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章节 > 《冲囍》在线阅读 > 正文 (六)桥上遇到路人乙

(六)桥上遇到路人乙

桂仁 2022-06-22
这一夜过得那个闹心啊!章清亭睡在全家唯一的两块门板拆下去的床上,与硌人的床板和不懈搔扰的蚊虫作了一夜的艰苦斗争,基本上是睁睁的守到了天明。残月未褪,星光犹在.令张小莲电话中清水简单的的净面洗漱后,章清亭急不可耐的怀着牛耳尖刀就得出门时。“你们哪个残月未褪,星光犹在.。...

冲囍

推荐指数:10分

《冲囍》在线阅读

这一夜过得那个糟心啊!

章清亭睡在全家唯一的一块门板拆下来的床上,与硌人的床板和不懈骚扰的蚊虫作了一夜的坚苦斗争,几乎是眼睁睁的守到了天明。

残月未褪,星光犹在.

令张小蝶打来清水简单的净面洗漱后,章清亭急不可耐的怀揣牛耳尖刀就要出门。

“你们哪个陪我去市集?”要不是不认路,她简直永世再也不要见到这群光吃不干的穷亲戚。

大姐这是要开工了吧?一家子兴奋莫明。有猪杀就有钱收,有钱收就有饭吃,再多挣点,就能修修房子,又能睡进屋了。

“我!我!”报名应征的人踊跃又积极。

章清亭想了想,冲张金宝微一颔首,“就你了,跟我走吧!”带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出去,毕竟还是有安全感些。

张金宝只觉光彩万分,屁颠屁颠的头前带路。

张家住得离市集并不太远,若是之前的张蜻蜓,虎虎生风,走上一柱香工夫就到,气都不带喘的。可如今的章清亭,却是习惯性的迈着小莲步,一摇三摆,五步一停,十步一歇。一时抱怨蚊虫萦绕,一时抱怨露水湿鞋。这都小半个时辰过去了,还没走出半里路。张金宝也不敢多说半句,赔着笑脸当前引路。

天色将明未明之际,好歹是来到了二道子沟旁。

张金宝虚抹一把头上没出来的冷汗,心想着,可算是到了。过了这道沟,前面就是市集了。陪大姐走一趟路,比自己跑两个来回还辛苦!

这二道子沟是北安国母亲河月亮河的一个支流,荷花江的一道小小分流,荷花江孕育了他们扎兰堡的水草丰美,这二道子沟却是他们邻近几个村庄的重要水源,也是去市集的必经之路。

在这条沟最窄的地方,用三根粗木并排锁在一起,造了一座简易小桥。桥虽不长,但两边无遮无拦的,仅容一人通过。要是赶车走马的,就得再绕上二里地,走大路。

张金宝一马当先上了桥,“姐,我先过了,你一会小心些。”

虽然年轻无所畏惧,但夏汛时节,河水高涨,湍急迅猛,掉下去可不是玩的。何况这一大清早的,桥上的露水未干,有些湿滑,他很是加了几分小心慢慢的走了过去。

“大姐,没事了!你过来吧。”

章清亭往下一瞅,哎哟我的妈,那河水晃得她头晕,又不好意思说让张金宝来扶她,只得颤微微的迈着小莲步,小心翼翼的上了桥,一寸一寸往前挪。

张金宝有些看不懂,一惯泼辣豪爽的大姐怎么今日忸忸怩怩?着实好笑得紧,又怕她发觉,索性蹲下扯了草叶编蚱蜢,眼不见为净。

可一时没留意,却见这头有人急匆匆埋头冲上了桥。待他发现,已经不用他出言提醒了,桥上两人撞了个正着。

“哎哟!”章清亭惊叫一声,一个趔趄,差点掉下河去。

“嗳!”对面那人也是一声惊呼,身形不定。

错乱中二人就抓到了一起,左摇右摆,晃荡了几下,才总算全部站定。

张金宝在桥这头一颗提到嗓子眼儿里的心总算是放回了肚子里,“哎!那人,你快退回去,让我大姐过来!”

那人没搭理他,却对章清亭施了一礼,“这位姑娘,在下有要事在身,可否请你稍做退让,容小生先行过去?”

嗬!瞧他穿得也不咋地,居然还会打官腔,可凭什么让我退回去?章清亭可不是什么急公好义的大丈夫,人家是纯正的一枚小女子。

“对不起,这位相公,奴家也有急事待办,还是请您行个方便,容奴家先行过去。”

这一下,二人都僵在了那里。

离得近了,瞧得见那年轻人肤色略显白皙,眉目间隐约有书卷之气,倒是与北安国大多数人风格迥异。

章清亭心下猜疑,可能真是个秀才也说不定。

那年轻人急得无计可施,冲她深深一揖,“姑娘,我这事实在是十万火急!若是耽搁,恐怕就要闹出人命!还望你行个方便,让我先过去。”

章清亭也不是那全然不讲理之人,有心行个方便吧,可回头瞧见那好不容易走过来的小木桥,又心生怯意。

“这位相公,不是奴家故意为难你,只是你也瞧见了,这桥又窄水又急,我若是退回去了再过来,这当中周折辛苦又怎说地?”

后面张金宝嚷起来,“姐,别退!是咱们先上的桥,要让也得他来让!”

“你们怎么不讲理?”那年轻人一时情急,跺了下脚,却震得那木桥又是一抖,把章清亭吓得小脸煞白,待稳住身形,火气一下就冲了上来。

“我们怎么不讲理了?明明是我先上的桥,瞧你象个读书人,怎么却一点不懂这先来后到的规矩礼仪?”

“若讲道理,事有轻重缓急,姑娘为何不能成人之美,急公好义?”

“你说你着急,我就该不分青红皂白的相信?瞧你这一大早鬼鬼祟祟,行踪可疑,干什么勾当还不一定!”

这话恰恰说中年轻人的心病,他一下也急了,“你这姑娘说起话来好生无礼!小生光明正大,岂会行那苟且之事?”

哦!这话里可有语病,章清亭自然不会放过,冷笑两声,“既是光明正大,却为何会和苟且之事扯上关系?只怕是见不得人,所以这么着急,等不到天光大明。”

“你!”那年轻人又恼又气,自悔失言,说起话来也不客气,“如此牙尖嘴利,嫁到谁家只怕都是个搅家精!”

章清亭倒吸一口冷气,好好好!今天这路她要是让了,她就不叫章清亭!

眼见她迈着小步不紧不慢的往前逼进,那年轻人有些撑不住脸皮的步步后退,“你……你干什么?”

“过桥!”

“你让我先过去!”

章大小姐以实际行动回答,她不同意!

“你,你别再过来了!”那年轻人皱着眉头横下心立定身形,“我是不会再让了!”

是么?

章清亭稍稍凑近了些,眉毛一挑,似笑非笑,从牙缝里轻飘飘的吐了两个字,

“非礼。”

那年轻人顿时往后跳了一大步,好玄没掉下桥去。

“你……你……”

“我怎么了?”章清亭拿衣袖扇着小风得意洋洋的站定,“反正我要过桥,让不让随你!”

那年轻人气得内伤,到底斗她不赢,扭头退了回去。

章清亭心情大好,全然忘了之前的恐惧,也不着急,越发慢慢悠悠,一摇三摆高昂着下巴走了过去。

“忸怩作态!东施效颦!”那年轻人忿忿的骂着,忽地注意到她这一身的衣着,故意以袖掩鼻,“这满身的油腻腻、脏兮兮、臭烘烘、乱糟糟,真不知是哪家的闺女,如此丢人现眼的,也亏你好意思!”

“你!”这回轮到章清亭抑郁了。哪有女子不注意容貌的?她这一身,连她自己都看不过去。

那年轻人嗤笑一声,自觉扳回一盘,背着手儿,踱着方步,同样昂首挺胸的扬长而去。

***

新的一周开始了!章清亭说,奴家要上新书榜,请各位童鞋多多支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见鬼的七夕 (二)杀猪女状元 (三)骗人的女鬼被人骗 (四)婆婆来了 (五)欠债须还钱 (六)桥上遇到路人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