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章节 > 《冲囍》在线阅读 > 正文 (四)婆婆来了

(四)婆婆来了

桂仁 2022-06-22 11:54:27
好很容易把大姐从瓦砾堆里拨拉出,抬头一看她脑门几道长长的红印,好像又断了气。但摸着心口还热乎乎,一家人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失了主心骨,都跟没头苍蝇似的不知道该干什么。屋里不敢进,就守在塌了一半的房子外面等她醒过来。重回人间的章清亭在睁开眼睛眼睛后,对着日重返人间的章清亭在睁开眼睛之后,对着日头呆了足有一柱香的功夫,才转了转眼珠子,把手一抬,“扶我起来!”。...

冲囍

推荐指数:10分

《冲囍》在线阅读

好容易把大姐从瓦砾堆里扒拉出来,只见她脑门一道长长的红印,似乎又断了气。但摸摸心口还热乎,一家人也不知她是死是活。失了主心骨,都跟没头苍蝇似的不知该干什么。屋里不敢进,就守在塌了一半的房子外面等她醒来。

重返人间的章清亭在睁开眼睛之后,对着日头呆了足有一柱香的功夫,才转了转眼珠子,把手一抬,“扶我起来!”

谁知她家弟妹完全没受过小厮丫环的专业训练,一边一个拽着她的肩膀就猛的往上一拉。

“哎哟!你们怎么伺候的?手里没个轻重么?”章清亭抚着额头叹息,这往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啊!算了算了,“去!给我打盆水来净面。”

面?张小蝶怯生生的问,“大姐,咱家今晚吃面么,吃什么面,是到哪家铺子里去赊?”

章清亭嘴角抽搐了几下,“我是要你给我打盆水来洗脸!”

啊,这回张小蝶听明白了。飞快的跑到水缸边,用葫芦瓢舀了一大瓢水,晃荡晃荡的递过来,“给!”

“家里难道连个盆子帕子都没有吗?还有梳子镜子,难道什么都要我一样样交待下来吗?”这也太榆木疙瘩了,推一下动一下,章清亭很是生气。

张小蝶后退了半步,不敢作声。大姐虽然仍和以前一样凶悍,但好象又有些地方不一样了,说话行事都怪怪的。

家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她平常就是用腰间那条汗巾子洗脸的,唯一一把梳子也是她自己贴身收着的。现在管她要,让她上哪儿变去?

见她半天不吭声,章清亭抬起头来,见她那畏畏缩缩的神色,倒象极了以前身边的小丫头,“你不会告诉我,家里其实什么都没有吧?”’

“不!”张小蝶一摆手,瓢里的水洒了不少出来,溅了一些到章清亭的脸上,她不悦的皱了皱眉,那丫头却没细心的在意,“大姐,你的汗巾子不是在你腰间吗?那个梳子是你自己收着的,我瞧你平时都放衣襟里。”

章清亭低头一摸,怀里还真有把断了两个齿的小木梳,齿缝里沾着些黑色的头油,脏兮兮的,想来是那个前任张蜻蜓留下的。腰间那条汗巾子已经很旧了,灰旧得比她家以前的抹布还不如。章清亭叹了口气,把两样东西往前一递,“拿去洗干净了,再拿来给我。”

这个张小蝶却是会的。只是很意外,大姐怎么舍得把平时象宝贝一样的东西轻易的就交给了她?

张金宝见大姐似乎没那么生气了,腆着脸也凑上前来,就着刚才的话题,“大姐,今晚,那个,吃什么?”

吃你个头!这么大的小伙子还靠姐姐养活,丢不丢人啊!

章清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正待组织语言要好好教训他一顿,却不料,教训她的人先到了。

“老张家的大闺女!张大闺女!你给我出来!”随着尖厉的嘶吼,一个中年妇人虎虎生威的冲进了院子里。

章清亭吃了一惊,半天才反应过来,她找的人是自己。

幸好多年的官家小姐,训练得她起码表面上是处变不惊。斯条慢理的掸了掸衣裳,抚了抚鬓角站起身来,“这位大婶,请问有何指教?”

她装作不经意,打量着这老妇人。

一身蓝布衣裳,没有补丁,却有很重的褶痕,仔细一闻,还有闻浓重的樟脑味儿,想来应是压箱底的唯一好衣裳,平时极少上身。

她个子不高,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精瘦精瘦的,象根竹竿般挺得笔直。花白的头发在脑后紧紧的绑着个髻,越发显得两颊无肉,眼睛凹陷,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凌厉。

一见到她,张家那一堆人象老鼠见了猫似的都躲了个干净。章清亭心里就纳闷了,难不成是债主追上门了?

管她是谁,这两军对垒,最关键的就是气势绝不能输。

眼见这中年妇人绷得象拉紧的弦,章清亭越发显得随意,这以柔克刚,才是制胜之道。

打头瞧见那垮了一半的房子,这妇人也有些吃惊,随即很快镇定下来,开始近距离打量章清亭。

她的眼神可比章清亭要直接得多,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似是做衣裳般要将每一处量个仔细。

想当年,其实也就是昨日,自己还在府里,哪一天不得接受母亲姨娘、丫环婆子们的品头论足?章清亭很是镇定的立如青松,任她欣赏个够!

见她如此沉着镇静,那妇人倒是有些意外,打量完了,终于开口了,“我说媳妇儿,你这事儿可办得不怎么地道啊?”

媳妇?她叫我媳妇?章清亭脸上微微变了颜色。

不等她开口询问,那妇人自己就交了底,“是!我知道你还没过门,可你爹张发财已经收下了我家聘礼,这眼看着就要完婚了,你给我闹上这么一出,这不成心让我们老赵家难堪,在乡亲们面前丢脸?”

章清亭明白了,原来这位就是赵家那死痨病鬼的妈,张蜻蜓的婆婆,赵王氏。肯定是知道自己寻了短见,来找茬了。

你自己儿子要死就死去,干嘛还要拖别人家的女儿下水?她暗自腹诽,冷哼一声,凉凉的道,

“这位大婶,您也知道,我还是没过门的大姑娘,那我爱做什么又碍着旁人家什么事?要是怕人笑话啊,就不该行那缺德损寿之事!您说,是这个理的不是?”

“你?!”赵王氏倒噎了口凉气,这小妮子厉害啊!

以前只见她杀猪利索,很有两把子力气,又生得珠圆玉润,腰细臀大,是个好生养的骨架子,所以动了心思要娶回家给大儿子冲喜。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如此伶牙俐齿,这头次要是扳不倒她,立下规矩,怕是日后就更不服管教了。

想及此,赵王氏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我说媳妇儿,有你这么跟婆婆说话的么?哪家姑娘在收了婆家聘礼之后,还敢说自己不算人家媳妇?你要是觉得没过门就不作数,那行啊!我这当婆婆的总不好跟你这小辈儿计较,让你老子娘出来,我们老赵家明儿就送花轿来抬人!”

不给章清亭机会辩驳,她就开始满院子吆喝,“我说亲家公,亲家母!我这都进门了,你们怎么也不出来招呼一声?张发财!老张头!你们收了我家聘礼就是这么对亲家的?是不是要我敲锣打鼓,十里八乡的去吆喝呀?”

这老虔婆,还真有两下子!

可自幼在深宅大院,女人堆里斗大的章清亭哪里将她这些伎俩放在眼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等她一气都说完了,才不慌不忙的开了腔,

“这位大婶,只要您不嫌累得慌,要十里八乡的去敲锣打鼓就尽管去!趁着现在这日头还没落山,尽可以多吆喝一阵子。不送了啊!”

她扭头就想走,却发现无处可去,只好就在院中那枣树下站着,拿袖子自扇着凉风,对赵王氏视若无睹。

***

新书没有凑字数,现总数已过万,开始大量求推荐票啊推荐票!路过看过的亲们不要吝啬,把乃们宝贵的推荐票留下吧!

推荐过千即加更!桂仁坑品很好的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见鬼的七夕 (二)杀猪女状元 (三)骗人的女鬼被人骗 (四)婆婆来了 (五)欠债须还钱 (六)桥上遇到路人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