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章节 > 《青时安》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第三章

阿渡呀 2022-05-14 15:55:32
张媳妇子跪在前厅,身后还跟随几个颤颤巍巍的丫鬟,把人喊来的翡翠没多说什么,但张媳妇子差不多猜了个七七八八,李青时刚解了禁足就跑去老夫人那里哭诉,当然前院里突然发生了点需她亲自出马的大事。定是红儿这贱婢多嘴多舌!告了什么恶状!还20-300老夫人张口,张媳妇子便定是青儿这贱婢多嘴多舌!告了什么恶状!。...

青时安

推荐指数:10分

《青时安》在线阅读

张婆子跪在前厅,身后还跟着几个颤颤巍巍的丫鬟,把人叫来的翡翠没多说什么,但张婆子差不多猜了个七七八八,李青时刚解了禁足就跑到老夫人那里诉苦,肯定前院里发生了点需要她出面的大事。

定是青儿这贱婢多嘴多舌!告了什么恶状!

还不等老夫人开口,张婆子便先喊起冤来。

“冤枉啊老夫人!”

齐雨嫣被这一声凄厉的喊冤叫得一惊,往张婆子那儿一看,只见一庶女身边的婆子穿得比翡翠身上的绸缎还要好,更不要说那肥肉横生的脸面了。

莫非这李青时真是个好拿捏的,竟被这样的老婆子欺负到了头上?还是家里有人故意打压呢?

齐雨嫣向自家母亲那里看了一眼,见母亲也正暗自打量着李栖乐和李老夫人的神态,心下了然。

母亲这次来,本就有着想和李家交好的念头,想为大哥哥寻一门亲事。

虽说现下候府里的女主人是母亲,大哥哥也成了名正言顺的嫡子,但好歹母亲是继室,已逝的长公主留下的那位二哥哥,有些皇室血脉在身上。

将来世子的位置,还是说不定会落在谁手里。

“冤?做主子的还没说什么,你倒先喊起冤来了?”

李老夫人放下茶杯,把张婆子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心里也在怪罪李青时当真拿不出手来,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不成?让婆子穿得这么好,自己倒那么寒酸,真真是丢了李府的脸面!到底是个做主子的,怎么能让婆子爬到自己头上?

也许李老夫人也不知道,李青时这些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没有父亲的重视,常年被忽视的小姐家,又遭了嫡长女的嫉恨,又怎么能过得那么安心?

藏拙保命活到现在已经是幸运,过得好不好,会不会被欺负,这种事情要是不拿到明面上来说,又有几个会在意?

毕竟她也只是个庶女。

将来打发出去嫁个小门小户做正妻或是嫁到哪位达官贵人家里做妾,都是当家的李栖乐一句话的事情罢了。

李栖乐恨她,因为李青时的母亲明明是她母亲的侍女,偏生得了恩宠,他们的春风雨露喜相逢,却生生气死了国公府的大小姐,李斐明媒正娶的正妻。

被随嫁侍女和丈夫欺骗,这位大小姐生了郁结,在李青时生母去世后不久也撒手人寰了。

所以李栖乐恨她,也恨她的母亲。

她是李斐这一生最大的错误。

更是在朝堂上,吴国公参了李斐一本又一本的话柄。

自然也得不了李斐几分怜爱。

李青时有时也会想,自己的出生确实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害了两条人命,所以她生下来就要赎罪,就要背负害死了夫人,克死了生母的骂名。

“没有出生过就好了,怎么没有问问我愿不愿意出生呢?”

——

“青儿。”李老夫人指着站在李青时身后的青儿,叫她出来应话。

“老夫人!您不能听信了这小贱蹄子的谗言啊!是她,是她主动要把那些个银两给我的,我可没有索要过一分一毫啊!”

张婆子不知道事情到底怎么回事,看到青儿还挂着那个小银锁,只当是青儿告了她在李青时患病时讨要财物的恶状,上赶着先发制人。

“什么?!你还要额外受主子的银两?!”

李老夫人只想询问一月前青儿偷盗一事的细节,不成想张婆子竟说漏另一件事。

“祖母,在我禁足的日子里,不幸感染了风寒,我院里的银两不够用,张婆子就出了主意,要把我的首饰珠宝拿去卖,换钱来治病。”

“胡说!你院里的银两分明是富余着的,怎么就这个月拮据成这个样子?”

李栖乐站起来,叫人拿出了这一月的账本,翻阅两下,冷冷得哼了一声。

“大姑娘,我们院里的银子都是张妈妈管着的,我和二姑娘自顾不暇,哪里有机会拿到月禄呢?”

“张婆子,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婆子瞪了青儿一眼,想着要怎么回话。

“我看,是那张婆子人心不足蛇吞象,扣下了月禄还不够,贪想着主子家的首饰珠宝!”

齐雨嫣见李栖乐已经不耐烦,出言跟着说了两句。

“怎么会!大姑娘!您明鉴,我们院里感染风寒的多,哪里会……”

“张婆子!”

李老夫人拦住了张婆子的嘴,贵客在这里,怎么能说府上的丫鬟婆子都染上了风寒!

当他们府上用不起炭火吗?

“哼,二妹妹院里感染风寒的也就两三个,时节变换罢了,你怎么说这样的大话遮掩你的罪行?”

“叫人去张婆子院里搜查便知。”

李栖乐揉了揉眉头,盯着角落里一言不发的李青时有些迟疑。

李青时往常都是个懦弱又好拿捏的,明明是个被养废了的小姐家的,今天怕不是故意来闹得?

张婆子有苦说不出,自己房里可都是钱财和平日里顺走的李青时的一些财物,被搜出来可是要挨了板子赶出去府去的!

这天寒地冻的!被打了板子赶出去府去,怎么活啊!

“大姑娘!大姑娘,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做那些事,是青儿,青儿她上个月里被我指证,才故意要报复我啊!”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本来是要为上个月里青儿到底有没有偷了李栖乐东西一事才叫了张婆子来的。

李栖乐微微眯眼,一双杏眼此时沾上几分怀疑,向仍旧低头不语的李青时那里看了一眼。

“老夫人明鉴!我可没有偷大姑娘的砚台啊!那个时候我正陪着二姑娘在院里作画,没有时间去大姑娘府里啊!”

“你胡说!谁能给你和你家姑娘作证!”

“我!我能做证!”帘子被掀开,带着几分寒气窜进了屋。

李青时握紧了藏在衣袖里的画,那是当天被特意请来的夫子按了私章的,夫子只那天来过,是永安候府特意请来的。

正要拿出来做物证,却被进来的男子打断了。

男子走进来,笑着给李老夫人和旁座上的候府夫人行了个礼,面白如玉,眉骨生得尤其得好,挺拔秀丽的眉骨和鼻梁显得俊毅明朗,偏生一双眼睛的棱角笑起来有些圆钝可怜,两轮月亮被掬在了眼下,笑起来整张脸都变得明媚。

“二哥哥!”齐雨嫣笑着站起来,走到齐晟仕身边,笑骂着,“你怎么来了?大哥哥呢?”

“在这儿呢。”齐晟喻也走进来,比身高上比齐晟仕矮上一些,看不来出来有多大差距,除却眼睛生得更凌冽些,其他地方比不上齐晟仕生得俊美,因着成熟稳重倒独有一分别的风味。

“大哥哥!”

齐雨嫣笑得露出自己的酒窝来,笑着把两位哥哥领到前面,行礼后坐到了自己身旁。

“二哥哥你能作证?你能作证什么啊?”

齐雨嫣乐得可爱,在自家哥哥面前带上了几分娇憨可爱。

虽然不是一母同胞,但她没有母亲那么多思量,两个哥哥她都喜欢,两个哥哥也都宠她,哪个做世子都少不了对她好。

甚至因为二哥哥生得好,她更喜欢二哥哥些。

“那天李二姑娘作画的时候,我正恰好在她身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