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章节 > 《一寸山河一寸血》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朱儁来袭

第四章 朱儁来袭

叹伶仃 2021-02-23 08:46:46
宛城东北百余里,堵阳县。  大汉右中郎将朱儁的部队驻守在此,所率人马除了本部五千精锐部队北军之外,除了后将军校尉袁绍带领的一千南军,凉州骁将董卓的一千凉州铁骑和江东猛虎孙坚的一千江东义军,共计八千余众。  右中郎将朱儁和左中郎将皇甫嵩牵头剿大汉右中郎将朱儁的部队驻扎在此,所率人马除了本部五千精锐北军之外,还有折冲校尉袁绍率领的一千南军,西凉骁将董卓的一千西凉铁骑以及江东猛虎孙坚的一千江东义军,总计八千余众。。...

  宛城东北百余里,堵阳县。

  大汉右中郎将朱儁的部队驻扎在此,所率人马除了本部五千精锐北军之外,还有折冲校尉袁绍率领的一千南军,西凉骁将董卓的一千西凉铁骑以及江东猛虎孙坚的一千江东义军,总计八千余众。

  右中郎将朱儁和左中郎将皇甫嵩联合剿灭颍川黄巾之后兵分两路,皇甫嵩北上协助北中郎将卢植进攻广宗张角的黄巾主力,朱儁则南下剿灭南阳附近的张曼成部黄巾。

  军营帅帐,众将分坐两旁,举行军议。

  朱儁端坐帅位,道:“仲颖首战得胜,可喜可贺,待得胜归朝,本将必为仲颖请功。”

  孙坚、袁绍等人面色不一,并不说话。

  “可恨刘辟那厮派来援军,不然末将定能全歼龚都所部。”董卓面色不善,恨恨道。

  朱儁摆了摆手,道:“无妨,仲颖不必恼怒,黄巾众贼不过土鸡瓦狗,破之易也。”

  这是官军的共识,事实也证明黄巾军确实不堪一击。

  “报!”

  就在这时,一名斥候风尘仆仆,直接闯进大帐。

  “讲!”

  “黄巾贼赵弘部将廖化与昨日大败的龚都部发生冲突,疑有火并之嫌。”斥候虽然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赶紧说道。

  在坐众将大喜,纷纷站出来请令,口称愿为先锋。

  “董卓!”

  “末将在!”

  “命你率本部精骑扼守西鄂,截断城外黄巾退入宛城的道路,同时阻断宛城内黄巾的救援之路。”

  “诺!”

  “袁绍、孙坚!”

  “末将在!”

  “命你二人为左右两翼,堵住黄巾贼两侧的逃跑之路,将之向河滩处驱赶。”

  “诺!”

  “本将自领大军正面击溃黄巾贼众,各部务必将黄巾贼合围在河滩,此战只许胜,不许败!”

  朱儁意气风发,迅速发布军令。

  “嗷!”

  张扬长刀斜指天空,放声长啸。张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只知道这么做十分畅快。

  “嗷嗷嗷……”

  龚都营内众多黄巾军也反应过来,跟着张扬歇斯底里地嚎叫起来,那种绝望之后峰回路转的喜悦,让他们彻底的爆发了出来,这一刻,天地都为之变色。反观廖化带来的一千士卒,士气已经一落千丈,连勇武异常的廖化都败在了张扬手里,他们再无话可说。

  “杀了我吧!”廖化冷冷地凝视张扬,淡淡道。

  张扬收刀入鞘,看也不看廖化一眼,道:“昨天你救了我兄弟一命,一命还一命,我们两清。”

  廖化翻身从地上爬起,朝张扬抱拳一拜,朗声道:“后会有期。”

  张扬只是挥了挥手,径直朝营内走去,并不回话。

  龚都亲自从辕门上迎下来,满脸堆笑的正想和张扬说点什么。

  “希望龚帅言而有信。”

  龚都还没开口就被张扬打断,满脸笑容瞬间凝固,面色难看的道:“非要如此?我黄巾……”

  话还没说完,忽有雷声隐隐传来。龚都愕然转过头极目眺望,突然发现远在天边一条黑线在缓缓蠕动。

  声音愈发响亮,不但是龚都,全有的黄巾军都听到声响,纷纷转头眺望远方。

  那条黑线仿佛汹涌的黑色巨浪,以一往无前的气势朝黄巾军驻地席卷而来。

  一片耀眼的寒光闪耀着远处的天空,所有人看得清楚,那是一排排雪亮的环首刀。

  “敌袭!列阵!”

  龚都惊慌失措的声音响彻黄巾军大营的上空。

  没有人听龚都的,包括他自己。所有的黄巾军都在慌乱奔逃,龚都部被赶到了刘辟部,接着又追到了赵弘的营地,所有人拥挤在一起,向着南方宛城的方向狼奔豚突。刚刚大战一场的张扬和廖化成了难兄难弟,只恨父母少生了两条腿。

  奔跑了三十余里,董卓的西凉骑兵终于追上他们,东边和西边,袁绍、孙坚的军队包抄而至,牢牢地把黄巾军向西和向南的退路锁死。

  老辣的朱儁早已把口袋张开,就像长开大嘴的猛虎,等待着黄巾军送上门来。

  张皇失措的黄巾军就如无头苍蝇一般,结结实实地一头扎进朱儁的陷阱。

  无数黄巾军拥挤在狭窄的河滩上,茫然的不知所措,等待他们的好像除了被官军杀死,只有跳河这一条路。可是湍急的河水好像在无声地诉说着跳河的命运。

  眼见黄巾贼已无退路,朱儁下令官军停止追击,在距离河滩一箭之地扎住阵脚,就地休整。

  大半天的追杀在造成黄巾军重大伤亡的同时,也让官军后继乏力,毕竟除了董卓部是骑兵外,其余官军都是步卒,如果这个时候一鼓作气杀入敌阵,也许能够全歼黄巾军,但官军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这是朱儁不愿看到的。

  虽说慈不掌兵,但这种毫无意义的伤亡不是一个名将该有的作为。朱儁是名将吗?答案毫无疑问。

  黄巾军阵中。

  张扬无奈地叹了口气,官军打的什么主意他清清楚楚,或许很多的黄巾将领也都明白,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鼓舞士气,说到底,黄巾军不过是一群刚放下锄头的农民,而这些将领也不过是这些农民中比较强壮的罢了。

  用不了半个时辰,等官军恢复了体力,等待这些黄巾军的将会是一场屠杀,他们将以自己的头颅见证汉末这一个个枭雄的崛起。

  张扬苦笑一下,还没等他脱离这该死的黄巾军,灭顶之灾就已经到来,比他想象的还要迅速。张扬不甘心,乱世之中命贱如狗,说这句话的人肯定没在乱世中呆过,或许呆过,但他是看着别人被屠杀的那个,不身临其境根本体会不到这种绝望。

  在这一刻,张扬无比渴望成为一军主将,甚至一方诸侯,他要把命运牢牢地握在自己手中,不再听任何人摆布,不再受任何影响。他的野心,随着对命运的无奈,凶猛地膨胀起来。而要达成这一切,他必须拥有一支绝对听命于他的军队,眼前的黄巾军便是最好的对象。

  深深地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张扬捡起一个无主的号角,呜呜地吹响。

  本来嘈杂的河滩瞬间安静下来,几万黄巾军齐齐转过头看着张扬,眼神中除了恐惧还有不解。

  “低头看看,你们的卵子还在吗?你们这群懦夫,除了会抱头鼠窜还会做些什么?看看你们的周围有多少同伴,再看看对面的官军,他们有我们的一半吗?”

  “谁都怕死,我也不例外,但是怕死就可以不死吗?现在这个情况,除了拼死一搏,我们还有什么选择?”

  “是男人就拿起你们手中的刀,哪怕是死也要换两个官军陪葬!”

  “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死也要死得像个男人!”

  张扬挥舞一下手中长刀,仿佛这样能让他的话语更加有力一些。

  “死,并不可怕,但是我要让官军知道,想要我的头颅,拿命来填吧!”

  廖化扒开人群走到队伍最前面,愤怒的脸庞涨得通红,眸子里全是杀机,在张扬最后一声暴喝刚刚落下这厮已经振臂高呼起来:“血战到底!”

  官军阵前。

  朱儁目露惊疑之色,环顾左右道:“发生了什么?贼军的骚乱好像被平息了?”

  没人回答朱儁的问题,所有的官军都为黄巾军的气势而惊颤。

  “左右是个死,尔等敢不敢和我杀出一条血路?”

  “杀!”

  最开始只有廖化带头,然后龚都、杜远、赵弘、刘辟……越来越多的黄巾军加入呐喊的行列,到最后几乎全有的黄巾军都开始疯狂呐喊起来,绝望、恐惧、沮丧等所有负面情绪一旦找到一个发泄的渠道,所爆发出来的能量无疑是惊人的。

  “啊!”

  张扬转过身子,朝着官军的阵地挥舞着长刀疯狂的怒吼。

  所有的黄巾军有样学样,疯狂挥舞手中的兵器,疯狂的怒吼,数万人的齐声怒吼,让不远处的官军都被震地耳膜隐隐作痛。

  朱儁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动容,不过很快就变为冷笑,不屑的摇摇头,他满含鄙夷的道:“这才有点意思,贼兵中还是有两个人才的,这样的对手才值得我重视啊!如果都是一些土鸡瓦狗,那这场仗赢得也太无趣了些。”

  朱儁眸子里的杀机大盛,本来冰冷的心脏都炙热起来。

  既然黄巾军展现出前所未有的高昂斗志,朱儁决定给他们一个对手应有的待遇。那就是用最凶猛的进攻来消灭这群顽强的黄巾贼,他要告诉他们,贼永远是贼,挑衅官军的下场无疑会死的很惨。

  “弓箭手,准备!”

  朱儁右臂前挥,发号施令。

  在军官嘹亮的命令声中,一千名弓箭手从背上解下长弓,拉弓上箭,斜指苍天。

  “刀盾手准备!”

  一千身披重甲,手持大盾的步卒走上前去,掩护身后的弓箭手。

  “汉军威武!”

  几千官军嘹亮的口号声竟然隐隐盖过了几万黄巾军的喊杀声。

  张扬知道此刻不能再让官军这么肆无忌惮下去,不然他刚刚鼓舞起来的士气将会在顷刻之间消散。

  跳上一匹无主的战马,张扬打马冲到阵前,放声大喝:“我乃并州张扬,谁敢与我一战!”

  顿时,天地间一片寂静,官军怎么都没想到黄巾贼居然敢和他们斗将。

  不过片刻的寂静,官军的咆哮声骤然响起,张扬的行为已经彻底把他们激怒。

  “我乃南阳……”

  官军阵中冲出一员小将,只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张扬砍下马去。

  “我对死人的名字不感兴趣。”

  张扬冰冷的声音响起。

  朱儁面色铁青,大喝一声:“放箭!”

  一千支羽箭形成一片密集的乌云,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弯弯的弧线,霎那间飞临黄巾军的头顶,然后带着锐利的尖啸像无尽的雨点般铺天盖地扎落下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二章 援兵 第三章 搏命 第四章 朱儁来袭 第五章 破釜沉舟 第六章 内讧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