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章节 > 《末日解码》在线阅读 > 正文 末日解码第23章 郑和之墓

末日解码第23章 郑和之墓

何兮 2021-07-22 22:22:12
何兮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末日解码,该小说的主角是陆沉苏荷,是一本都市小说,这本小说在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提供更多深度阅读了,陆沉苏荷小说精彩的片段:“哦,名字,名字我明白!”黄小鱼立马地说:“叫许升,升呢,是一种测量单位,他是开酒肆的,我师父跟王老酒都不喜欢去他那买酒!”谁都没说话,黄小鱼摸了摸鼻子,一脸委屈。。...

末日解码

推荐指数:10分

《末日解码》在线阅读

末日解码第23章 郑和之墓

“这个,毕竟时间过去那么久,也是要允许人家换号的,我们这一行,总是有一些要躲的人嘛,欠钱、情债什么的,不然显得我们多没行情。”

谁都没说话,黄小鱼摸了摸鼻子,一脸委屈。

“科技信息时代啊。”成泽抱臂说了一句。

黄小鱼瞪了他一眼,然后悲哀的发现,帅哥,就算是冷嘲热讽,那也是很帅的。

“这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我们现在去查他就好了。”苏荷说道。

“哦,名字,名字我知道!”黄小鱼立刻说道:“叫许升,升呢,是一种测量单位,他是开酒铺的,我师父跟王老酒都喜欢去他那买酒!”

这好歹也算是有了一点线索啊,苏荷试探地看向陆沉,陆沉拧着眉头,轻轻地摇了摇头。

“太少了,这样的人全国可能有成千上万个,一个一个去找,太难了。”

“连你也没办法么?”苏荷难掩失望地问道。

“也是能查,只是太浪费时间了。”陆沉如实地说道。

可是他们哪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呢?还有一个神秘的组织在暗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对他们下手。

苏荷想了想,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我去打个电话。”

苏荷说完,拿起手机走进了卧室里。

黄小鱼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背影,满脸的惊诧,他转过头看向陆沉:“苏荷姐,苏荷姐也要打个电话?你们这些人,是不是对于打电话有什么错误的理解?怎么你们打个电话跟我们不一样呢?”

苏荷很快就出来了,对上几人疑问的目光,她如释重负地说道:“没事了,明天应该就有消息了。”

连陆沉都说没办法的事,她打了一个电话居然就有消息了?她到底是打给谁的?陆沉心里存下了疑问。

“是谁的消息?谁帮你的?男的女的?干什么的?可不可靠?”陆沉问了一连串的问题,迫不及待。

黄小鱼诡异地看了他一眼,突然笑出声来:“我怎么觉得你这几个问题,最想问的是男的女的呢?”

陆沉没说话,黄小鱼更诧异了,现在这是都不掩饰了啊?这么明目张胆?

看着大家看着她的眼神,苏荷心知逃不过去,也自认觉得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便笑着道:“你们想知道啊,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找的是以前的一位学长。”

“学长!”黄小鱼阴阳怪气地唤道,还冲着陆沉挤眉弄眼。

成泽也一脸阴鸷地说道:“学长!”

“是啊,他是我学长,比我高两届,他也是学考古的,不过毕业了之后”苏荷的表情有些怪异,“按照我老师的说法就是,不务正业,白瞎了他读了这么多年的书。”

“他是做什么的?”

“古董商,就是做倒买倒卖的那种古董商,他从上学的时候就弄这些东西,这么多年了,我想他应该有不少人脉,所以就试探着给他打个电话,还好他愿意帮忙。”苏荷庆幸地说道。

黄小鱼却不这么想:“一个学长,因为你一个电话就答应要帮忙?这事,你们觉得是为什么?”他说完,看向陆沉和成泽。

陆沉和成泽一起看着苏荷。

三双火热的目光盯着,苏荷压力也大,摸了摸鼻子,小声地说道:“好吧,他以前追过我。”

“真相大白了!”黄小鱼一拍手说道,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我就知道,以苏荷姐这条件,以前上学的时候肯定不少人追。”

陆沉和成泽冷冽地眼神立刻射向了苏荷。

苏荷:“”

第二天,苏荷就接到了学长的电话,她要查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这事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两人就约好见面谈。

苏荷提早出了门,到了约好的茶馆,她来的有点早,学长还没到。

在她隔壁旁边的桌子,有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黄小鱼低着头,一双目光落在门口:“怎么还没来呢?不是约好的一点么?”

成泽轻哼一声:“哼,不守时,居然让女人等他,就这样的男人,苏荷才看不上呢!”

“既然苏荷姐看不上他,你还来干嘛?”黄小鱼狐疑地问道。

成泽一张俊俏的面容瞬间染上一层红霞:“我,我就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色胆包天,居然敢喜欢苏荷!”

黄小鱼切了一声,转过头,看向坐在他们对面的陆沉,不由得道:“陆警官,你不是说要尊重苏荷姐、要相信她么,你怎么也跟着来了?”

本来苏荷说要去见学长,成泽立刻就炸毛了,说什么都要跟着她一起去,倒是向来霸道冲动的陆沉,却毫无表示,赢得了苏荷夸赞。

成泽当然没有那么容易放弃,他脑子可能不聪明,但是却执拗的很,认准一件事就绝不放弃,苏荷一出门,他也跟在苏荷身后出来了,黄小鱼一见有热闹可看,当然不会错过。

黄小鱼随口问了陆沉一眼,他要不要也一起来,谁知,陆沉居然同意了!

只是一路都是一副别扭的样子,好像自己一点都不在意似的,只是在苏荷好像意识到有人跟踪回过头张望的时候,他又会紧张不已地帮着他们隐藏。

黄小鱼就明白了,这就是一个别扭受,明明在意的要死,可就是不承认,就像现在,他明明很想知道苏荷的学长长什么样,可就是一脸的满不在意,跟真的似的。

陆沉脸色不红不热,一脸的若无其事:“我是来看着你们的,免得你们又做了什么蠢事,到时候还要苏荷来善后。”

“你就扯吧!老子信了你的邪!就是为了来看着苏荷姐的,还说的那么正义凛然,谁信啊。”黄小鱼一脸鄙夷地说道。

陆沉瞪了他一眼,成泽突然道:“哎哎,那个人是不是,是不是?”

陆沉和黄小鱼一起看向门口,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身西服笔挺,身材挺拔,相貌英俊,鼻梁上架着衣服无框眼镜,衬托出一身儒雅斯文的气质,举手投足间都透出一股稳重内敛。

那是岁月在男人身上沉淀的痕迹,经历了社会阅历之后的厚重,那却正是陆沉和成泽身上缺少的,这样的男人,相貌已经不重要了,他的魅力存在于气质。

相貌精致俊美如成泽,也无法阻挡他的光芒。

陆沉和成泽一见,立刻就紧张起来了,苏荷一直拒绝他们最重要的一个理由,就是他们年纪小,以前他们还不服气,当然不服气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年龄居然也能成为爱情的阻挡?简直就是可笑。

可是现在看到这个男人,两个人的危机感蹭蹭地往上涨,原来,真正的男人,跟男孩子真的是不一样的。

那男人一双锐利的眸子扫过全场,在看到陆沉这一桌的时候,似乎还微微顿了一下,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了苏荷的身上,那双沉着的黑眸微微亮了一下,就是这么一下,让他整个人都变得不同起来。

就好像眼中开出来花朵,那么明显的喜悦,只是因为看到了一个人。

他大步地向苏荷走去。

黄小鱼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看着陆沉和成泽的目光,已经从看好戏变成了同情,“算了吧,啊,你们俩,还是算了吧。”

以前黄小鱼觉得吧,陆沉和成泽条件也算不错了,陆沉呢出身不俗,虽然傲气了一些,可是人品好啊,成泽没什么优势,但是架不住人家长得好啊,一张脸就足以掩盖一切缺点了。

可是此时见到了传说中的学长,简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几乎是瞬间把两个人给秒杀成了渣渣,连渣都不剩的那种,那就是秒杀啊,最悲剧的是,就这么优秀的男人,苏荷居然拒绝了!

陆沉和成泽总算是见着人了,那心拔凉拔凉的。

“学长!”苏荷立刻站起身,笑着打一声招呼。

李正涵大步地走了过去,“等很久了吧?”

“没有,是我来早了。”苏荷笑着道。

“你还是跟以前上学的时候一样,总是这样为别人着想。”李正涵颇有些感慨地说道。

“反正我不忙嘛,早来一会也没什么的。”苏荷不以为意地说道。

成泽听到两人的对话,忍不住轻哼一声:“装模作样。”

陆沉附和地点了点头,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男人,敌人很强大,要立刻调整作战计划。

李正涵很敏锐,似乎察觉到有人看着他,忍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

“学长?怎么了?”苏荷狐疑地问道。

“没什么。”李正涵立刻回过神,“你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苏荷一脸感慨:“真是麻烦你了学长,这件事对我很重要,我”

“你不用解释,帮你还不是应该的,你能来找我,我很高兴,你再这么说,可就是把我当外人了,这我可是要不高兴的。”李正涵一脸不悦地说道。

苏荷笑了笑,一双杏眸弯在一起:“学长还说我,你不也还是跟以前一样,总是这么乐于助人。”

“可是我乐于助人,也是要分对象的啊。”李正涵一双深邃的眸子落在她的脸上,别有深意地说道。

“我靠!”黄小鱼忍不住叫了一声:“就这个撩妹的手段,一百分啊!”说完,他嫌弃地看了看身边的两个男人一眼,不禁摇了摇头,至于什么意思,也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苏荷没觉得有些尴尬,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她求人家帮忙,如果此时再拒绝,未免显得有些矫情。

“好了,言归正传吧,说说你的事。”李正涵适可而止,“你查得这个许升,我才刚见过他。”

“刚见过他?”苏荷狠狠地一怔,紧张地问道:“什么时候?”

“上个月,他有一样东西要出手,就找到了我的朋友,不过我朋友没吃得下,就联系了我。”李正涵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苏荷一眼:“苏荷,我不知道你找他有什么事,不过,这个人不太简单,如果你要跟他打交道,恐怕要小心一点。”

“学长,你放心吧,”苏荷微微苦笑了一下:“我是虱子多了不痒,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不再多这一个。”

李正涵听到她的话微微蹙了蹙眉头:“你出什么事了?苏荷,只要我能帮忙的,你尽管说,我都帮你!”

苏荷笑着摇了摇头:“你已经帮我很多了,”顿了顿,她神色凝重地问道:“许升要出手什么东西?连学长都觉得棘手?”

李正涵抬起头,对上苏荷紧张的目光,压低声音:“圣旨。”

“圣旨?”苏荷愣了愣。

偷听三人组,也微微有些发愣。

圣旨是什么大家都知道了,其实圣旨这个东西吧,在古董中算不上多宝贝,毕竟中国上下五千年,那么多皇帝呢,每一个皇帝一生都不知道要下多少道圣旨,保存下来的也不少,如果是圣旨内容比较重要还有一些研究价值,不过更多也就是一个保存价值。

如果只是普通的圣旨,李正涵根本不可能是这个反应,那么这个圣旨肯定不是普通的圣旨。

苏荷拧起秀眉,暗暗思索,能让她学长如此郑重其事的圣旨究竟是什么来头。

“年代很久远的?”苏荷试探地问道:“还是说,圣旨内容很特别?”

李正涵笑着摇了摇头,一脸的高深莫测:“都不是。”

苏荷想不出来了,她有些无奈地唤道:“学长,你就不要绕弯子了,快说吧。”

李正涵勾起了唇角,自从见到苏荷之后,他脸上的笑容几乎都没断过。

李正涵坐直了身体,往桌前靠了靠,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个圣旨,是空白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写。”

苏荷怔了一下,脱口而出:“这不可能!”

圣旨是什么?那是传递一国之君口谕的东西,一国之君,那是一言九鼎的,历史上的皇帝都有史官来记录皇帝的一言一行,这算是一种变相的约束吧,来约束皇帝的一言一行,虽然不能否认,其中有很大的水分,但是签署一张空白的圣旨,任由人在上面书写代表黄帝的旨意,这事太荒唐了。

很多电视剧里都有一个情节,那就是有钱人为了体现自己的财大气粗,通常都会写一张空白的支票,豪气干云地说数字随你填。

那是有钱人表达慷慨的一种方式,可这是皇帝啊,皇帝亲自开了一张空白支票,那代表的是一个国家、一个朝代的脸面!

谁能保证拿到圣旨的人会不会写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所以听到这句话,苏荷本能地反驳了,可是她看到李正涵若有所思的目光,很快就意识到了,他说的是真的,李正涵是不会说这样的假话的。

“真的是圣旨?”苏荷试探地问道。

李正涵忍俊不禁:“学妹,你这是在质疑我的鉴定能力么?”

苏荷有些尴尬,她跟李正涵差了两届,之所以熟识,是因为两人是同一个导师,那位导师是考古界有名的大师级的人物,李正涵是他的得意门生,以至于后来李正涵去做古董商人,教授还恨铁不成钢,只说没有这个弟子。

苏荷自己有多少本事她明白,所以她更明白李正涵的眼光,他不可能看错。

“谁的圣旨?”苏荷忍不住问道。

“明成祖。”李正涵也不卖关子,干脆利落地说道:“永乐大帝的圣旨,我看了,不管是质地还是玺印都是真的。”

明成祖永乐皇帝,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四个儿子,他发动了靖难之役,夺得了自己侄子朱允文的江山,这段历史,很多影视剧里都有过演绎,很多人都不陌生。

永乐皇帝在位时,也是勤政爱民,政绩不错,但因为谋反,史书上对他的评价却还是备受争议,后人大多记住的都是他跟自己侄子朱允文之间的帝位大战,所以忽略了他做过的举措。

李正涵看向苏荷:“明朝的历史,你应该比我熟啊,你当时不是很喜欢这一段么?”

听到李正涵的话,后面的成泽忍不住撇撇嘴:“有什么了不起,上学的时候认识又怎么样?不还是没追到,臭显摆什么。”

陆沉看了他一眼,居然难得的认可了他的话。

苏荷若有所思,开始思索着脑海中隐藏的记忆,能让一代明君做出这样的举动,一定是有原因的,究竟是什么大事,可以让他写下空白的圣旨呢?

明成祖在位时的大事

李正涵并没有打扰她,就看着她静静思索,但是也没有出声提醒,他相信以苏荷的能力,一定能想得到。

苏荷想了好一会,突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李正涵,“学,学长!”

“嗯,我在!”

“能让朱棣写出空白圣旨的大事,又与千鼠有关的,就,就只有一件!”苏荷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郑和,三宝太监下西洋,四次下西洋,曾经带走了,带走了三张空白圣旨!一定是郑和!”

也许明成祖也给别人写过空白圣旨,但是那些都跟千鼠没关系,黄小鱼曾经骄傲地说,千鼠找到了郑和真正的墓穴,跟千鼠有关的只有这么一件!

关于郑和墓,学术界的说法也有很多,他现在的墓穴是明成祖赐葬的,位于南京市的江宁区牛首山南麓,据说有一个家族时代守着郑和墓,不过更多的人认为,这个郑和墓只是一个衣冠冢,里面并没有葬着郑和,只是他的一件衣服。

郑和在第七次下西洋时,因劳累过度于公元1433年四月初在印度西海岸古里去世,享年六十二岁。

关于他的葬地,史学界有很多种说法,很多人认为他是葬于南洋,就是在他去世之地印度南部古里国;也有人说,他一生出航,死后也遵循他的意愿葬于海上,便是海葬。

这么多年来,关于他墓穴之地的说法众说纷纭,每个学派都坚持自己的看法。

而苏音,她的姐姐,找到了真正的郑和墓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末日解码第25章 救回依依 末日解码第24章 抢夺圣旨 末日解码第23章 郑和之墓 末日解码第22章 王老酒 末日解码第28章 知道真相的黑衣人! 末日解码第27章 画中的秘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