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剑舞朦胧小说

剑舞朦胧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兮然生

时间:2021-04-04

小说简介

也曾借刘三儿斩蟒,也曾与越王伐吴,也曾助皇叔兴汉,也曾佩赵郎黄袍。伏匣内寂寂无言,跃鞘外寒光射目。天地间百兵伏首,醉眼看布衣王候。 剑舞朦朦胧胧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看着帖子下面一长串的人留下邮箱,程天任心中终于找到了一丝平衡,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神,宅男的神!得意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站起身吐出憋了半个多小时的闷气嘎嘎怪笑起来。不过就在他怪笑的时候,窗外的天空突然闪过一丝异常的白光,此时还是傍晚,这一丝异常的白光在天空之中亮了一下之后就消失无形了,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但是程天任却注意到了,在他眼角的余光发现这到白光的时候,心头莫名的涌起了一股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却异常的强烈,并且迅速的咱领了他的所有心神,而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亮起了刺眼的白光,这急速的变化让程天任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只来得及说出一句:“我靠!”就浑身冒着青烟倒在房间里面了!毫无疑问的,此时在这个房间里面那个浑身冒着青烟的家伙已经挂掉了,但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同样的家伙却吃力的睁开了双眼!这是一间颇有古风的房间,所有的家具都是木制的,雕花的窗户上贴着薄薄的一层纸,房间里面摆放着一套桌椅,靠近窗户边有一书桌,上面文房四宝俱全,而此时程天任就躺在床上的丝绸被褥里,头上搭着浸湿的毛巾。睁眼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程天任莫名其妙的开口道:“这是哪?太平镇上有这个地方吗?刚才那道白光是什么玩意儿?”强撑着身体做起来,看着落下来的毛巾,程天任皱眉自语:“我靠,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人用这个办法来退烧?等等……”将毛巾扔到一边,他抓着自己胸前的一缕长发瞪大了眼睛:“擦!我睡了多久啊,头发怎么都这么长了?”“算了,不管这些了!有人吗?我现在是在哪里啊?医生!来个医生啊,没医生来个护士美眉也好!”挪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程天任费力的走下床,看了一眼自己瘦弱的四肢,他摇摇头:“看来我真的睡了好久,身体都差到这副田地了!不过这一身古代人的睡衣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这里是什么复古的医院吗?不会马上冲进来一个宽袍大袖的家伙吧?嗯……要是护士小姐这么穿也不错!最好像是黄金甲里面的一样!嘿嘿……”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程天任依旧像是在地球上一样猥琐的笑起来,在房间里面走了两步,他四处打量了一番,郁闷的开口道:“不是吧,这医院搞什么?复古就复古吧,连个镜子都没有,这个铜镜是什么个意思?这也复古的太彻底了些!”摇摇头之后,他还是来到书桌前拿起那个被打磨的异常光滑的铜镜,而后看着镜子里面隐隐约约的人影道:“不错,你别说我留长头发还挺帅的,就是好像瘦了不少,嗯…也难怪,头发长了这么长一定睡了很久,但是护士小姐为什么要给我扎一个女生的包包头发型呢?看上去怪怪的!”一把扯下头发上的发带,看着披散下来的长发,程天任一皱眉:“这披头散发的家伙是谁?算了,还是扎起来吧!”胡乱的扎好了头发之后,程天任眼见自己刚才喊了半天都没人答应,心道:“看来一时半会不会有人来了,这医院看上去真的复古的非常彻底,连个铃都没有!我现在这副身体。看样子也走不远,还是老老实实的等护士来吧!真不知道是谁弄出来这么一个医院的。”打定主意之后,程天任将铜镜放回了书桌上,而后目光在书桌上略微一扫,只见那书桌之上有一篇龙飞凤舞的草书: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看着这篇满江红,他诧异的道:“这医院倒也有趣,竟然面面俱到,还有这满江红!”这篇草书正是岳飞的满江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看这篇草书之中的笔迹,书写的人应该算的上是饱读诗书的人了,正在程天任看着这篇草书的时候,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议论声。“听说了吗?最近朝廷好像又要派遣特使去金国了!说是去议和呢!”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响起。“真的吗?估计又是那金国人耍的把戏了,也不知道当家圣上是怎么想的,前几年以那莫须有的罪名处决了岳飞将军,现在好了吧!”另一个听上去还非常稚嫩的童子声音响起。“嘘……你不要命了啊?这话我一个人听见就算了,要是让外人听见,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那秦桧在朝廷中势力雄厚,咱们家大人可惹不起他,就连韩世忠大人都不敢太过分,要是这话传到他的耳朵里面,恐怕咱们大人就有麻烦了!”女孩听了男孩的话,急忙开口劝阻道。“哼!青竹,你觉得我说错了吗?那秦桧老贼里通卖国,杀了岳飞将军,现在我大宋岌岌可危都是因为秦桧老贼和当今圣上造成的,既然他们都敢做出来了,还怕别人说吗?就算他能够堵住我一个人的嘴,这天下百姓的嘴他们能堵住吗?似那秦桧之流日后定会成为千古唾骂的罪人!有什么好怕的!”都说少年不怕虎,这少年的确是如此。不过他这样可是让一边的少女吓的面无人色,急忙伸手虚虚捂住他的嘴道:“招财,不要说了好不好,你就算是不怕,也为咱们家大人想想!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要是你的话被人听见了,咱们大人也会受到牵连的!”招财听到这才闷闷的扭过头不说话,不过他不说话并不代表房间里面偷听的程天任不会说话了,此时程天任站在房间里面一脸的笑意:“可真是有意思啊,这个医院是怎么回事儿?竟然还有人负责表演的?”口中发笑,程天任费力的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看着面相清秀的两个少年人大笑道:“说的好,那秦桧老贼却是会成为千古罪人,就连那昏君赵构日后也会被人唾弃,的确是无需害怕!不过你们的演技有些略显浮夸,刚才你们说到秦桧和赵构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做作,这样不好日后还要多多练习啊。”说完这些之后,他眼珠转了转接着道:“不过,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你们医院也太古怪了,复古也不是这么个复法的啊!好了,现在你们表演也表演完了,能不能把医生叫来,我有些问题想确认一下!”那两个看上去十分清秀的招财和青竹看到推开窗户的程天任,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紧接着就反应了过来,然后他们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女孩青竹开口道:“陈公子,你……你醒了?”“不对,不对!”青竹说完第一句之后立马改口道:“陈公子你刚才说的什么啊?那种话可不能乱说啊,是会杀头的!”此时的青竹是真的吓的不轻,听听眼前的家伙都说了些什么?他竟然敢直呼当今圣上的名讳,更是叫他昏君,就连刚才招财都不敢这么说的!站在青竹身边的招财此时也是目瞪口呆,他刚才也是鼓起了非常大的勇气才说出秦桧老贼这四个字的,但是对于当今圣上赵构却是不敢有丝毫的不敬,现在听了程天任的话之后,只感觉刚才青竹说自己真是说错人了,这个家伙比自己可要胆大多了!看着两个人都吓的面部表情僵硬,程天任摇摇头道:“好了,我都说了你们不用在演戏了,你们应该是这间医院的员工吧?真是有意思的医院,能帮我叫医生吗?我现在这副样子走不动路啊!”听了程天任再次开口之后,两人才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一样之后,青竹开口道:“这个,陈公子你究竟在说什么啊?什么医生员工的?那是什么?你大病初愈还是不要乱动的好,我这就去叫小姐来!她知道你醒了之后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说完这话之后,青竹转头就走,留下一脸无奈的招财和程天任两人,看着招财欲言又止的表情,程天任也不去管莫名其妙的青竹,反正这里是医院,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医生来了,想到此处他索性靠在窗边向招财问道:“你是叫招财对吧?今年多大了?怎么不去上学?反而来打工呢?”招财此时也是一副奇怪的神色,他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丁,刚才和青竹两人在窗外聊天,本来也是趁着四下无人才敢说出那番话来,要是换到别的地方,或者在人前的话,以他的胆子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而且刚才他说这话的时候以为程天任还在沉睡,所以没有顾忌,但是现在看到程天任已经醒了过来,哪里还敢说这些话,更加重要的是这个平时看起来老老实实的程天任公子,此时也不知道是发烧烧糊涂了还是怎么回事,竟然说出比自己刚才还要可怕的话语,好在程天任并没有在那个话题上纠缠,否则的话招财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好。但是就算这样,他也无法理解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口中说出的上学和打工是什么意思,他满脸的疑惑道:“陈公子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上学打工的?恕我愚钝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还有我今年多大了你不是知道吗?怎么要问这个问题呢?”“是吗?我已经知道你多大了?”程天任呵呵一笑,颇有玩味的看着对方:“你这家伙还真的挺敬业,都说了我现在已经醒过来了,让你去叫医生,你们医院可真的有意思啊,既然你一定要演下去,那我就陪你演吧!”说完这话之后,程天任略微停顿一下接着道:“你刚才说我已经知道了你多大是吧?嗯,那我现在忘记了不行吗?既然我忘记了,你是不是应该再次告诉我呢?”招财此时已经无语了,看来这陈公子是真的烧糊涂了,不过他一个家丁也不好拂了对方的兴致,只好无奈的道:“回公子的话,小的今年十六!”“哦,十六了吗?那你怎么不去上学?难道现在是放假时间?”程天任看来一样窗外的天空,感受了一下空气中的温度接着道:“可是现在的天气也不热,也不冷的,应该不是放假的时候啊,这么小就出来打工,你家里条件不好吗?可是这也说不过去啊,就算你家里条件不好,也可以申请政府救济的!为什么一定要出来打工呢?”。……



《剑舞朦胧》情节预览:

  看着帖子下面一长串的人留下邮箱,程天任心中终于找到了一丝平衡,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神,宅男的神!得意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站起身吐出憋了半个多小时的闷气嘎嘎怪笑起来。不过就在他怪笑的时候,窗外的天空突然闪过一丝异常的白光,此时还是傍晚,这一丝异常的白光在天空之中亮了一下之后就消失无形了,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但是程天任却注意到了,在他眼角的余光发现这到白光的时候,心头莫名的涌起了一股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却异常的强烈,并且迅速的咱领了他的所有心神,而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亮起了刺眼的白光,这急速的变化让程天任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只来得及说出一句:“我靠!”就浑身冒着青烟倒在房间里面了!毫无疑问的,此时在这个房间里面那个浑身冒着青烟的家伙已经挂掉了,但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同样的家伙却吃力的睁开了双眼!这是一间颇有古风的房间,所有的家具都是木制的,雕花的窗户上贴着薄薄的一层纸,房间里面摆放着一套桌椅,靠近窗户边有一书桌,上面文房四宝俱全,而此时程天任就躺在床上的丝绸被褥里,头上搭着浸湿的毛巾。睁眼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程天任莫名其妙的开口道:“这是哪?太平镇上有这个地方吗?刚才那道白光是什么玩意儿?”强撑着身体做起来,看着落下来的毛巾,程天任皱眉自语:“我靠,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人用这个办法来退烧?等等……”将毛巾扔到一边,他抓着自己胸前的一缕长发瞪大了眼睛:“擦!我睡了多久啊,头发怎么都这么长了?”“算了,不管这些了!有人吗?我现在是在哪里啊?医生!来个医生啊,没医生来个护士美眉也好!”挪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程天任费力的走下床,看了一眼自己瘦弱的四肢,他摇摇头:“看来我真的睡了好久,身体都差到这副田地了!不过这一身古代人的睡衣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这里是什么复古的医院吗?不会马上冲进来一个宽袍大袖的家伙吧?嗯……要是护士小姐这么穿也不错!最好像是黄金甲里面的一样!嘿嘿……”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程天任依旧像是在地球上一样猥琐的笑起来,在房间里面走了两步,他四处打量了一番,郁闷的开口道:“不是吧,这医院搞什么?复古就复古吧,连个镜子都没有,这个铜镜是什么个意思?这也复古的太彻底了些!”摇摇头之后,他还是来到书桌前拿起那个被打磨的异常光滑的铜镜,而后看着镜子里面隐隐约约的人影道:“不错,你别说我留长头发还挺帅的,就是好像瘦了不少,嗯…也难怪,头发长了这么长一定睡了很久,但是护士小姐为什么要给我扎一个女生的包包头发型呢?看上去怪怪的!”一把扯下头发上的发带,看着披散下来的长发,程天任一皱眉:“这披头散发的家伙是谁?算了,还是扎起来吧!”胡乱的扎好了头发之后,程天任眼见自己刚才喊了半天都没人答应,心道:“看来一时半会不会有人来了,这医院看上去真的复古的非常彻底,连个铃都没有!我现在这副身体。看样子也走不远,还是老老实实的等护士来吧!真不知道是谁弄出来这么一个医院的。”打定主意之后,程天任将铜镜放回了书桌上,而后目光在书桌上略微一扫,只见那书桌之上有一篇龙飞凤舞的草书: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看着这篇满江红,他诧异的道:“这医院倒也有趣,竟然面面俱到,还有这满江红!”这篇草书正是岳飞的满江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看这篇草书之中的笔迹,书写的人应该算的上是饱读诗书的人了,正在程天任看着这篇草书的时候,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议论声。“听说了吗?最近朝廷好像又要派遣特使去金国了!说是去议和呢!”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响起。“真的吗?估计又是那金国人耍的把戏了,也不知道当家圣上是怎么想的,前几年以那莫须有的罪名处决了岳飞将军,现在好了吧!”另一个听上去还非常稚嫩的童子声音响起。“嘘……你不要命了啊?这话我一个人听见就算了,要是让外人听见,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那秦桧在朝廷中势力雄厚,咱们家大人可惹不起他,就连韩世忠大人都不敢太过分,要是这话传到他的耳朵里面,恐怕咱们大人就有麻烦了!”女孩听了男孩的话,急忙开口劝阻道。“哼!青竹,你觉得我说错了吗?那秦桧老贼里通卖国,杀了岳飞将军,现在我大宋岌岌可危都是因为秦桧老贼和当今圣上造成的,既然他们都敢做出来了,还怕别人说吗?就算他能够堵住我一个人的嘴,这天下百姓的嘴他们能堵住吗?似那秦桧之流日后定会成为千古唾骂的罪人!有什么好怕的!”都说少年不怕虎,这少年的确是如此。不过他这样可是让一边的少女吓的面无人色,急忙伸手虚虚捂住他的嘴道:“招财,不要说了好不好,你就算是不怕,也为咱们家大人想想!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要是你的话被人听见了,咱们大人也会受到牵连的!”招财听到这才闷闷的扭过头不说话,不过他不说话并不代表房间里面偷听的程天任不会说话了,此时程天任站在房间里面一脸的笑意:“可真是有意思啊,这个医院是怎么回事儿?竟然还有人负责表演的?”口中发笑,程天任费力的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看着面相清秀的两个少年人大笑道:“说的好,那秦桧老贼却是会成为千古罪人,就连那昏君赵构日后也会被人唾弃,的确是无需害怕!不过你们的演技有些略显浮夸,刚才你们说到秦桧和赵构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做作,这样不好日后还要多多练习啊。”说完这些之后,他眼珠转了转接着道:“不过,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你们医院也太古怪了,复古也不是这么个复法的啊!好了,现在你们表演也表演完了,能不能把医生叫来,我有些问题想确认一下!”那两个看上去十分清秀的招财和青竹看到推开窗户的程天任,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紧接着就反应了过来,然后他们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女孩青竹开口道:“陈公子,你……你醒了?”“不对,不对!”青竹说完第一句之后立马改口道:“陈公子你刚才说的什么啊?那种话可不能乱说啊,是会杀头的!”此时的青竹是真的吓的不轻,听听眼前的家伙都说了些什么?他竟然敢直呼当今圣上的名讳,更是叫他昏君,就连刚才招财都不敢这么说的!站在青竹身边的招财此时也是目瞪口呆,他刚才也是鼓起了非常大的勇气才说出秦桧老贼这四个字的,但是对于当今圣上赵构却是不敢有丝毫的不敬,现在听了程天任的话之后,只感觉刚才青竹说自己真是说错人了,这个家伙比自己可要胆大多了!看着两个人都吓的面部表情僵硬,程天任摇摇头道:“好了,我都说了你们不用在演戏了,你们应该是这间医院的员工吧?真是有意思的医院,能帮我叫医生吗?我现在这副样子走不动路啊!”听了程天任再次开口之后,两人才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一样之后,青竹开口道:“这个,陈公子你究竟在说什么啊?什么医生员工的?那是什么?你大病初愈还是不要乱动的好,我这就去叫小姐来!她知道你醒了之后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说完这话之后,青竹转头就走,留下一脸无奈的招财和程天任两人,看着招财欲言又止的表情,程天任也不去管莫名其妙的青竹,反正这里是医院,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医生来了,想到此处他索性靠在窗边向招财问道:“你是叫招财对吧?今年多大了?怎么不去上学?反而来打工呢?”招财此时也是一副奇怪的神色,他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丁,刚才和青竹两人在窗外聊天,本来也是趁着四下无人才敢说出那番话来,要是换到别的地方,或者在人前的话,以他的胆子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而且刚才他说这话的时候以为程天任还在沉睡,所以没有顾忌,但是现在看到程天任已经醒了过来,哪里还敢说这些话,更加重要的是这个平时看起来老老实实的程天任公子,此时也不知道是发烧烧糊涂了还是怎么回事,竟然说出比自己刚才还要可怕的话语,好在程天任并没有在那个话题上纠缠,否则的话招财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好。但是就算这样,他也无法理解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口中说出的上学和打工是什么意思,他满脸的疑惑道:“陈公子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上学打工的?恕我愚钝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还有我今年多大了你不是知道吗?怎么要问这个问题呢?”“是吗?我已经知道你多大了?”程天任呵呵一笑,颇有玩味的看着对方:“你这家伙还真的挺敬业,都说了我现在已经醒过来了,让你去叫医生,你们医院可真的有意思啊,既然你一定要演下去,那我就陪你演吧!”说完这话之后,程天任略微停顿一下接着道:“你刚才说我已经知道了你多大是吧?嗯,那我现在忘记了不行吗?既然我忘记了,你是不是应该再次告诉我呢?”招财此时已经无语了,看来这陈公子是真的烧糊涂了,不过他一个家丁也不好拂了对方的兴致,只好无奈的道:“回公子的话,小的今年十六!”“哦,十六了吗?那你怎么不去上学?难道现在是放假时间?”程天任看来一样窗外的天空,感受了一下空气中的温度接着道:“可是现在的天气也不热,也不冷的,应该不是放假的时候啊,这么小就出来打工,你家里条件不好吗?可是这也说不过去啊,就算你家里条件不好,也可以申请政府救济的!为什么一定要出来打工呢?”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历史军事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