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帝王多薄情小说

帝王多薄情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短篇小说

作者:陌清乐

时间:2022-05-14

小说简介

我可能已经死了。死在了那个冰凉漆黑的夜里。死在了帝王无情的眼神里。死在了我最爱的人手中。若是让我重来一次,我可能还会如此选择。作为沈府独女,自然各大宴会爹爹都会带着我。。……


薄情帝王冷面后  薄情帝王的新妃  薄情帝王娇皇后  为什么自古帝王多薄情  自古帝王多薄情原诗  自古帝王多薄情小说  自古帝王多薄情下一句  自古帝王多薄情  


《帝王多薄情》情节预览:

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初次见他,是在摄政王府。

作为沈府独女,自然各大宴会爹爹都会带着我。

美名其曰带我“见见世面”

认识的人多了,自然而然就养成了我那般娇纵的性子。

那年我七岁。

在参加摄政王生辰宴时对他一见钟情。

由于年纪小,再加上爹爹与摄政王关系非同小可。

入了府,我便如同进了自己家一般。

爹爹与摄政王对视一眼,眼中皆是宠溺跟无奈。

摄政王一生无子嗣,王妃也是早年因他殒命。

故而对挚交家的女娃放纵了些。

即便是我闯出了什么祸端,自然还有爹爹替我兜着。

我跑到了那片每次来都会去的荷花塘。

身后小玉边追我边喊着“小姐,慢点”。

其实我是想吃那好吃的莲子,故而每次都要来看看。

阿娘跟我说最近荷花要开了

不免我又好奇,毕竟这荷花可是我看着长起来的。

我心心念念着荷花塘马上就要见到了,自然跑的快了些。

所以没留意脚下,一不小心踩上了荷花塘边那湿滑的泥巴。

顺着滑下去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既紧张又害怕还有点期待的。

毕竟七岁的我还不会水。

而且爹娘是不允许我玩水的。

但掉入荷花塘之后我的期待就全没了,只剩了恐慌。

七月的天十分燥热,虫鸟叫声与我在水里挣扎的声音呼应。

漂亮的荷花开的自然是十分好看。

可我在水里也十分害怕。

“小姐,您别怕,我去喊人”小玉冲我喊完,便跑向了人多的地方。

荷花塘这一片地方,离主厅极远。

又因为是摄政王生辰,连个打扫院子的下人也都去了前院。

我的暗卫又在来时让我去打发了买糖葫芦。

这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荷花塘的水看着是十分清澈,可我在里面只感受到了泥土的腥臭。

从这日开始我便害怕了荷花塘。

我的挣扎声渐渐弱了下来。

在我失去意识之前,只看见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向荷花塘跳下。

迷迷糊糊的我对上了他那双清明不掺杂一丝一毫别的情感的双眼。

“你生的怎么这般好看?”这是我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

轩辕骁一愣,眼中划过一丝不解。

还是带着我去找了太医。

爹爹与摄政王急匆匆赶到荷花塘,便看到轩辕晓带走沈清的一幕。

二人与一堆下人又急匆匆追上轩辕骁。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二人一到便先行礼。

“爱卿免礼”轩辕骁说完,爹爹才向我冲来。

“沈丞相不必担忧,沈小姐只是溺水,只要清醒后不感染风寒,便无大碍”

林太医平常只给皇上会脉,这给我沈清会脉也是阴差阳错。

林太医说完便开了方子,爹爹便让小玉下去抓药煎药了。

沈闫伸手打算抱自家闺女离开。

却发现我的手死死抓住了轩辕骁明黄色的衣袍。

无论怎么拽,都拽不开我的手。

沈闫面上有些无奈,但奈何对方是皇帝。

“无妨,让她抓着便是”轩辕骁也是出奇的对沈清别开一面了。

“可皇上,您的衣服……”沈闫欲言又止。

“无碍,夏日里不打紧”轩辕骁回绝道。

“那等清儿醒了,您记得去换换衣服”沈闫面不改色的回答。

但心里已经气疯了,他是想让自己闺女去换衣服啊。

“嗯”

轩辕骁这小皇帝可能是位置待久了的原因,从来都是少言寡语,不易近人。

虽然心里气极,面上还是不能表露出来的。

毕竟仅有九岁的轩辕骁雷厉风行的手段让他不敢逾越。

殊不知这一抓便到了酉时。

沈闫倒也是头一次在这个九岁的小皇帝身上感受到别的风采。

沈闫与轩辕锵对视一眼,眼里一片了然。

小玉煎完药匆匆拿来了别院。

摄政王此时已经去招待客人了,毕竟今日还是摄政王的生辰。

爹爹给我喂了药也匆匆离开了,毕竟这宴席还离不了丞相。

堂堂摄政王生辰如若皇帝与丞相皆不出席,那便引人笑话了。

轩辕骁就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我。

毕竟由于我死死抓着,他走不了。

轩辕骁在想,为何沈清昏倒不考虑自己的安危,反而关注起了自己的容貌。

连轩辕骁自己也不知,在今日,心里就对沈清有了异样的感觉。

轩辕骁静静的盯着我,看见我紧蹩起的眉头,眼里闪过一丝心疼。

伸手便替我抚平了。

也不知我梦到了什么,抓着轩辕骁的衣服的手又加重了许多。

轩辕骁满脑子都是沈清的问题。

过了许久,摄政王那边的宴席终于结束了。

沈闫与轩辕锵结伴来了别院。

但二人身上都有浓重的酒味,便只在门口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轩辕骁并未发觉。

酉时。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脸的主人生的十分好看。

“醒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让朕……我再叫太医来看看?”

轩辕骁到嘴边的朕硬生生让他咽了下去变成了我。

“渴”

七岁的我丝毫不懂明黄色衣袍的含义。

因为爹爹对我保护的极好,平日里不会进宫。

而之前见到的轩辕骁都是常服装扮,这会自然是认不出的。

只知道面前的男子是我的救命恩人。

轩辕骁站起身准备去给我倒水,走了半步,脚步微顿,视线落在了我抓着他衣袍的手上。

我顺着他的视线往下一看,连忙松开了手,脸上一红,用被子把自己蒙上了。

轩辕骁不禁觉得好笑。

“起来,喝水”

轩辕骁的语气带着几分不容抗拒。

我从被子里冒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轩辕骁忍不住揉了揉。

“手感真好”

轩辕骁边想边露出了笑意。

我接过轩辕骁手里的杯子喝了水。

一抬头便撞进了那双带了些微宠溺的眼睛里。

我俩都是一愣,之后又十分有默契的扭过头去了。

我呆愣的瞬间,一只带有凉意的手搭上了我的额头。

见我还没回神,轩辕骁一个脑瓜崩便朝我敲了下来。

“你干嘛?!”

我感到十分委屈,毕竟我是爹爹跟王爷爹爹都舍不得让我受一点磕磕碰碰的。

这次竟然无缘无故挨了个脑瓜崩。

轩辕骁对上我红了眼眶的眼睛,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

毕竟皇帝面前无人敢如此这般放肆。

“我我……我,对不起”轩辕骁还是头一次冲别人低头。

轩辕骁这个小皇帝做事从来都是雷厉风行。

这一次面对沈清却偏偏认了栽。

我见轩辕骁的模样笑出了声来。

“话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沈清,我阿娘叫我囡囡。

我笑的双眼如同一弯月牙。

“轩辕骁”

轩辕骁看着我的眼睛,眼神中说不出的凝重。

其实后来的很多日,有很多人问我后不后悔与轩辕骁相识。

当然其中也包括轩辕骁。

每当我听到这个问题,我都是脱口而出的“不悔”。

真的不后悔吗,是后悔的。

“轩辕骁,那以后我们可就是朋友了。”

我的眼中闪过一抹精明的光。

轩辕骁冲我点点头,丝毫不在意我眼中其他的神色。

“那,身为朋友,咱俩出去玩吧。”

我的想法便是如此,只有痛痛快快的玩一场,才是最好的朋友。

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这一刻竟把轩辕骁当成了最好的朋友。

可能是在这权势之中,交不到知心的朋友的原因吧。

但此刻沈清的目的则仅仅是要出去玩。

一般情况下,爹娘是肯定不允许的。

毕竟这会刚醒过来。

“先把衣服换了,不然会感染风寒”

这是轩辕骁今日里说的最长的一段话。

我看着他的眼睛里的星星点点,顺从的点了点头。

我从衣橱里拿了件淡黄色的裙子,这是我平日里不怎么穿的衣服。

但是想到那明黄色的身影,不由得拿出来换上了。

连我自己也直到后来才想明白今日的心思。

可惜当我推门出去的一瞬间,门外的那人却穿了件玄色的衣裳。

我不由得瘪了瘪嘴。

但还是朝轩辕骁走去。

越走近越发现轩辕骁穿什么色都是极为惊艳的。

我看轩辕骁看的出神,丝毫没留意到轩辕骁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算计。

“去哪玩?”

轩辕骁不由得好奇沈清要去哪。

“咱俩能不能悄悄的出府啊。”

我对外面的世界十分的感兴趣,可惜爹娘只允许他们带着我才能出去。

跟爹娘出去,是十分的受限制啊。

爹娘好多东西都不让买,除了担心我的健康就是担心我的安全。

“可以”

轩辕骁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睛,答应了沈清的想法。

毕竟这样的眼神,在宫里那个充满算计的地方是不会存在的。

但同时轩辕骁也加深了心里的想法。

既然是悄悄的出府,我便拉着轩辕骁走到了摄政王府的狗洞。

“走走走,我先走,你随后”

我边说边要付出行动。

可惜被轩辕骁拉住了。

“你这是打算从这爬出去?”

轩辕骁有些无语。

“不然呢?悄悄的又不能……啊!”

我话还没说完,便被轩辕骁提着衣服飞过了墙头。

直到落地,我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我刚刚是不是飞过来了?”我感到十分震惊。

轩辕骁看着我楞楞的样子,不由得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嗯。”但还是很清冷的回答了沈清的问题。

“走走走,终于可以撒欢的玩了!”

我激动的拉着轩辕骁的手便向前跑去。

虽然我是跑着的,但由于轩辕骁高的原因,轩辕骁只是看着走路速度快了些。

“这大晚上的,你想去哪?”轩辕骁抬头看了一眼月亮,有点对沈清无语。

我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开始思考轩辕骁的问题“去哪玩呢?”

轩辕骁看着我认真思考的模样,不由得伸手揉了揉沈清的头发。

我茫然的抬头看着轩辕骁。

“好了,别想了,我知道个地方,带你去看看。”

轩辕骁环着沈清的腰便飞了起来。

我激动的亮眼亮晶晶的,毕竟这还是头一次感受这种感觉。

轩辕骁飞了一刻钟,终于到了城门。

而我吹着半夜的冷风,不由得头昏昏沉沉的,有些迷糊。

但还是强撑着睡意,看着轩辕骁。

“我们出不去哎……?”我刚说完这句话。

便看见轩辕骁掏出来了快令牌。

递给了守门的士兵,而他们只是看了一眼,便恭敬的还给了轩辕骁。

城门也随之打开。

轩辕骁又继续带着我飞。

这次飞了好久,我撑不住睡了过去。

轩辕骁看着沈清睡着,面上一片柔和。

我一睁眼便见天还黑着,但已经快有亮了。

“不再睡会了?”轩辕骁见沈清醒了就问道。

“都申时了啊,你说的地方呢?到了吗?”

我一眨不眨的盯着轩辕骁。

“刚到,你看。”轩辕骁手指着周围晃了一圈。

我顺着他的手看了过去。

一大片栀子花含苞待放,清香绕鼻。

我从那块大石头上坐起来,满眼都是震惊。

“阿嚏!阿嚏!阿嚏!这花可真好看。”

我不由得打了几个喷嚏。

“你怎么了,花粉过敏吗?怎么打喷嚏了?”轩辕骁一阵紧张。

“没事没事,可能是太激动了?”我从不把病放在心上,故而冲轩辕骁摆了摆手。

从而表达自己没事,然后自顾自的看起来了花。

没注意到轩辕骁的视线一直落在我身上。

而轩辕骁的手里,一个栀子花手环正缓缓成型。

“阿嚏阿嚏阿嚏阿嚏”我这几个连着的喷嚏,不由得让我心里发凉。

“轩辕骁,咱俩回去吧,我打了好多喷嚏,我觉得我阿娘跟爹爹在背后骂我!”

我义正言辞的轩辕骁说着。

轩辕骁这次笑出来了声。

“好,那下次再来,手伸出来。”

我不明所以的向轩辕骁伸出了手。

轩辕骁把那个栀子花手环戴在了我的手上。

“哇,好好看啊!”我的内心对轩辕骁又多了几分喜欢。

“喜欢就好。”

轩辕骁又环起我的腰飞走了。

这次头昏昏沉沉的感觉更明显了。

轩辕骁感受到沈清的体温明显不对劲。

“沈清,别睡觉啊。”

“可是我好困啊,我就睡一会,就一小会”

我边说边伸出手来比了个一。

可是头昏昏沉沉的,身体也不听使唤。

“沈清,不能睡觉!”轩辕骁不由得加重了语气。

可难受的我什么也听不进去。

在轩辕骁不让睡觉的威胁下,缓缓进入了梦乡。

轩辕骁感受着手里又烫了几分的人。

脸上漏出来了一丝凝重。

脚上的速度不由得又加快了几分。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短篇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