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冬华小说

冬华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李玥柔

时间:2022-07-14

小说简介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是什么意思  东华理工大学  邵东冬华医院  冬华是什么意思  冬华一夜霜  冬华秋实  冬华理工大学  东华大学  冬华秋实的意思  冬华医院  


《冬华》情节预览:

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灭了。”绿竹幽幽地自言自语。她慢慢站起身,机械地捡起被男人撕碎扔到地上的衣服披在瘦弱的肩膀上。她一步一步地走到窗边,如一只木偶一般。

“哎呦!五爷!您这口味还真是挑剔。当初嫌我们小桃红太风情,现在好不容易给您寻摸着一个纯情的,脸蛋又漂亮,您却又嫌人身子单薄。”老鸨虽是在抱怨,但语气中依然带着殷勤的笑。

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天干物燥,小小火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绿竹感觉自己似乎在飞,耳边回响着打更人悠长沙哑的声音和哀嚎般的风声。

“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是一个尚有些稚嫩的男人的声音,语气中却透着那个年纪不该有的决绝与透彻。绿竹稍稍定了定神,抬起头借着清冷的月光看去,只见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孩儿。男孩儿穿着一身灰色的粗布衣服,粗眉朗目,高鼻阔唇,长得很有几分英气。

她裹在一条半新不旧的福字纹棉被里,略有些发黄的皮肤上醒目地印着一块一块的淤青。

绿竹头发凌乱,似水草一般黏着汗水搭在头上、赤裸的肩上和背上。她的眼神有些恍惚。灰暗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孤零零的木床,和一台冰冷冷的柳木梳妆台。梳妆台的铜镜里映着绿竹模糊的脸庞,脸颊明显有些宣红。两点烛火在她眼中跳跃。

明代永乐年间,京城。

绿竹借着月光愣愣地瞧着那缕青烟缓缓地氤氲、飘散,最后消失得无边无际。

“咳!”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男人声音咳了一下,“不过就是太瘦了点儿!没啥啃头!”

绿竹愣愣地朝着那个方向瞧着,一时间忘记了寒冷。“她若想活,只能靠自己。”绿竹心里默念着这句话。

“爹、娘,女儿来找你们了。”绿竹心中想着。泪水自眼角流下。

忽地,她奋力爬上窗台,纵身向下一跃……

“哈哈!”那“五爷”浪笑了两声,“我是嫌小桃红风情吗?我是嫌她……”两个人的声音越飘越远。

忽地,绿竹只感到眼前一片黑暗。原来是蜡烛燃尽,幽黄的火光晃了一晃便灭了,留下一缕袅袅的青烟和一丝微微有些呛人的烟火气。

“来啦!”阿铁转过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应道。他说完,又朝绿竹看了一眼,便转身向着那个方向奔去。绿竹也不见他跑得如何快,却倏忽间不见了身影。

男孩儿将绿竹放在地上,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绿竹想起自己身上被撕破的衣服,害羞地低下头,下意识地将双手抱在胸前。男孩儿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绿竹身上,又说了一句:“天凉了,多穿点吧。”

绿竹将那件略显肥大的衣服紧紧裹在身上,犹疑地张了张口,想要说声谢谢。却不想这时远远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沙哑的男人的声音:“阿铁!她若想活,只能靠自己,你帮不了他。走吧!”那声音随着风飘散而来,似是在千里之外,又似是在咫尺之间。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言情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