始变得透明,就像一小团发出金光的琥珀,这团金光开始不断的变大,一会的功夫,就涨到了七尺大小,金光里,一个黑色的身影开始浮现出来!

  什么情况!灵异事件啊!曲平宇也是看过几打鬼故事的,一瞬间就懵了,自己坐车掉河里撞死了?眼下这是碰上道士炼鬼的了?不对啊吧?触觉还在,月下好像有影啊?要不就是拿自己僵尸?自己能悬空,有意识,这是要练成飞僵了?飞僵不错,好像很猛的,不过可惜的是以后就只能夜间活动了,找妹子也只能去夜店了!也不对吧,炼成飞僵好像要几百上千年吧?再说了,现在都是火葬啊!赶紧看看指甲,舔舔牙齿,没尖也不长,那基本也排除了。是了,国后不许成精,尸变肯定也是不行的啦……

  不知过了多久,曲平宇终于又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脑袋木木的,四肢懒懒的,一动也不想动,就像宿醉后,从沉睡无眠的梦中醒来,意识已经回来,但还懒得睁开眼睛。

  “小人杨延朗,恬为保州缘边都巡检使,乃是这威虏军城的城守,因辽军势大,破城在即,故而行了那血引之术,却不想惊动了上仙,万望上仙不吝法力,保我满城军民,免遭那辽贼屠戮,满城军民必为上仙立祠庙,塑金身,四时奉祀,香火不绝!”曲平宇说的杨延朗倒是明白了,所以放慢了语速,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

  想到这里,延朗不禁打了个寒噤。粗略点点数量,城外的营帐已达八千之数,一营十人,那就是八万,差不多整个大辽的精锐全在城下了!举国之力尽在城下,遂城小墙矮,契丹人可没有围而不攻的道理,遂城危矣!

  此时已是三更时分,延朗抬头望了望月色,今日大约是十五吧,要不就是十六,月亮圆的很。延朗将折下的赤金盘从香案上拿起,一面细细弯成一个圆形,一面走到空地的中央,然后从怀内掏出一把短刃,在左手手掌上一抹,鲜血喷涌而出,延朗立刻将赤金圈浸满鲜血,然后放到地上,并以此为中心,用鲜血在地面上抹画起来,鲜血抹到地上,迅速的被冻结,红色线条扭扭曲曲,其实看不出什么形状来,似乎是几条螭龙虬曲盘绕,又像是一朵诡异的花,但自有一种狂放邪异的美感,待到画完,立刻奔到香案前将血挤到燃香的米碗内,随后跪伏在案前,轻声吟诵起来。

  奈何屋漏偏逢连阴雨,上午巡城的时候,延朗突然发现,契丹再次增兵了!辰时末,辽军的先头部队抵达了,城外一时间人沸马嘶,围城的敌军布好防线,严阵以待,防止城内的困兽出城袭扰或趁乱突围,抵达的敌军则开始伐木扎营,埋锅造饭,后面的队伍还在源源不断的开来,放眼望去,一条人马织成的长龙蜿蜒而来,望不到尽头。

  “什么上什么临?你说慢点,没听明白!”曲同学一个跟头摔得有点懵,完全没反应过来。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历史军事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