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章节 > 《一品女仵作》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东山猛虎

第二章 东山猛虎

饭团桃子控 2022-06-22
池时在这祐海,之称狂名。她的话音刚落,那人群立刻分成了一条路来,足足齐齐地,像是河神用了那分水诀通常。她迈开步子步子,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的,蹲在了地上,皱着眉头瞅了瞅了那大虫肚子里冲出的一截骸骨,这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手掌,连同着一小截小臂。五指长短分她的话音刚落,那人群立马分出了一条路来,整整齐齐地,像是河神用了那分水诀一般。。...

一品女仵作

推荐指数:10分

《一品女仵作》在线阅读

池时在这祐海,素有狂名。

她的话音刚落,那人群立马分出了一条路来,整整齐齐地,像是河神用了那分水诀一般。

她迈开步子,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蹲在了地上,皱着眉头瞅了瞅了那大虫肚子里冲出来的一截骸骨,这是一个完整的手掌,连带着一小截小臂。

五指长短分明,皮肉尚算完整,只是沾满了那虎肚中的污秽之物,气味有些难闻,从那拇指所在的方位可以看出来,应该是右手。

“是人骨没有错。”

同时轻叹一声,小声喃语道:“在下池时,来听你今世之苦。”

“东山大虫扰人,有村民来县衙报过官。说是东山村有一妇人,名叫麻姑。麻姑外出归来,见母虎惨死,便救了幼虎养着。大虫顿顿吃肉,如何养得起?”

“她便将这猛虎赶入东山中了。先前还好,山林之中,多肉可食。可眼瞅着入了冬,人都恨不得撅了那树皮来食,何况老虎呢?”

“近来这虎,便频频在山脚出没。东山村不堪其扰,便来县衙,请人过去打虎。祐海县衙人少,县令大人派了李捕快,去永州府请人了,这还没有回来。”

“不料这畜生竟然开始食人了。多亏得这位过路的英雄将这害虫打死,要不然的话,不知道还有多少村民被害!池冕代表我们祐海的百姓,感谢英雄。”

说话的人,穿着一身绿油油的袍子,对着那瞧着眼生的打虎英雄,鞠起躬来。

“七哥,你口水喷在我头上了。”

蹲在地上看骨头的池时,冷冷地说道。

池冕身子一僵。

“你若是口水多的话,不如将这骨头上的血迹冲冲,好让我看清楚些。”

池冕捂了捂胸口。

池家人跟池时同在一个屋檐下十六载,尚未满门气绝,多亏得曾祖父池丞功德无量!

不等池冕有反应,池时已经自顾自的站了起身,唤了杏花楼的小伙计来,将那虎肚子里刨出来的手,用木盒子装好了。

“郭屠夫,这老虎肚子里的东西,请帮我全部掏出来,送到祐海县衙里去。等公务了了,张掌勺再炖汤不迟。”池时说着,看了一眼池冕,“现在我们去东山。”

池冕这才回过神来,炖汤?没瞧见就罢了,都瞧见这老虎肚子里有人爪子了,谁还喝得下汤!池时这脑袋瓜子,简直就不是人该长的!

“为什么要去东山呢?老虎伤人乃是常有之事,如今虎患已除,算是结案了。还是说,池仵作觉得,这事儿另有隐情?”

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打虎英雄,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十分的温柔,说的是那京师的官话,衬托得大嗓门子的祐海人,都显得有些咋咋呼呼了。

围在这里的人,都忍不住抬头朝着他看去。

先前他们只顾着看老虎,想着那打虎的人,定是生得膀大腰圆,宛若门神。这会儿方才发觉,这打虎的小哥儿,简直比祐海城中最俊俏的小郎君池九,还要好看三分。

池时抬起头来,淡淡地看向了打虎英雄。

那英雄猛的咳嗽了几下,拿帕子捂住了嘴,随即又不着痕迹的将帕子,揣回了袖袋之中。

“在下周羡。”

“这人的手,并非是被老虎咬断之后,吞入腹中的,而是被人用利器……初步推断,是用斧头砍断之后,然后才被老虎吞食的。”

“是以,这不是一桩大虫伤人案,而是谋杀案。”

池时说着,伸出手来,接住了一朵小雪花。

祐海的初雪,向来是来得快也去得快,落地成水,像是下过一场雨一样。

别说现如今,就是她上辈子,要在雨后的凶案现场采集证据,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山中老虎被打死了,先前凶手忌惮猛虎,现如今可是随时能够上山清理现场。

这东山她必须立即就去。

池时语出惊人,周围的人都议论纷纷起来。

“你怎么知晓,不是老虎咬的,而是被人砍断的呢?”

池时听着那周羡的问话,皱了皱眉头,“用牙咬碎骨头,和屠夫用杀猪刀斩断骨头,是截然不同的。以利器砍断,截面相对来说,整齐一些,在骨头上,会有一字痕迹。”

池时说着,打开了装着一截手的木匣子,指着那断面说道,“而且,这手掌上尚存有肉,从色泽和腐烂程度来看,这人应该是刚刚被人杀死,然后就喂了老虎。”

“老虎吃饱了之后,来不及消化,便被这位给打死了,是以你们方才能够辨认得出,这是人手。”

池时说着,啪的一声关上了那木头盒子,分开人群,翻身便上了小毛驴,对着大树底下的一个少年招了招手,“陆锦,走了,去东山。”

那个叫陆锦的家伙,穿着捕快的衣衫,解下了拴在树上的一匹老马,跟了上来,两人径直的朝着城门口行去。

站在人群中的打虎英雄周羡,担忧地看向了待在原地的池冕,“那池时,是你堂弟吧?我听说,这祐海县的仵作,是你池冕才对,那陆捕头,却好似更听池时的话。”

这个人,用着最真诚的表情,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挑拨离间的话。

池冕看着池时远去的背影,对着周羡,皱眉一皱,“我是瞧着你们主仆二人穿着不一般,是打京师来的贵人,有心结交一二。”

“但你想要我嫉妒池时?这怕是要让你失望了,你搁咱们祐海住上几日,打听打听,就知晓谁才是这地界一等一的爷了!”

池冕说着,抖了抖袍子角上沾的血,再也不看周羡,同那郭屠夫说道,“仔细些仔细些,若是漏掉了一点骨头渣子,池时能打爆我的脑壳。”

那郭屠夫胡子一瞪,脸上的横肉抖了抖了,那杀猪的大刀,在地上刮得咣咣响,“你小瞧哪个?当我不晓得,这祐海已经是九爷管了,你不是要去零陵了么?

到时候你落跑了,仔细的是我的皮!”

周羡听着,若有所思起来,他拿出帕子捂住嘴,又咳了咳。

跟在他身边,先是影子一般的小厮,压低声音说道,“公子,咱们不跟上去么,他们是去东山村。”

周羡眯了眯眼睛,对着他点了点头,“走。”

东山村,本来就是他们要去的地方。

而池时,是他们来祐海,要看的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女仵作 第二章 东山猛虎 第三章 一日三葬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