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章节 > 《表姑娘的桃花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要的就是臭名远扬 (1)

第四章 要的就是臭名远扬 (1)

春城故事 2022-11-23 18:33:16
正好赶往未时安歇的时候,梅家送嫁的这艘船周围便聚了不少看热闹的场面的船只。一艘普普通通的乌木小船自远处而来,所以河道里船只集聚,小船车辆行驶了好一会儿才跨过了交通拥堵的河段。船工装扮的更年轻男子走入舱里,恭谨地对着坐在窗边看书学习的男子施礼地说:“二爷,没什么大事一艘普通的乌木小船自远处而来,因为河道里船只聚集,小船行驶了好一会儿才越过了拥堵的河段。。...

正好赶到午时歇息的时候,梅家送嫁的这艘船周围便聚了不少看热闹的船只。

一艘普通的乌木小船自远处而来,因为河道里船只聚集,小船行驶了好一会儿才越过了拥堵的河段。

船工打扮的年轻男子走进舱里,恭敬地对着坐在窗边看书的男子行礼说道:

“二爷,没什么大事,说是奴才给主子下毒被发现了,正在行剐刑。”

看书的男子一身月白的长袍,白色狐狸毛大氅松松地披在肩膀上,听到下人回话,他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眼睛并没有离开书本。

船工没有退出,而是看着男子的脸犹豫了一会儿才又接着说:

“听说是往靖勇侯府送嫁的船,下令活剐下人的新娘子是洛邑富商林家的表小姐。”

男子闻言放下书本,抬头向船工看去。

一张如白玉般洁净的面庞,线条柔和却又不失男子该有的棱角,尤其是那双含笑的眼睛看过来时,即使伺候了李彦白多年,秋影还是急忙低下了头。

二爷大概就是因为生的太好了,太像已经故去的萧贵人,才会被中宫娘娘嫉恨这么多年,以至于一年到头也见不到陛下两次。

李彦白微笑着问秋影:

“靖勇侯府的二公子不是刚订了卫国公家的小女儿吗?怎么又要娶林家的表姑娘?”

秋影有些不安,觉得只怕接下来的话会污了自家主子的耳朵:

“回禀二爷,据说这位表姑娘是要和已逝的靖勇候世子配冥婚的。”

李彦白愣了片刻,微启的两片薄唇才又微微勾出笑意说:

“靖勇候夫人向来精明,想不到如今竟然也不顾世人的眼了。”

秋影也笑,低声说:

“想来还是为那爵位闹的,靖勇候一向偏爱庶出的二公子,这么急着给他定下了卫国公家嫡出的小女儿,大概也是为了给他请封世子铺路。侯夫人自是不愿意束手待毙。”

李彦白点头轻笑,又看了一眼窗外才说:

“倒是可怜了林家的表姑娘,靖勇侯府如今正热闹着,她这样的身份只怕日子不好过。”

秋影抿唇而笑,也跟着看向窗外说:

“那位表姑娘也是个厉害角色,恶奴害主,活剐倒也是应该,可她故意这样大肆张扬,还逼着几个被打得皮开肉绽打的婆子在一旁观刑,怕也是别有用心。”

李彦白笑着放下手里的书本,端起桌上的青瓷杯子浅浅地喝了一口说:

“我们这一路走来甚是无趣,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这样热闹的事情,你留心看着,我猜那位表姑娘怕是还有后招,到时说来给我听听。”

秋影忙点头退了出去,主子向来不爱热闹,没想到今天竟然有这样的兴致,他必要把这件事情办好才行。

黄婆子死的极惨,几个被逼观刑的婆子有发疯的,也有晕死过去,但都被扔上小船送到了岸上。

热闹过后,聚拢的船只渐渐散开,各自驶向自己的目的地。

那几个观刑的婆子被赶下船的时候,碧溪死抱着青竹的腿不肯松手,哭求着请梅若彤留下她赎罪。

青竹练武出身,力气极大而且心也够硬,可还是被碧溪的眼泪泡软了心,向梅若彤求了情之后把她留了下来。

船行放缓,梅若彤自然不急着进京受辱,可江陵也是回不去的,她如今毫无自己的根基,只一个孝字,梅远志和柳老太太就能重新把她捏死在手心里。

只是几天的用心将养,梅若彤已经恢复了昔日的风华,清水芙蓉般美丽的脸庞上,偏一双眼睛生的又冷又艳,真的是亦正亦邪,直让人移不开眼睛。

梅若彤正站在窗前往外看,不远处的那条乌木小船的主人大概也和她一样不着急赶路,一直慢慢悠悠地往前走,时常就会出现在她的大船附近。

天色将黒,别的船都急着往前面的渡口赶,慢慢地,天色逐渐昏暗的江面上竟然就只剩下了她们这一大一小的两条船。

碧溪又过来请安,梅若彤回头,淡淡地看着她说:

“你留下来也可以,不过你也知道我脾气不好,哪天犯到我手里,你也别怪我心狠。”

碧溪马上跪行到梅若彤面前磕头哭道:

“奴婢就算回去,太太也绝饶不了奴婢,大姑娘肯留下奴婢,就是给奴婢一条生路,奴婢万死也不敢埋怨大姑娘半句。”

碧溪的额头磕出了殷红的血迹,梅若彤却只是冷冷地笑:

“李氏妾室出身,无媒无聘,什么时候开始,你们都敢称呼她太太了?”

碧溪打了个冷颤,吓得瞬间就止住了哭声,大姑娘对太太一直都是直呼其名,连“姨娘”都不肯称呼一声,她怎么把这点给忘了呢。

“去甲板上跪着,等你觉得自己永远不会犯这种错了再回来。”

梅若彤的声音冷如寒冰,碧溪却如蒙大赦,忙磕了头站起来,抹着眼泪往外面走去。

只要不被大姑娘赶走,自己就还有生路。几年前,碧溪是偷见过梅若彤流着泪葬死去的那只白猫,她相信大姑娘本心良善。

不过是在继母手里太久了,老爷又只宠二姑娘,大小姐的性子就渐渐地变了,除了大少爷,竟是再也不肯和府里的人多说一句话。

隔窗看到碧溪在甲板上跪了下来,梅若彤淡淡地对青竹说:

“把你的厚袄子给她送一件去,晚膳时把她领回来。”

青竹松了一口气,应了一声就朝外面奔去,很有些迫不及待的意味。

一丝浅笑自梅若彤的嘴角蔓延开来,没了白天时的冷意,这温柔的笑意便使她的容颜更添了几分美丽。

赵婆子正好弓着身子过来请示晚膳的菜品,在舱门口骤然看到梅若彤的笑颜,竟然惊得半天没回过神。

人人都说大姑娘生的美,可往日里大姑娘都是冷着一张脸,即使笑,那也都是要发脾气的前兆,何曾笑的这样…..

赵婆子想了半天该怎么形容梅若彤的笑容,终于想起了闭月羞花这个词。

有廖勇守在外面、青竹陪睡在舱内,梅若彤这十来天都睡得极沉,似乎要把往日里的疲惫和委屈全都睡掉一样。

连江面上骤然起了狂风,梅若彤也毫无察觉。

青竹皱眉看了一眼站在甲板上的秋影,低声对廖勇说:

“救人要紧,让他先在甲板上待着,我去回了大姑娘再说,毕竟是几个男人,传出去不好。”

廖勇深以为然,忙点了点头,看着青竹走进了进去。

梅若彤被叫醒,听说有三个男人因为风太大希望在自己的大船上暂歇,她立刻微笑了起来,正想着怎么让自己的名声更坏点儿,想不到就有人送上门了。

梅若彤不仅让青竹即刻请人上船,还让碧溪马上

伺候她梳洗,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她都要去见一见,这样才能坐实夜会外男的丑事。

碧溪又一次吓得战战兢兢,却不敢有半句疑问,伺候着梅若彤梳洗后换了见客的衣裳。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被绑出嫁 第二章 恶奴欺主 第三章 大少爷的安排 第四章 要的就是臭名远扬 (1) 第五章 要的就是臭名远扬(2)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