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章节 > 《明末匹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一睡四百年

第一章 一睡四百年

北沙窝 2020-10-18 08:34:29
·”说话的间,已是泪水满面。  更年轻男子全身一丝不挂的躺在地上,身下铺着两件破皮袄,双嘴紧闭,脸色乌青,呼吸的节奏若有若无,额头上除了一处瘀伤,发丝间隐见血迹,的确是猛烈撞击所致。  老汉使劲地搓了约两柱香的时间,躺在的男子已是全身赤红,身上就冒起丝丝热这样的天气里除非万不得已,是没有人愿意出门的。。...

明末匹夫

推荐指数:10分

《明末匹夫》在线阅读

  天阴沉的厉害,不见一丝阳光,但却并不黑暗,因为大地已被冰雪覆盖成一片白色世界,间或露出雪外的枯草树枝也被冻得索索发抖,毫无生气,山林中别说动物,就是一只飞鸟也无。

  这样的天气里除非万不得已,是没有人愿意出门的。

  可在一片老林外侧一处背风的小洞穴里,却有断断续续地人声传来,竟是一个老汉正在拼命的用雪给一名年轻男子搓拭全身,口中边念念有词:“儿啊,你可不要吓唬你爹,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说话间,已是泪水满面。

  年轻男子全身赤裸的躺在地上,身下铺着两件破皮袄,双嘴紧闭,脸色乌青,呼吸若有若无,额头上还有一处瘀伤,发丝间隐现血迹,看来是撞击所致。

  老汉使劲搓了约两柱香的时间,躺着的男子已是全身赤红,身上开始冒起丝丝热气,老汉的双手也是赤红一片。这时,躺着的男子终于传来一声咳嗽,悠悠醒转,睁开了双眼。

  “儿啊!你终于醒了!可是吓死爹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老张家可就断了根了,那可让我和你娘怎么活啊!”老汉紧紧抱起地上的男子哽咽着不停念叨,感觉那已是他的全部。

  刚刚醒来的张天远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被一个乞丐非礼了,不是乞丐的话一个男人怎么可能留那么长的头发,大冬天的身上还有那么大的味?

  张天远被老汉抱着,鼻子直接对着老汉胸口,顿时呼吸不畅起来,想伸手推开老汉的,可是却提不起一丝力气,加之脑袋上的伤口被晃动后,传来阵阵眩晕感,张天远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便直接再次晕了过去。

  老人抱着张天远哭了两声,便将张天远放平,看到张天远又晕了过去,但是呼吸却还均匀,这才放下心来。又赶紧把身上的一件薄衣脱了下来帮张天远擦干身子,然后将两件破皮袄的袖子分别在张天远的胸前和大腿处扎紧,这才松了口气。

  老者咬着牙将已经冻硬的薄衣穿起,休息了一会,哆嗦着向山林中走去,捡拾了一些还算干燥的枯枝树叶回来,折腾了半天才用早已冻得僵硬地手点着火。

  洞穴里有了火,温度明显升高了一些,可是依然寒冷,张天远迷迷糊糊中感觉做了一个梦,身上忽冷忽热的像似过山车,一个黑乎乎的好似原始人般的人影老是在眼前晃来晃去,晃得人心发慌,还有很多记忆碎片仿佛过电影一般在脑海中不停闪现,在梦中,张天远梦到自己居然成为了一个小猎人,而且竟然是生活在大明朝,真是古怪好笑。

  等张天远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了一张木床上,木床虽然破旧,但却充满古义,四角有立柱,正面有门洞,木床上还罩着一个打满补丁的蚊帐,这让张天远想起小时候奶奶的大木床。

  自己这是到哪了?张天远揉了揉自己还有点发沉的脑袋。

  记得自己正和县委韩书记在一个市场检查维稳安保措施来着,忽然一帮暴恐分子就出现了,大家还未来得及反应,一颗土*炸弹*就迎面飞了过来,自己下意识的推开了韩书记后,炸弹就爆炸了,张天远感觉自己好像飞了起来,周遭一片吵杂,耳中还模糊传来韩书记“小张、小张”的呼喊声,随后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按理说,自己如果没死的话现在应该是在医院啊,自己忠心救主的情节,怎么的也应该享受VIP医疗待遇吧,自己现在应该是在一间光线明亮、设施齐全的独立病房里,而且应该还有个漂亮的护士妹妹24小时全天候照顾着自己。

  可是,这是哪里?不仅漂亮护士不见踪影,连起码的医疗设施也没有啊,房子好像还是土坯墙的茅草房,难道自己没死被暴恐分子劫持了?

  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吧,按照当时的安保要求和措施情况,在爆恐袭击发生后,在附近执勤的武警官兵绝对会在1分钟之内赶到现场的,暴恐分子绝对跑不了,即使侥幸逃脱了也没有理由把生死不明的自己劫持的道理啊?

  张天远正在冥思苦想时,房门“吱”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随后走进来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穿着件像戏服的厚厚棉衣,整个人看起来有点臃肿。现在还有人穿这种老式的棉衣,尤其还是一个小女孩,真是少见了。

  小姑娘长的黄黄瘦瘦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模样倒是挺标致的。

  不过,张天远现在可没有精力考虑这些,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自己身在何处,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小姑娘进门后先费力的将手里提的老式水吊子放到房子中间的桌子上,这才绕过桌子向床边走来。

  “额,小妹妹······”

  “啊!”小女孩听到张天远的声音,不知是惊讶还是惊喜,大叫一声反倒是把张天远吓了一跳。

  “小妹妹,你好啊······”张天远尽量放慢自己的语速,让自己看起来就像人畜无害的邻家大哥哥。

  “哥,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张天远还没说完就再次被小女孩打断,接着小女孩一个飞扑便趴在了张天远的身上,大哭起来,那听起来可真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张天远一头雾水的赶紧安慰道:“小妹妹,别哭了,别哭了,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嗯,我不哭了,哥,你醒了太好了,我这就去告诉爹和娘去。”说完小姑娘害羞的擦了擦眼泪一阵风似的又跑了出去。

  张天远欲哭无泪,心想我就想问个事怎么就这么难呢!算了还是起来出去问问吧。

  扶着床沿坐了起来,张天远感觉自己除了有点虚弱外,好像也没什么其他伤似的,有些诧异地摸了摸全身,这一模可是摸出了问题,把张天远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这绝对不是自己的身体!

  一双手布满了老茧,这绝不是作为刀笔吏的自己所能拥有的,而且也比自己原来的手要整整大上一号,况且自己的头发居然可以披肩,这是要长多久才能长出来,再说身高也不对啊,自己原来只有173公分,现在的样子绝对有180公分。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说医院给自己施展了换脑手术?貌似,现在的医术还达不到这个水准吧。

  张天远痛苦地拍了拍脑袋,不拍还好,这一拍脑海中又过电影般浮现出了很多画面,一时间头痛欲裂,数息后才稍有缓解。

  感觉脑海中忽然增加了很多信息,不过很是单调,有几年私塾学习的经历,更多的就是干农活学打猎的记忆,但是最强烈的却是浓浓地饥饿感,记忆中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好像就没吃饱过。

  张天远忽然意识到一件事,自己不会是穿越了吧,这种狗血的剧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如果不是穿越了,又如何解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呢?

  “小远,小远,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伴随着仓促的脚步声,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门再次被推开,一下子进来了三个人,当先一人是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妇女,后面跟着一名看起来更加苍老的男子,好像是自己上一次清醒时看到的人,最后面的是前面进来过的小女孩。

  张天远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自己的情况,所以只是傻傻地看着三人并不说话,前面的妇人并没有注意到张天远的神情,飞跑着来到床边,一下子将张天远搂在了怀里,张天远因坐在床上,被妇人搂住后,整个头都贴在了妇人的胸间,让张天远一阵尴尬,可是内心里好像又并不排斥,反而很是享受这种温暖。

  妇人摩挲着张天远的头哭了几声后,终于松开了怀抱,流着泪笑着说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以后再也不许随你爹去打猎了。”说完顺势坐在了床边。

  听了妇人的话,张天远内心咯噔了一下,看来自己这真是穿越了,难道说老天爷也被自己当初的勇敢所感动,又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可是这次的命运看来也不怎么样啊,看看自己现在的家,真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

  “额,现在是什么时候啊,我这昏迷了多久了啊?”张天远本想喊声爹、娘的,只是犹豫了半天,还是喊不出口,只好打个马虎眼。

  很明显的在场三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哥,你都睡了三天了,可是把娘亲吓坏了,爹可没少被娘亲责怪。”小丫头听到张天远问话,抢先答道。

  “臭丫头,就你嘴快!”后面站立的男子轻轻拍了下小姑娘的头憨厚地说道,语气中明显地透出一股轻松。

  “说你还有错了,要是你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看你怎么向你们老张家的列祖列宗交代,小芸,快去给你哥倒杯水来。”妇人说话的时候眼睛根本就没离开过张天远。

  一天后,张天远站在自家院子后面的小土堆上,终于接受了穿越的事实,内心无比沉痛的面向曾经工作过的西域方向和自己的故乡江南方向分别磕了三个头,向远在三百多年后的父母亲人告别,自己的离开怎么也可以算是因公牺牲了,有对自己很好的韩书记在,一个烈士的身份是躲不掉的,自己的父母亲人应该会受到政府的良好照顾吧,只是自己那么可爱的儿子才三岁就痛失爸爸,希望他能够茁壮成长吧。

  站立起来后,张天远已是泪湿长襟。

  “哥,你没事吧?”站在张天远身后的小芸看到自己哥哥的奇怪行为,担心的问道。

  “没事,走,回家!”张天远用厚厚的棉衣擦拭了下双眼,回头疼惜地揉了揉妹妹的头,牵起早已冻的冰冷的小手向自家院子走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一睡四百年 第二章 如何挣钱? 第三章 鞑子叩关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